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48章网上谣言四起

    宁浅语这次出门,小李以为宁浅语是去研究院上课,并没有跟上她。

    从小区里出来后,宁浅语穿过马路,然后站在路边招了一辆计程车,上了车。

    然后来到了市人民医院的妇产科,挂号后,她静静地坐在妇产科外等待,时不时地摸摸自己的腹部,一脸的母性光辉。

    很快就轮到了她她坐在妇产科医生面前,将自己的情况详细的转述了一边,妇产科医生听完后,在电脑上敲打了几下,递给宁浅语一个单子:“先去做一个b超,确定一下是不是怀孕了。”

    “好的,谢谢医生。”宁浅语捏着b超单子去b超室那边等待。

    待她做完b超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拿到b超结果的宁浅语再次来到了医生的办公室。

    妇产科医生看了片刻,“嗯”了一声,指着b超结果图片上大概一颗苹果籽大小的胚胎,说:“这是宝宝,大概是七周,目前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因为你的身体有些虚,所以要注意下补充营养,心情也要保持愉快,情绪别过激,好好的休息。这是准妈妈守则,好好地看看。”说着医生从办公桌上取了一本书递给宁浅语。

    后者点了点头,接了过去。

    医生又继续道:“我给你开一些叶酸,记得准时吃,一个月后再来做孕检。”

    宁浅语跟医生道谢后,拿着药单去药房取了药才离开医院。

    从医院出来后,路过一家超市,宁浅语拐了进去,买了些新鲜的菜,才乘计程车回公寓。

    第二天下午,宁浅语如常地踏进研究院,却发现周围的人似乎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像诧异又像厌恶。

    宁浅语微微有些疑惑地走进教室。

    刚一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声音。

    “就她每天装作清纯的样子,原来是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呢!在兄弟俩之间转来转去,勾引完哥哥又勾引弟弟。”

    “听说还乱交呢!跟无数的男人又关系。”

    “那种女人,你只要给钱,她啥都干。”

    “子荐,还好你脱身得及时,要不然就被她给骗了。”

    听到这些人的对话,宁浅语的眉头皱了皱。

    似乎是有人看到她进来了,大家立即瞥着她,小声道:“别说了,她都来了。”

    “怕什么?她做得出来,还怕人说吗?”方子荐的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屑。“不过是个交际花,不仅勾引慕氏的两位少爷,还为了钱出卖**…“

    听到方子荐的话,宁浅语的脸色瞬间白了。

    正在这个时候,莫言急匆匆地从教室外面进来,看到宁浅语立即迎来上来,”宁同学,你快跟我走?”

    “怎么了?”宁浅语依旧有些莫名。

    “现在研究院大门口围满了记者,都是来找你的。”莫言说着把手机打开,上网搜索宁浅语的名字,然后一个很大的新闻标题显示了出来。

    “年度最大的丑闻——省医科大学研究院学生宁浅语在慕氏集团慕圣辰、慕锦博两兄弟之间左右逢源,成为兄弟俩共同的女人”其中宁浅语的照片被放大,挂在标题的最下方。

    下面还有宁浅语和慕圣辰、慕锦博分别在一起的照片。

    下面的文章更是写得清清楚楚,宁浅语如何勾引慕氏集团的两兄弟的,甚至还暗指宁浅语私生活乱,跟无数男人有染。

    看着网上的消息,宁浅语脚步一个踉跄,如果不是正靠着课桌,她差点摔倒。

    “宁同学,你怎么样了?”莫言担心地扶住宁浅语。

    后者深吸一口气,抬起手轻轻地抚着小腹,默默地在心里劝说自己,不生气,不气,会伤着宝宝呢。

    虽说如此劝说着自己,宁浅语却控制不住,眼泪从眼睛里滚落出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就在宁浅语哭得伤心的时候,方子荐那一群人又开始朝着宁浅语冷嘲热讽起来。

    “这种女人怎么有脸哭?”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哭是她们这种女人的武器,没准慕氏集团的两位少爷就是被她的眼里给骗到的。”

    听到他们的话,宁浅语的脸色瞬间青白,泛青的指甲深嵌进手心里面,血都沁出来了,她却是一点都感觉不到一样。

    莫言大声朝着方子荐他们呵斥道:“你们读了这么多书,是让你们来搬弄是非的吗?”

    被莫言一呵斥,那些小声议论的人,立即闭上了嘴巴。

    方子荐不满地嘀咕道:“莫言教授可别被这个女人给骗了。这个女人就是个烂货,私生活不检点,还参加各种性趴,还吸毒呢。”

    莫言朝着方子荐怒斥道,“方子荐,如果你没证据,就别瞎说。”

    方子荐挺着胸膛道:“什么没证据?我都有这个女人乱交和吸毒的照片。当初魏师妹就是因为撞见了这个女人乱交,这个女人就要她的姘头把魏学妹送进了监狱。”

    教室里的气氛因为方子荐的话,瞬间沸腾起来,附和着方子荐骂宁浅语的人越来越多。

    研究院内的学生,也有不少的人闻讯来到教室,对着宁浅语指指点点。

    听着方子荐义正言辞的话,莫言询问的眼神看着宁浅语,他想听她解释。

    然而宁浅语并没有解释,她抱着小腹坐着,犹如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江南会的顶楼套房中,古斯坐在办公桌前,认真地翻着张恒调查到的宁浅语的资料。他越看,脸色就越阴沉,拽着资料的手指用的力气也越来越大,最终资料在他的手上被撕开,落在了办公桌上。

    瞪着办公桌上的碎片,古斯往椅背上一靠,然后缓缓的闭上眼睛。

    咔嚓……

    房间的门被大力推开,“古少!”

    古斯抬起头,就看到恒哥一脸焦急地站在门外,手上还拿着手机在听电话。

    古斯明白,一定是由什么大事,否则张恒这个小子不会冒着他的不悦,连门都不敲,进憧憬来。他朝着张恒勾了勾手,示意他进来。

    张恒走到古斯的身边,俯身在他的耳边低声耳语。

    只见古斯的神情骤然变得冷,刷地就从椅子上站立了起来,然后快速地走出去。

    “古少,您的外套。”张恒拿起椅背上的外套,追了出去。^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