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25章被慕圣辰强了

    宁浅语回身,就听到慕圣辰小声地唤着她的名字。

    “浅语!”

    “嗯,我在这里呢。”宁浅语坐回床边。

    “不许走。”慕圣辰小孩子气地拽紧宁浅语的手。

    宁浅语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但慕圣辰的力道太大了,她怎么都挣脱不出来。

    她小声地跟慕圣辰打商量,“我不走,我把脏衣服送出去好不好?”

    “不要。”慕圣辰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她。

    知道慕圣辰是喝醉闹脾气,宁浅语好声好气地道:“辰,我就把东西送到浴室,马上回来。”

    “不许走!”反正慕圣辰是打定主意地不肯松手,生怕一松手,宁浅语就会不见了。

    宁浅语在慕圣辰的嘴角轻轻一吻,小声地道:“辰,房间里的味道不好闻,我去打开空气净化器好不好?”

    这下慕圣辰迟疑了,要知道他那洁癖可是很严重。

    感觉到慕圣辰拽着她手上的力道松了松,宁浅语立即小声道:“我打开空气净化器就回来。”

    这下慕圣辰拽住宁浅语的手松开了,宁浅语正准备起身,慕圣辰的声音传过来,“不许离开我。”

    听到慕圣辰的话宁浅语的身子僵了僵,靠在慕圣辰的耳边道:“嗯,不会离开,永远都不会离开。”

    慕圣辰似乎很满意宁浅语的这个答案,乖乖地继续睡觉。

    宁浅语把脏了的衣服、被单全部送进洗手间,然后又找来抹布把房间的地扳给抹了一遍,打开空气净化器,她才上床。

    刚爬上床,慕圣辰就翻身把她给压在身下。

    宁浅语被惊的低呼了一声,抬起黑沉沉的大眼,望向慕圣辰。

    慕圣辰的眼睛一片腥红,胸膛起伏的格外厉害,像是在极力的压抑着什么怒火。

    在宁浅语的印象里,她从没见过这幅模样的慕圣辰,她印象之中,慕圣辰永远都是温文尔雅的,她害怕的往后缩了缩。

    她这样的举动,落在喝醉酒的慕圣辰的眼底,简直就是更大的刺激。

    他蓦地就伸出手,大力的撕开了宁浅语的睡衣,低下头,狠狠地咬上了她的脖颈。

    宁浅语大脑发懵,一片空白,直到慕圣将她身上的衣服全部撕光,她才知道,他对她做了些什么。

    她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去阻挡慕圣辰,然后他却一抓了她的手腕,放在她的头顶上,狠狠地按着,另一只手,有些粗暴的滑过她的全身。

    慕圣辰没有平时的那般温柔呵护,他像是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又像是发泄着生理上的需求,他的攻势强势而又凶狠。

    他就像是一个凶残的猛兽,粗鲁而又大力的欺凌着她的身体,没有半点的怜惜和疼爱。

    “辰,我痛!”

    然而回应她的不是慕圣辰松开,反而是更加粗鲁的动作。

    “你是我的!是我的!”慕圣辰不着调的低吼着,然后强行进入宁浅语。

    渐渐的,慕圣辰温柔了下来,他抓着她手腕的手,慢慢的松开,宁浅语推搡着她的手放开了,情不自禁的伸出手环住他,室内的气氛也开始转变成暧昧。

    听着慕圣辰的粗喘声,她闭着眼睛,小脸渐渐地红了起来。

    大概是他又恢复了温柔,也大概是因为她太爱他,总会身体跟着反应强烈些,她慢慢的沉浸在了他的身下,忘记了他刚才的粗鲁,低低地唤着他的名字,“辰……”

    她的声音低软娇柔,他听不清她喊了些什么,只是被她的声音叫得身体越发的激动。

    他激动,她跟着激动,在最激动的时候,她失控般的又喊了他的名字,一声比一声清晰。

    “辰!辰……”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慕圣辰突然间又粗暴起来,他一脸痛苦地低吼。

    “你我不过是一场协议!你不过是我法律上的伴侣,我不在意……我不想在意!”你凭什么让我这么在意!最后一句,慕圣辰在喉咙里低喃。

    慕圣辰的话,将宁浅语原本的炙热都给浇灭。

    她泛红的脸色,瞬间惨白了下去,她望着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有着湿润,汇聚了起来。

    原来他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他一直都这么想……

    她痛,她的身上很痛,她的心更加痛,她咬着下唇,强受着。

    一直到慕圣辰结束,宁浅语被他折腾得身体疼的厉害,慕圣辰又压在她身上,让她一动都不能动。

    不知道过去多久,慕圣辰才一个翻身离开。宁浅语忍不住蜷缩着身子,把自己给抱紧。

    房间里很温暖,宁浅语却觉得很冷。

    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角落到了床单上,怎么止都止不住……

    刺眼的阳光从窗户撒进来,慕圣辰抬起手挡住阳光。

    睁开眼睛,揉着痛得几乎要裂开的眉心,茫然地朝着周围看一眼,是公寓的房间。

    手一探,正好摸到一片柔软的肌肤。

    他偏头,就看到旁边躺着的宁浅语。

    她蜷缩着,身上未着片褛,从脖子往下,全部都是咬痕,一看就知道她经历过了什么。

    慕圣辰呆了呆,抬起手把被子扯过去盖在宁浅语的身上,这个时候宁浅语却睁开了眼睛,因为哭得太厉害的缘故,宁浅语的眼睛肿得厉害。

    没有看慕圣辰,慢慢地从床上下来,捡起地上被撕烂的衣服,抱在胸前。然后打开柜子,如常一样,把慕圣辰要穿的衣服给放在床头边,然后就拿了套衣服,步伐有些吃力地走进了浴室。

    慕圣辰伸手准备揭开被子,下床去看看宁浅语。在揭被子的时候,手碰到了被角,有些湿,这正是刚才宁浅语所躺的那个位置。

    慕圣辰的眉心蹙了一下,手指在上面摩挲了起来,然后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转头看向浴室的方向。

    浴室的门打开,宁浅语抱着一大堆的被单、衣服出来,看都没看一眼慕圣辰,离开了房间。

    看着宁浅语离开的背影,慕圣辰捧着脑袋,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

    他在叶昔的办公室喝酒,然后被叶昔给送回公寓了。

    然后呢?他就没有什么印象了?

    对了,好像他听到……听到宁浅语说她痛,不过他没有理睬。

    他到底干了些什么混账事!慕圣辰愤怒地一拳头击在墙上。^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