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69章他是多余的那个

    古斯站在病房外,透过没拉上窗帘的玻璃窗,他能看见病房内的情形。

    从宁浅语从手术室出来后,他一直都守在病房外,他知道他没有资格进去守在她的床边。

    看着慕圣辰一步不离地守在她的病床边,等待她醒过来。

    他看得出来里面的那个男人很关心她,待她极好,有那个男人的照顾,自己应该能放心。

    他可以离开了,他告诉自己,双腿却像黏在未干的柏油上,动弹不得。

    他侧身倚着墙,偷窥窗内,很清楚那房内没有他插手的余地,更没他立足的空间,但不知怎地,就是无法转身离开。

    他也想进去,想像慕圣辰那样,守着她醒过来。

    然而他的身份不能。

    看着她醒过来,被那个男人爱怜地抚摸她脸庞。

    看着那个男人握着她的手跟她说话。

    看着她在那个男人的怀里喜极而泣。

    他们是幸福的一对璧人,她的怀着那个男人的孩子,他们将来会是最幸福的一家三口。

    古斯心酸地闭了闭眸,头靠在墙上,脸色黯淡。

    他该离开了,回到他应该待的那个位置上。

    正当古斯准备离开的时候,叶昔从长廊那头走过来,看到病房门口的古斯,叶昔开口问,“古少,您还在呢?”

    其实这句话,叶昔不知道该怎么说。

    按理说,古斯是慕圣辰的情敌,他不应该对人这么的和颜悦色。

    然而,人家守在手术室前那么久,现在又守在病房外,不让人家看一眼少夫人,似乎不太好吧。

    古斯刚抬起眼,准备说他有事。

    里面却传来宁浅语的声音,“他来了吗?”

    然后就传来慕圣辰颇为不太甘愿的声音,“嗯,等很久了。”

    “辰,麻烦你去请他进来好不好?”女人撒娇的声音。

    慕圣辰哪能拒绝?‘嗯’了一声,边操控着轮椅打开了病房的门。

    两个人的视线对视在一起,短暂的几秒停顿后,慕圣辰淡淡地道:“她要见你。”

    古斯朝他看了一眼,然后踏进病房。

    慕圣辰迟疑了一下,操控着轮椅从病房里出来,同时吩咐叶昔把病房门关上。

    虽然说他很想留下来听听宁浅语会和那个男人说些什么,但是他很清楚他如果这么做有失风度,考虑几秒后,慕圣辰才决定离开。

    躺在病床上的宁浅语看着慕圣辰操控着轮椅离开了病房,还吩咐叶昔关上门,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古斯抿紧下巴,视线在宁浅语肩头上扫过去,纱布几乎是把整个左肩膀都给包扎上了,看来伤口不是一般的深啊!

    冷清的,深邃如湖水般的眼凝了凝,缓缓地问,“伤口痛不痛?”

    “已经好多了。那个……你怎么来了?”宁浅语的语气有些尴尬,好像每次她比较狼狈的时候,都被古斯给看到了。

    “刚好来医院。”双手插裤兜里,那闲散的表情似乎他是真的路过来打酱油的。

    “哦!”宁浅语点了点头。

    沉默了一会后,才道:“你能不能不要告诉我妈他们,我怕他们担心。”

    微微迟疑了一下,古斯‘嗯’了一声。

    “谢谢你哦,你知道我妈那人她大惊小怪的,而且她心脏刚做完手术,不是很好,这些事就不用她知道了。”

    古斯居高临下地看着宁浅语微微泛白的脸,薄唇里吐出两个字来,“知道。”

    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病房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宁浅语偏头朝着病房外频频看过去,在心里嘀咕着,慕圣辰干什么去了,怎么还没有回来。

    似乎是看出来了宁浅语的想法,古斯冷硬的眼神在宁浅语的脸上停顿了几秒,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我有事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既然她安好,那么是他该离开的时候了。

    宁浅语见到古斯起身,问道:“这就走吗?要不再坐一会?”

    古斯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宁浅语,“还有人等着我开会。”

    的确有人等着他开会,不过那是几个小时前的事了。

    宁浅语见到古斯这么忙,也不好再挽留,招了招手道:“那路上小心。”

    古斯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声音稍微的柔和了一点,“你早日康复。”

    病房外的长廊上,慕圣辰阴沉着俊脸问叶昔,“警察局那边怎么说的?”

    “辰少,警察没有逮到那些歹徒。”

    “你们找到线索了吗?”

    “那些人视乎早就有准备,再加上公园那边的水泥小道上没有监控,很那找人。”

    慕圣辰的眉头蹙了起来,“那行人是冲着我来的,浅语不过是无辜被连累的。我就担心,这件事还没完。”

    听到慕圣辰的话,叶昔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辰少觉得他们还会来第二次?”

    “感觉会再来。”慕圣辰皱着眉头沉默了良久,才朝着叶昔招了招手,然后附在他的耳边,小声地交代着。

    “叶昔,你去这么准备……”

    听着慕圣辰的交代,叶昔的脸色越来越沉,到最后直接道:“辰少,这样不行。”

    “怎么就不行?”慕圣辰黑眸阴鸷,那些人伤宁浅语这么深,他不仅要把那些人给连根带梢地挖出来,一个都放过。

    “辰少,这样会让您陷入危险之中……”叶昔抿着坚毅的下巴,不同意。

    “叶昔,你立即按照我吩咐的去办。”慕圣辰的语气里带着毋庸置疑。

    叶昔想都没想就拒绝,“辰少,不行。”

    辰少竟然想用自己作鱼饵把对方给钓出来,他是不会同意这么危险的方法的。

    “叶昔,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辰少……”

    古斯从宁浅语的病房里出来,就看到慕圣辰和叶昔在长廊争执什么,似乎还很不愉快的样子。

    他微微挑了挑眉头,走了过去。

    注意到古斯过来,慕圣辰朝着叶昔看了一眼,抿紧了下巴。

    叶昔朝着古斯欠了欠身子,退到了慕圣辰的身后,低眉顺眼的当慕圣辰的保镖。仿佛刚才那个和慕圣辰争执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