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43章心上人变干姐姐

    车子再次被启动。

    后视镜中她的身影越来越小,然后消失不见。

    宁浅语从地上站起来,看到叶昔的车停在了小区大门口,她的脸上带着惊喜。

    就在这个时候,车却直接从小区大门口给滑了出去。

    她再也撑不住,一个颓废,坐回了地上。

    天上开始往下飘雪,a市的第一场雪。雪花刚开始落在宁浅语的身上,会很快融化,沁入她的衬衣里。随着雪越下越大,宁浅语身上的雪越积越多,很快就和大地一起白茫茫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她才失神地站起身来,回大楼。

    那愿被要带给慕圣辰的围巾,早已经不知道掉哪去了。

    宁浅语也没空在意这些。

    在小区的围墙外,有一个人正坐在那里,跟宁浅语一样,他的身上跟大地一样雪白,在他的身后不远处,叶昔正尽职地站在那里。

    原来慕圣辰让叶昔开车后,却又在车开出小区大门后,让叶昔停下车来。

    他让叶昔扶着他从车上下来,和小区里的宁浅语一样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去多久,叶昔突然开口,“辰少,少夫人回大楼里了。”

    慕圣辰依旧没动,似乎他已经变成了雕像。

    “辰少……”这次叶昔的话还没说完,慕圣辰就打断了他,“你跟进去看看。”

    叶昔迟疑地道:“属下先送您回车里吧。”

    “立即去。”慕圣辰冰冷的语气中,带着毋庸置疑。

    “是。”叶昔点头,迅速地往小区里跑去。

    慕圣辰静静地坐在雪地里,这么冰冷的天,他这没什么知觉的腿都能冻得又麻又痛,而她是有多痛?

    很快叶昔就返回来了,他上气不接下气地道:“辰少,少夫人已经回公寓了。”

    慕圣辰微微抬起头,有些失神地看着他,“围巾呢?”

    什么围巾?叶昔一脸的莫名,“辰少,您没戴围巾……”

    “她送出来的围巾呢?在哪?”慕圣辰的眼神射向叶昔。

    “辰少,您先上车,属下立即去找。”叶昔苦口婆心地劝着。

    慕圣辰的眼神直接朝叶昔横扫过来,后者哪敢再迟疑?立即往小区里跑。

    此时天已经黑透,还好小区里有灯光。叶昔在宁浅语摔倒的地方找了好一会,才找到那条带血的白围巾。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如果找不到这条围巾,他还真的担心辰少会不会在地上坐一晚。

    带着围巾,叶昔成功地把慕圣辰给带上了车。

    然后载着慕圣辰离开。

    而宁浅语关上大门后,便瘫软在了玄关处。

    一直到不停响的手机铃声把她给吵醒,她昏昏沉沉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再茶几上找到电话,接了起来。

    “喂!”宁浅语的声音沙哑而干涩。

    “浅语啊,你和圣辰到哪了?”电话里传来宁淑君的声音。

    宁浅语这才注意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天黑了。

    “我马上就来。”

    “那你们快点啊!”宁淑君交代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宁浅语把手机放下后,从沙发上站起来。一阵刺痛传过来,她这才注意到手肘伤得比较的厉害。

    她走进浴室,把手上的伤给清洗后,涂抹了一点药膏,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提着给宁淑君和杜中渝买的东西,就离开了公寓。

    在小区门口招了辆计程车,宁浅语来到了御品香。

    静静地站在御品香的大门口,宁浅语想起第一次来御品香的情景。

    那天去医院遇到莫言教授,后来请莫言教授吃饭,然后就在御品香遇到慕圣辰,那天她从大厅追到二楼……

    宁浅语站了一会,便跨进御品香的大门。

    坐电梯来到宁淑君所说的楼层,刚跨出电梯,就看到宁淑君和杜中渝正站在包厢门口。

    “妈妈、杜叔叔,外面这么冷,你们怎么不待包厢里?”

