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68章原来他早就爱上她了!

    宁浅语被刺了那么一刀,几乎穿透整个肩膀。

    再被送进手术室的时候,她就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他死死地瞪着手术室的门,手上受伤正在流血也顾不得,生怕离开一秒,他就会错过宁浅语出来。

    他的眼一片通红,身子在不停的颤抖。

    她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如果她有事……慕圣辰只要想想这个可能,他就觉得他的整个世界是崩塌、是粉碎。

    他这是……慕圣辰睁大眼睛,突然意识道一个问题,他爱上宁浅语了!

    他爱上这个女人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她的?

    从看到她在母亲手术室前哭?或者说更早,在三年前慕家大院里,她伸手扶起他的时候?

    爱上她对他来说是件高兴的事,同时也是一件让慕圣辰痛苦的事。

    因为从一开始他接近她,都是为了让慕锦博嫉妒,让慕锦博悔恨。

    可以说宁浅语和慕锦博的分手,虽然没有他的直接原因,却有他的故意推波助澜。

    甚至说,在宁浅语撞上慕锦博和戚雨薇上床的那天晚上,宁浅语的手术之所以提前,就是他动了点手脚。

    如果宁浅语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她还会接受他吗?她会不会离开他?

    慕圣辰痛恨自己的卑鄙,他怎么能这么残忍地去对待一个……爱他碧爱自己还多、还深,甚至可以为了他连命都不要的女人?

    叶昔见到慕圣辰突然浑身散发阴寒之气,有些担心地问,“辰少,您还好吗?要不先包扎一下伤口。”

    “不用。”慕圣辰面色阴沉,声音沙哑。

    叶昔蠕了蠕嘴,最终闭上了嘴巴。

    良久后,慕圣辰开口问。

    “叶昔,如果你知道有人骗你,你会原谅对方吗?”

    辰少怎么突然问这么个问题?叶昔奇怪地朝着慕圣辰看了一眼,然后到道:“那要看骗什么了,骗钱?骗感情?还是其他?”

    慕圣辰苦笑,他好像什么都骗了。

    叶昔一点都不清楚慕圣辰的心思,还在滔滔不绝,“如果说骗钱的话,那无所谓的了。但如果骗感情或者其他的,那就无法原谅。”

    “竟然无法原谅埃……”慕圣辰的脸垂了下去。

    叶昔瞄一眼慕圣辰,然后补充一句道:“那就永远不要让他知道你骗了他啊!”

    听到叶昔的话,慕圣辰抬起头来,永远也不让她知道……

    手术进行了两个小时,宁浅语还没有出来,慕圣辰足足盯着手术室的门两个小时。

    这个时候古斯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原本古斯是在临市开会,张恒打电话给他说有人伤了宁浅语,他立即扔下一会议室的人从临市赶了回来。

    慕圣辰只朝着古斯看了一眼,眼神便落回手术室大门上。

    “她怎么样了?”古斯瞪着紧闭的手术室门问。

    旁边的叶昔代替慕圣辰告诉古斯,“少夫人被刺了一刀,还在手术室里取刀。”

    古斯朝着手术室门看一眼,然后走到慕圣辰面前,一把抓住慕圣辰的衣领,“你到底怎么回事?竟然让她受伤了。”

    慕圣辰没有反击或者阻挡古斯,任由他拽着。

    叶昔连忙过来扯住古斯的手,“古少,当时七个持刀的人围着辰少和少夫人,情况混乱,之后少夫人替辰少挡刀。”

    古斯的眼神在慕圣辰手臂上还在冒血的伤口上一瞟,最终还是把他给放开了。

    这时,手术室走出来一位护士,大家立即紧张地问手术的情况。

    “病人肩头的刀已经取下来了,因为怀孕的缘故,所以手术会慢一点。请耐心等候。”

    听到‘怀孕’两个字,古斯朝着慕圣辰撇了一眼,然后站在旁边默不作声。

    “她不会有事吧?”慕圣辰依旧有些不放心地问。

    “没事,母子很平安。”护士说完指着慕圣辰还在流血的手臂道:“你的伤口还是尽快处理一下吧!若不然情况会更糟糕。”

    “我没事。谢谢。”慕圣辰得到护士的肯定回答,心情放松了不少。

    护士摇了摇头离开,没多久,就带着一个医生给慕圣辰看伤口。

    因为慕圣辰坚持守在手术室外,最终那个医生和护士是在手术室门口给慕圣辰缝的针。

    手臂上的刀口拉开近二十公分,足足缝了二十多针。

    就连站在那边的古斯的眼神都闪了闪。

    缝好伤口后,慕圣辰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和站着的古斯一起,形成了手术室前一道怪异的风景线。

    两个小时后,手术终于结束,医生一走出来,他们立即迎了上去。

    “她很幸运,刀虽然刺进去很深,却没伤到骨头,对孩子也没影响。”

    听到医生这么说,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宁浅语被从手术室出来后,就住到了vip病房中。

    因为还没醒过来,慕圣辰便一直守在病床边。

    宁浅语睁开眼睛,茫然地扫视了一圈,最后把眼神落在慕圣辰的身上,“我这是在哪?”

    慕圣辰紧紧握住她的手,像是怕一松开宁浅语就会消失一样。“在医院里呢。”

    听到慕圣辰说‘医院’,宁浅语反射性地以为是肚子里的宝宝出了问题,立即激动地想做起来,“宝宝!”却不想扯到肩头的伤口。

    吓得慕圣辰赶紧伸手按住她的肩头,“你别动!宝宝没事,你肩被刀刺得很深。”

    经过慕圣辰的提醒,宁浅语这才想起,他们去小区后的公园散步的时候,遇到歹徒,然后她替慕圣辰挡了一刀。

    “你受伤了?”宁浅语的眼神落在慕圣辰包扎了纱布的手臂上。

    “我这点伤算什么?你的伤才叫重,你差点把我给吓死了。还有,你竟然瞒着我宝宝的事。”慕圣辰的语气不是很好听,但却难掩他的焦急和担心。

    “以后不会了。”宁浅语笑了,眼底泛着泪光。

    慕圣辰将宁浅语的手凑道唇边轻吻,怜惜的一寸寸轻吻着,“浅语,你和宝宝都是我的命根子,以后不许那样了。”

    “嗯。”

    “不要离开我,永远不要离开我。”

    宁浅语的泪水一发不可收拾,“好!”^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