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42章薄凉的慕大少

    叶昔离开后,慕圣辰操控着轮椅坐在落地窗前,看向外面熙熙攘攘的大街。

    冬季明媚却不暖热的阳光,透过宽阔的玻璃,静静地打在他的脸上,模糊了他的神情。

    宁浅语敲敲推开书房的门,在确定慕圣辰并没有在办公桌前看文件后,她才轻手轻脚地来到他的身后。

    慕圣辰向来敏锐,更何况他对宁浅语的了解已经深入到了骨髓了,她的一个呼吸,他都能认出她来。

    他明知道宁浅语进来了,却没有回头。

    站在他身后的宁浅语伸出手,想靠近慕圣辰,指尖离慕圣辰只有几寸的时候,停了下来。

    “我……”宁浅语的声音很紧张。

    “有事?”慕圣辰的声音很清冷,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宁浅语装作没感觉到慕圣辰的冷漠,浅笑着道:“妈说让我们今晚一起去御品香吃饭。”

    “没空。”慕圣辰转过头睨着她,语气中带着疏远。

    听到慕圣辰的话,宁浅语挂在脸上的笑僵在了那里。她箍紧的手指,变得清白,指甲深陷进肉里,钻心般的疼。

    “我,我知道了。”宁浅语低着头,泪水早已溢满了眼眶,她不敢动,生怕一动泪水就会滑落。

    她不想让他看到她掉眼泪。

    “如果没事,你出去吧。”慕圣辰连半个眼神都没给宁浅语,似乎是觉得多看她一眼,他会觉得厌恶一样。

    他知道,她哭了。

    慕圣辰的喉结像下猛烈的滑动好几次,胸口想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沉闷得厉害,他握着轮椅的手指松开又握紧,反反复复。

    “很抱歉,打扰了。”说完这句话,宁浅语转身,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她顾不得擦拭,便从书房里跑出去。

    在宁浅语离开后,慕圣辰一拳头重重地击在落地窗上。

    以他的拳头为中心,裂缝从四周散开,夹带着血迹,形成一个血的纹路。

    手背在滴血,慕圣辰似乎没有半点感觉,他就那么静静地坐着,看着窗外上的那一条条的血的纹路,正如宁浅语脸上的泪痕。

    窗外午后静好的阳光,慢慢的西斜,缓缓地落下,慕圣辰的视线才从玻璃窗的裂缝上移开。

    他操控着轮椅来到办公桌前,然后拉开最下面的抽屉,正是那个装着钻戒的锦盒。

    慕圣辰摸了摸锦盒,然后从锦盒下抽出来一份文件。

    宁浅语被慕圣辰的态度伤得很深,坐在床沿边眼泪干了又湿,反反复复,眼睛都肿得快睁不开了。

    下午五点,门铃响起。

    宁浅语微微怔了怔,随便擦了擦眼泪,便起身拉开房门,正好对面的慕圣辰也打开书房门,两个人的视线对视在一起,慕圣辰冰冷的视线在宁浅语红肿的双眼上一扫,然后犹如没看到一样地移开。

    宁浅语咬了咬下嘴唇,然后穿过客厅,来到玄关处,打开大门。

    “少夫人,我是来接辰少……”当叶昔注意到宁浅语红肿的双眼,话停了下来。

    “哦。”宁浅语低低地应了一声,站在一边让叶昔进来。

    “辰少,六点的飞机,我们到达机场正好一个小时。”叶昔走进来道:

    “嗯,去给我把公文包带上。”慕圣辰的语气很淡。

    “是!”叶昔点头进了书房。

    客厅里,只剩下宁浅语和慕圣辰。

    宁浅语想开口问慕圣辰要去哪?张着嘴巴,却问不出口。最后眼神挣扎着垂下来,落在自己的脚尖上。

    叶昔从书房拿着公文包出来后,注意到慕圣辰的手背上血肉模糊,立即惊呼出声,“辰少,您怎么受伤……”

    叶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慕圣辰的眼神给瞪得活生生地吞了下去。

    听到叶昔的惊呼,宁浅语垂着的脸抬起来。当注意到慕圣辰那血肉模糊的手背,她的眼神就那么凝住了。

    “走吧。”慕圣辰强迫自己不去看宁浅语,因为他害怕他看了后,会不顾一切地把宁浅语给带到m国去,然后强行地把宁浅语给绑在身边。

    他不想她恨他!

    叶昔不敢违背辰少的命令,推着慕圣辰就往外走。

    眼见着叶昔推着慕圣辰离开,宁浅语忍不住唤出声来,“辰!”

    叶昔脚步停了下来,却引起了慕圣辰的不悦,“走。”冰冷的字从他的嘴角蹦出来。

    “辰少,少夫人她……”叶昔欲言又止。

    “走。”慕圣辰把‘走’字重复一遍,明显的比之前多了几分戾气。

    叶昔乖乖闭上嘴巴,推着慕圣辰离开。

    宁浅语怔怔地在客厅里站了好一会,眼神落在茶几上的围巾上,她拿起围巾,连鞋都来不及换,就匆匆地追出去。

    出去的时候,电梯的门正缓缓地合上。

    宁浅语大喊一声,“等一下!”却依旧没有能阻止电梯的门关上。

    她朝着另外的几个电梯都按了按,焦急地看着电梯楼层缓慢地往上升。

    宁浅语担心等电梯会追不上慕圣辰,所以从楼梯口跑去。

    二十楼跑下来,宁浅语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连拖鞋都跑丢了。

    从大楼门口冲出来,正好看到叶昔的车载着慕圣辰朝着公寓外开出去。

    “等会……”宁浅语急匆匆地追下阶梯。

    “辰少,少夫人追出来了。”叶昔从后视镜里看到从大楼门口冲出来的宁浅语,几乎是反射性地放慢速度。

    “开车。”慕圣辰一个冰冷的命令。

    叶昔看着两人唇瓣动力动,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慕圣辰目光暗沉紧紧的盯着后视镜。

    这个时候宁浅语从大楼前的阶梯上追过来,一个不没注意踩空,身子向前扑倒在地。

    “辰少!”叶昔直接来了个紧急刹车。

    叶昔因为惯性,人往前倾了一下,然后就转头,对着慕圣辰说:“辰少,少夫人摔倒了。”

    每次只要是和少夫人有关的事,辰少都会心急火燎。

    所以叶昔十分肯定以为,自己这样的一句提醒,绝对会让变得冷硬的辰少回头去和少夫人和好。

    慕圣辰的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盯着后视镜里宁浅语。

    脚上是光着的,应该是穿着拖鞋追出来,跑掉了。手肘擦破得比较厉害,血一点点地滴下来,落在她手上白色的围巾上,满开一朵一朵的红梅。

    慕圣辰的心一阵阵的揪痛,薄凉的嘴唇却吐出两个字,“开车!”^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