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61章和好如初

    “才不是没事呢!少夫人每顿都会吐,已经连着好多天了。”叶昔很小声地嘀咕着。

    慕圣辰的俊眉立即蹙了起来,之前他是听到过叶昔问她为什么会吐。

    宁浅语轻描淡写地回答,“是叶助理大惊小怪了,根本就没有那么夸张。”

    “是吗?”慕圣辰的眼神在宁浅语的脸上扫一圈,明知道她是在说谎,却没有戳穿她。

    “是啊!我们继续吃饭吧。”宁浅语笑了笑,然后率先从洗手间里走了出去。

    望着宁浅语的背影,慕圣辰的眼神闪了闪。

    叶昔把慕圣辰推到原来的位置,三个人开始继续吃饭。

    期间慕圣辰不着痕迹地注意着宁浅语,发现她最喜欢的玫瑰虾球没碰,她不怎么喜欢的糖醋里脊倒是吃了好几片。

    这简直太奇怪了,难道说这几天他的刁难,让她连口味都变了吗?

    宁浅语低头大口地吃着饭菜,她从来都不会因为吐就不吃饭。

    就算是吐得再厉害,她都会强迫自己吃了再吐,吐了再吃。

    晚餐后,宁浅语收拾餐厅,叶昔则送慕圣辰回房间。

    “辰少,根据警察那边的说法,总裁的车祸排除了一切的人为因素,车祸的原因是车速超过三百迈,在拐弯的时候车子失去平衡,司机和总裁同时被甩出车外,司机的当场身亡。”

    “司机是谁?”慕圣辰的眉头轻轻挑起。

    “司机是王叔,王叔是慕家的老司机了,车龄有四十年了,而且他开车从来都不超过八十迈,这个三百迈实在是太奇怪了。而且根据市区到机场的监控上显示,昨晚王叔是从市赫铜高架桥那条路去的机场,然而返回来的时候,却换成了五环的那条老路。当晚的监控显示赫铜高架桥的车流很少,排除堵车的可能,返回的时候王叔却换路了。”说完叶昔偷偷瞄着慕圣辰的脸色。

    慕圣辰却没有发话,沉寂的神色,讳莫如深。

    一直到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慕圣辰才吩咐叶昔道:“叶昔,你去问一下医生,浅语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

    “是。”叶昔点了点头,转身打开房门,就看到宁浅语端着托盘站在外面,立即唤了一声,“少夫人。”

    宁浅语指了指托盘上的水杯和药丸道:“麻烦叶助理把药给端进去。”

    “少夫人自己给辰少送进去吧,我要走了。”叶昔侧身让到一边。

    “哦。”宁浅语迟疑地点了点头,然后端着药送进房间。

    辰少,你和少夫人好好培养培养关系吧!叶昔脸上带着一丝笑,悄悄地退出房间,离开前还不忘记带上房门。

    宁浅语把托盘放在桌子上,把水杯和药丸递给慕圣辰,“该吃药了。”

    慕圣辰吞完药后,移了移身子,准备躺下去。

    宁浅语立即放下手上的杯子过来扶他,却不想没扯住慕圣辰,重心不稳,跌倒在他的身上。

    宁浅语抬眸看过去,猝不及防的,就跌入慕圣辰眼里,“有没有撞痛?我马上起来。”宁浅语慌慌张张地想从想从慕圣辰的身上爬起来,却引来慕圣辰一声闷哼。

    她以为是弄痛慕圣辰了,所以立即吓得不敢动了。

    “是不是痛?”

    慕圣辰没回答,只是紧紧地用手扣在她的腰上。

    “你……”宁浅语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慕圣辰线条完美的唇袭了上来,带着霸道而占有欲的姿势侵入宁浅语的唇里,这是宁浅语熟悉的感觉。

    慕圣辰这样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宁浅语愣了一秒,下一秒,她就张开唇,舌尖配合着慕圣辰的舌尖,吮吸交缠起来,暧昧交织。

    刚开始慕圣辰的吻很霸道,渐渐的他的吻温柔而深沉。

    一直到宁浅语一声呻吟声响起,慕圣辰才松开宁浅语的唇,然后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头靠在她的肩头急促地低喘。

    “你……我……”宁浅语混乱的神志缓缓地恢复,脸上却还残留着激情的余韵。

    慕圣辰转头望向宁浅语清澈的眼睛,嘴角勾起一丝自嘲,“似乎继续不了。”

    看着慕圣辰嘴角的自嘲,宁浅语都不知道该脸红,还是该安慰他。

    “睡吧!”慕圣辰拍了拍宁浅语的后背。很快便呼吸平稳悠长,似乎是……睡着了。

    宁浅语轻轻地从慕圣辰的身上移下来,躺在慕圣辰的旁边,偷偷地瞄着他,他双目微闭,唇角微抿,睡得很沉。

    她被他伤得很深,但她却爱得更深。

    抬起手摸了摸慕圣辰的脸,宁浅语挨着慕圣辰睡了过去。

    直到她沉沉睡着后,身边的男人,才悄悄地睁开眼睛。

    黑暗中,那双黑眸异常酌亮,盯着宁浅语看了良久,才轻轻地把宁浅语给拥入怀里。

    怀里的人几乎是下意识地卷缩着身子,往他的怀里钻。

    慕圣辰附在宁浅语的耳边,低低地喃呢着,“对不起!对不起……”

    一万句对不起,也抵不过这段时间他对她的伤害。

    即使他比她更痛,但依旧弥补不了她这段时间所受的痛苦。

    第二天早上宁浅语睁开眼睛,迎接她的就是慕圣辰的一记浅吻。

    “早上好!”男人的声音带着刚醒来的时候的沙哑。

    “早!”宁浅语瞪着慕圣辰,温柔的他回来了吗?

    不可置信的眼泪一滴一滴地从眼角滑落下来。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见到宁浅语哭,慕圣辰慌张地问。

    “没事,我只是高兴。”宁浅语破涕为笑。

    “高兴也不用哭啊!”慕圣辰抬起手,轻轻地擦干宁浅语的眼泪,声音中有些哽咽。

    “不哭。”宁浅语将脸蹭在慕圣辰的颈边,轻轻地蹭着。

    慕圣辰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低头吻了吻宁浅语的发顶,低低地道:“对不起!对不起……”

    听着慕圣辰的对不起,宁浅语将脑袋往他的颈窝处埋得更深了一些,一滴一滴的眼泪从她的眼角流下来,滴落在慕圣辰的肌肤上,灼着慕圣辰的心。

    宁浅语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闷闷地道:“以后不许赶我走!”

    慕圣辰贴到她的耳边,低低的保证说:“不,永远不会。”

    “真的?”

    “真的。”慕圣辰回答得毫不迟疑。

    他的道歉、他的保证,让宁浅语心底格外的欢喜。把这些日子以来,他给她的委屈和难过都冲走了。^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