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72章可怜的慕大少冲冷水澡

    叶昔过来是跟慕圣辰禀报关于那些匪徒的事。

    “辰少,那些人已经招了。”

    “是谁?”听到叶昔说那些匪徒已经招了,慕圣辰那面无表情的脸瞬间就冷若冰霜了。

    “是二少身边的那个夏至。”叶昔说完偷瞄一眼慕圣辰。

    慕锦博的人?慕圣辰的双眼危险地眯着,“人已经抓到了吗?”

    “抓到了,用了部队的刑,他依旧坚持说他是为了上次在总经理办公室里,下了面子,才让请那群人来报复,跟任何人都没关系。”

    “看来真的是太仁慈了……”慕圣辰低低地喃呢着这句话,似乎是叹息,又似乎是自言自语。

    叶昔默默地站在办公桌前不说话,辰少原本改变主意,任由慕氏发展,不再理睬,然而这一个个的却要过来找死。

    先是绑架少夫人,现在又伤了少夫人,只怕辰少这次是不会再忍了。

    良久之后,慕圣辰朝叶昔挥了挥手,“开始密切注意慕氏集团,准备收购慕氏集团的股票。”

    “是!”叶昔领命而去。

    慕圣辰缓缓地操控着轮椅来到书架前,在书架上那几摞摆放整齐的文件最下面抽出来一叠文件。

    他拿着文件,操控着轮椅回到办公桌前摊开。

    在文件的上方写着‘计划书’,缓缓地打开。

    计划书的内容竟然是专门针对慕锦博的,从第一步,让慕锦博和宁浅语之间分手开始,一步一步,有详尽的计划。

    然而从慕锦博和宁浅语分手后,后面的计划就改变了。

    从他娶了宁浅语之后,后面的计划就全面发生了变化。

    慕圣辰紧紧地捏着手上的这份计划书,不知道过去多久,他打开办公桌的抽屉,里面有一个牛皮纸袋子,在牛皮纸袋子上面有宁浅语的名字。

    慕圣辰稍微迟疑了一下,把计划书放进了牛皮纸袋子里。顿了几秒,他把牛皮纸重新收进抽屉了,然后把抽屉给关上。

    正如叶昔所说的,如果担心她知道真想后会不原谅自己,那么就永远别让她知道。

    收拾好心情之后,慕圣辰操控着轮椅回了房间。

    宁浅语正在床上看书,见到慕圣辰进来她抬起头来。

    “怎么在看书?不是困了吗?”慕圣辰伸手把书从宁浅语的手上接过来,放在桌子上。

    “叶助理回去了吗?”宁浅语移了移身子。

    慕圣辰立即替她拿来保护腰部的抱枕垫在她的腰下面,这样体贴的动作,自从那天慕圣辰看过‘准妈妈手则’后,每天都不会忘记。

    “嗯,走了。”慕圣辰把自己的身子移到床上,然后躺在宁浅语的身边。

    从她的身后紧紧地抱住她。

    “怎么了?”宁浅语觉得今天慕圣辰微微有些奇怪,平时他虽然抱她,却不会这么用力,特别在知道她怀孕后,他简直小心翼翼有木有?

    “没事。”慕圣辰的声音从宁浅语的头顶上传过来。

    宁浅语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俊眉紧紧地皱在一起,看起来哪像没事的样子?

    她转头,轻轻地在慕圣辰的嘴角吻一下,“是警察没找到那些人吗?”叶昔这么晚来找慕圣辰,宁浅语猜测着慕圣辰是为了那件事烦恼。

    “嗯。”慕圣辰低头加深这个吻。同时大掌缓缓上移,轻轻覆在她因怀孕而更显丰满的**上,大掌下的**柔软而诱人,他的身体火热起来。

    她享受着他的吻,她迷乱着,被他的吻和爱抚给迷乱了心智。

    慕圣辰的**在沸腾,他警告着自己她受伤了,而且还怀孕。

    而现在更加不是好时机。松吸一口气,慕圣辰慢慢地停下动作。

    “辰……”宁浅语的脸颊红红的,抬起意乱情迷的眼神看向慕圣辰,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突然间停下来。

    “浅语乖,你伤口还没好,还有宝宝……”慕圣辰轻抚着宁浅语的后背。

    “唔……”宁浅语靠在慕圣辰的身上,低低地喘着气。

    那微微起伏的酥胸,让慕圣辰的眼底**沸腾得更加厉害了。

    最后慕圣辰低头在宁浅语的额头上吻了吻,低哑着压抑的声音道:“你先睡,我去冲个澡再来陪你。”

    见到慕圣辰要走,宁浅语立即不依了,她从后面抱住慕圣辰的腰,不许他离开。

    “乖,我只是冲个澡,马上就回来。”慕圣辰回身,伸手摸了摸宁浅语的脸。

    宁浅语当然知道慕圣辰是要去干嘛啊,只是她真的心疼啊。

    慕圣辰朝着她安抚一笑,然后抽身下了床。

    他操控着轮椅来到浴室冲了个冷水澡,将沸腾的**硬生生地熄灭了。

    宁浅语睡不着。

    听着浴室传来哗啦啦啦的水声,她的心一沉一沉的。

    那是她最爱的人,那是她的男人,却在这大冷天里冲着冷水。

    宁浅语紧紧地拽着被子,把脸闷在被子里,生着自己的闷气。

    好久好久之后,水声才停下来。

    然后宁浅语听到轮椅摩擦的声音,是慕圣辰返回来了。

    明明知道慕圣辰出来会拉开她的被子,但她却跟自己生着闷气,一动也不动的。

    果然,慕圣辰一出来,就看到宁浅语用被子蒙住自己,他立即紧张地伸手把被子拉下来,“怎么了?不怕闷坏自己?”

    “不怕。”宁浅语盯着慕圣辰,气呼呼地回答。

    “怎么了?”看着宁浅语这无来由的闷气,慕圣辰很耐心地问。

    宁浅语抬起手摸了摸慕圣辰冰冷的脸问,“冷吗?”

    慕圣辰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语气柔和地回答,“不冷。”

    “以后不许洗冷水了,听见没有?”语气不是很好,却是包含着宁浅语全部的关心。

    她红透的脸蛋映入眼帘,他心中移动,刚刚好不容易灭掉的浴火,再度悄悄燃起。

    叹了一口气,慕圣辰伸出手臂,将她抱入怀中,他用脸颊轻轻磨蹭着她的脸,薄唇附在她的耳畔。

    “听老婆的。”

    宁浅语抿紧粉唇,属于他的体温透过薄衫熨烫着她细嫩的肌肤,心口荡起强烈的悸动。

    她渴望他,指尖悄悄地伸进慕圣辰的睡衣里进行探索。

    握住作乱的手,慕圣辰把她给搂紧,亲了亲她的额头,“睡吧,已经很晚了。”

    宁浅语挣扎了一下,最终乖乖地在慕圣辰的怀里睡过去。

    怀里抱着最爱的女人,慕圣辰无视沸腾的**,心里填得满满的。

    屋外寒风翻滚,没一会就开始有雪花在往下飘,雪花在婉转中盘旋地落在地上,了无痕迹。

    没多久,雪花越下越大,越下越多,悄然无息地改变着外面的颜色。^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