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40章宁浅语勾引老公

    古斯目送着宁浅语推着慕圣辰进入男装店,然后挑了件适合慕圣辰穿的外套,偏头跟慕圣辰说了些什么,在慕圣辰点头后,她才浅浅了笑了。

    然后躬身解开慕圣辰衣服上的扣子,帮他把身上弄脏的风衣脱下来,换上新套,把外套上的扣子扣好,还细心地把衣服上的每一个折角都抹平。

    最后还从货架上取了一条白色的奴羊毛围巾,给严严实实地围在慕圣辰的脖子上。

    她的眼神自始至终都在慕圣辰身上,专注得让人嫉妒。

    古斯的手上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如此的反复。

    一直到旁边古琴的声音传过来,“该回神了!人家都走了!”古斯瞬间收回眼神,刚才还迷茫的俊脸瞬间面无表情,似乎刚才的迷茫是别人的错觉。

    这个时候的古琴没敢八卦,开玩笑,虽然她家老哥对她还算不错,但她可没忘记她家老哥是嗜血的古少,踩着他的痛尾巴,就算她是他妹妹,他也会找削不误。

    古琴干笑着问,“古大少,义父的初恋情人到底住哪?我们要不要直接找上门去拜访?”

    古斯偏头睨了她一眼,然后把手上的袋子全部塞到她的手上,然后抬起脚就走。

    因为袋子太多,古琴没反应过来,袋子掉了一地,她赶紧蹲下身子捡。

    待她把袋子捡完后,古斯已经走开好远了。

    “喂,古大少你等等我。”古琴吃力地提着袋子在古斯的后面追,可惜她实在是买太多了点,想跑都跑不快。

    我擦,小气的古大少,老娘不就是提醒了你一句吗?你就特么的公报私仇,不帮我提东西。

    哼!

    而慕圣辰从商场回来后,脸色一直都不好看。

    一个莫言,他都能让他吃醋。

    更别说古斯这个顶几百个莫言的男人。

    回到公寓后,他就把自己给关进了书房,就连宁浅语都叫不开门。

    她也不清楚慕圣辰是怎么回事,中午做好饭叫慕圣辰,他依旧不开门。

    下午研究院她也没去,一直坐在客厅中盯着书房的方向。不知道等了多久,书房的门从里面打开了,慕圣辰操控着轮椅从书房里出来。

    宁浅语立即迎了上去,“饿了吗?我去把饭菜热一下。”

    “不用。”慕圣辰直接拒绝,然后操控着轮椅往洗手间里去。

    宁浅语等在洗手间外,待慕圣辰出来,她又问,“那你想吃点什么?我去做?”

    可惜慕圣辰根本就不回答她,操控着轮椅进入书房后,当着宁浅语的面,直接把门给关上,让被关在门外的宁浅语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她站在书房门口焦灼地走来走去,不知道慕圣辰为什么突然发脾气。

    直到兜里的手机响起,她害怕打扰到慕圣辰,立即捧着手机来到餐厅接电话。

    坐在书房里的慕圣辰整张脸都布满阴郁,书房里的空气似乎都冷凝了一般。

    从他回来后,他的脑海中一直都在反复地回放着宁浅语和古斯站在一起的那一幕,那让他嫉妒的一幕,那个他永远都做不到的一幕,那让他痛苦的一幕。

    慕圣辰俊脸上的戾气越来越重。

    他终于把手机给拿起来,拨了个电话出去。

    “我同意做手术,时间安排好,我就过去。”

    而外面的宁浅语接到了母亲打过来的电话,让她第二天和慕圣辰一起到御品香吃饭,顺便和杜中渝的亲属认识一下。

    宁浅语答应后挂断电话,来到书房前,抬起手响敲门,最终还是把手给放了下去。

    她叹了一口气,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等着……

    晚餐的时候,慕圣辰出来了。却是冷清着一张脸,宁浅语本来想跟慕圣辰说说关于宁淑君和杜中渝之间的事,说说明天去御品香吃饭的事。

    然而这样的冷漠的慕圣辰让她把到嘴边的话给吞了下去。

    晚餐后,慕圣辰就进了书房,连个正脸都没有留给她。

    她端着牛奶去敲门,慕圣辰也没回应。

    她有些气馁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打开了,她却没有半点心思,眼神落在书房门上。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墙上的挂针接近十二点,但书房的门却没有一点要打开的意思。

    宁浅语终于忍不住起身来到书房前,敲了敲门,“辰,已经很晚了,你回房间睡觉好不好?”

    里面依旧没回应,宁浅语怔了怔,“辰,你……”

    话还没说完,里面传来慕圣辰冰冷的声音,“你自己去睡。”

    那声音冷澈骨髓,那声音几乎要把空气给冻结,让宁浅语打了个寒颤。

    她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

    她抱住身子,缓缓地沿着书房门给滑下去,然后蹲在那里。

    在书房里,慕圣辰满脸的寒霜,他测听着外面的动静。

    他明知道他的冷漠会伤着宁浅语,但他却不得不这么做。

    整整一个下午他想得很清楚了,他是个废人了,把宁浅语给强行留在身边,本来就对她不公平。

    这次手术,他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宁浅语一个机会。

    如果手术成功,他从m国回来和宁浅语一如既往地过日子。

    如果手术不成功,他下半辈子瘫痪在床,那么他和宁浅语就这么结束。

    在去m国前,就让他学习以后没有宁浅语的日子。

    他说让宁浅语自己去睡后,然而外面没有任何的脚步声传来,他的心沉了沉。他知道宁浅语还在门外等,握住轮椅的手用力地握着,青筋直冒,他克制着自己不去开门。

    然而最后他还是操控脏轮椅来到了大门前,打开房门,就看到宁浅语如只被主人丢弃的小猫一样蹲在门外。

    看到慕圣辰出来,宁浅语立即站了起来,她看着他那张恣意晦暗的脸,揣度不透他的想法。

    “去睡!”慕圣辰的薄唇吐出这两个字。

    宁浅语站在那里看着他,没动。似乎慕圣辰不去睡,她便打算一直站在这里。

    慕圣辰怔了几秒,最后操控着轮椅往房间而去,宁浅语紧跟在他的身后。

    如常爬上床,如常肩并肩躺在一起,今夜的他却没有抱她。

    宁浅语觉得很冷,她的身子颤了颤,然后缩在了一起。

    黑暗之中传来一声悠悠的叹息声,几乎不可闻,就在宁浅语以为这声叹息声是错觉的时候,身后的温暖靠近,然后她就被拥进了温暖的怀里。

    熟悉的温暖、熟悉的怀抱,宁浅语怔住了几秒。

    然后一个转身面对着慕圣辰,软若无骨的指尖攀上慕圣辰的腰,再滑进他的衣服下……^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