    看到宁浅语一过来,她立即迎了上来,“浅语,你来了,对了圣辰呢?”宁淑君没看到慕圣辰,奇怪地问。

    “辰他有事出国了,所以不能过来。”宁浅语强扯出一丝的笑容出来。

    “哦,没事,反正下次还有机会。”虽然宁淑君有些失望,却是安慰着女儿。

    宁浅语扯了扯嘴角,点了点头。

    “快进去吧。”站在旁边的杜中渝开口。

    “嗯。”宁浅语点了点头,然后跟在杜中渝和宁淑君的身后走进包厢。

    当宁浅语看到包厢里的另外的两个人的时候,怔在了那里。

    那两个人,竟然古斯和古琴。

    在宁浅语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也看到了她。

    “古大少,这不是那个……”古琴本来想说‘古大少,这不是你暗恋的人吗?不过在古斯的眼神下,她立即改了口。

    我擦,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人家不仅名花有主,而且还是义父的女儿。

    可怜的古大少,原本还可以跟人竞争一下的,而现在别说竞争,直接死会了。

    同情地看一眼古大少,古琴决定暂时不去招惹他。

    开玩笑,这种打击,她家古大少此时绝对是地雷,谁踩谁死。

    进包厢后,杜中渝立即招呼着宁浅语,“浅语,快来坐下。”

    “好。”宁浅语回过神点了点头,在宁淑君身边的位置上坐下来。

    “浅语,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个叫古斯,是我义子,这个丫头叫古琴,是我义女。古斯、古菡,浅语比你们大一岁,所以你们要叫她姐姐。”

    杜中渝的话,在场的人除了杜中渝本人和宁淑君外,脸色都变得有些诡异。

    古琴同情地看一眼古斯,可怜的古大少,心上人不仅已经名花有主,还是他的干姐姐。

    当然古琴不敢把幸灾乐祸表现出来,她很大方地朝着宁浅语伸出手来,“浅语姐姐好,我们昨天有见过的。”说着古琴还朝着宁浅语眨着眼睛。

    宁浅语被古琴的表情给逗笑了,“我那个时候还以为你是他的……”

    “哈哈,浅语姐姐不会以为我是古大少的女朋友吧?”古琴哈哈大笑起来。

    宁浅语但笑不语,也算是默认了古琴的说法。

    “你们见过?”杜中渝挑眉问。

    “昨天我和古大少在商场见过浅语姐姐,至于说古大少跟浅语姐姐见过几次,我就不知道了。“古琴成功地挑起了注重点,却又说得模凌两可。

    瞬间就把杜中渝和宁淑君的注意力移到宁浅语和古斯的身上,古斯双手环胸酷酷的,似乎并没打算回答。

    所以宁浅语就成为了所有人的眼神期待的对象。

    她微微不安地朝着古斯看一眼道:“就偶然见过两次。”

    对于宁浅语的回答古琴有些失望,原本她以为她可以听到一些内幕呢。

    古斯朝着宁浅语看过来,后者朝着她祈求地看一眼,他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

    杜中渝和宁淑君一点都没有怀疑宁浅语的话。

    这个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了,宁淑君立即招呼大家,“上菜了,吃饭吧!”

    这顿饭吃得很愉快,可以说其乐融融。

    古琴大方、古灵精怪,一个口一个‘宁姨’哄得宁淑君笑不拢嘴,古斯虽然说一直板着脸,却对宁淑君很尊敬。

    宁浅语很替母亲高兴,虽然她心情不太好,却一直陪着聊天。

    古斯双手环胸越过桌子,落在对面浅笑着的宁浅语的身上。

    虽然她一直带着笑,但他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却不知道怪在哪。

    似乎是感觉到了古斯的眼神,宁浅语抬起头朝他看过去,两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宁浅语朝着古斯点头笑了笑转开。

    一直和古琴相谈甚欢的宁淑君也不忘记自己的女儿,“浅语,你怎么了?今天都没动筷子。”

    杜中渝关心的眼神也朝着她看过来。

    “我没事,只是近来胃口不是很好。”宁浅语柔声安抚着宁淑君。

    宁淑君立即夹了块排骨放进宁浅语的碗了,然后继续跟古琴聊天。

    后者瞪着那块排骨,胃里一阵难受,想吐,她急忙放下了手上的筷子,然后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和大家一起聊天。

    因为宁淑君刚做完手术,不能太累,晚餐后杜中渝交代古斯和古琴陪宁浅语,便提前陪着宁淑君离开了。

    古琴很八卦古斯和宁浅语之间的事,她原本也是打算留下来好好打听的。

    结果她接到一个电话,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整个包厢之中只剩下宁浅语和古斯,气氛也变得尴尬起来。

    宁浅语蠕动着嘴巴开口,“谢谢你刚才没说出来。”

    宁浅语指的是那次在江南会包厢里的那件事。

    “不用谢。”本来古斯也没打算说出来。

    “你……”

    却不想古斯也同时开口,“你……”^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