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24章慕大少醉酒

    此时慕圣辰坐在办公室内,办公桌上是一桌子的酒瓶。

    从咖啡厅里出来后,他没回公寓,而让叶昔把他给送到了子公司。让叶昔买来几瓶烈酒,然后就一个人霸占在叶昔的办公室独饮。

    喝醉对慕圣辰来说已经很陌生了,应该说曾经他在酒中醉生梦死,但近两年来,他从未喝醉过。而和宁浅语在一起后,他甚至连酒都很少碰。

    今天慕圣辰却如此猛烈的喝,叶昔很担心的守在旁边。

    突然叶昔的手机响起来,他一看是宁浅语的电话,立即接了起来。

    坐在办公椅上的慕圣辰的眼神朝着叶昔横扫过来,“是谁的电话?”

    叶昔没敢说是宁浅语打的,匆匆地说了一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叶昔啊,陪我喝一杯。”慕圣辰提起一个酒瓶递给叶昔。

    “辰少,属下还要开车。”叶昔没动。

    他必须是清醒的,因为他是辰少的保镖,因为他是辰少的司机,因为他是辰少最信奈的人。

    “景瑞说你无趣,还真的是……”慕圣辰喝了不少,都有些大舌头了。

    “辰少,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叶昔走近慕圣辰。

    慕圣辰没有回答叶昔的话,而是摇晃着脑袋问,“叶昔,你说那个莫言是不是比我好?”

    “他怎么比得上辰少。”叶昔在心里叹口气,伸手想推慕圣辰,却被他给推开了。

    “最起码,他不是残废,他能和浅语肩并肩站在一起,他可以和浅语想去哪就去哪……”慕圣辰的声音带着颓废。

    的确,残废是慕圣辰最在意的。

    意气风发、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圣祥集团总裁慕圣辰,那么的不可一世,那么的高高在上,在宁浅语面前,他却失去了自信。

    辰少还真的是爱惨了少夫人啊!叶昔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个劝慕圣辰治腿的机会。“辰少,要不我们试试治腿?上次景少说的那位医生说有百分之三十的机会,没准更高。”

    “嗯?”慕圣辰抬起头来,眼神有些清醒,又有些迷茫。“治腿?”他的嘴里嘀咕着这两个词。

    然后把手机从兜里掏出来,点了好几下,手机都没动静。慕圣辰小孩子气地把手机给扔办公桌上,“手机坏了吗?怎么打不开?”

    “辰少,您的手机没电了。”叶昔找来充电器把手机给插上,然后问慕圣辰,“辰少,你是要打电话吗?”

    “给景瑞打电话,我要治腿!”慕圣辰咬着大舌头宣告。

    慕圣辰要治腿,叶昔自然是巴不得啊。朝着慕圣辰看一眼,然后从兜里取出手机,点了几下,才把景瑞的电话给拨了出去。

    那边很快就传来景瑞的声音,“喂,叶昔,是圣辰让你找我吗?”声音里夹杂着一些噪音,但很快那些噪声就消失了。

    “辰少,景少的电话打通了。”叶昔把手机放到慕圣辰耳边。

    慕圣辰不稳地捏着手机,“喂,景瑞啊,我要治腿。你快给我治腿!”说完这句话,慕圣辰就趴在了办公桌上。他手上的电话也滑下来,掉在办公桌上。

    手机里面还传来景瑞焦急的声音,“喂,圣辰?人呢?说话啊。”

    叶昔叹了一口气,把手机拿起来,点了几下,才放在耳边,“景少,辰少他喝醉了。”

    “喝醉?他不是很少喝酒了吗?怎么回事?他怎么突然要治腿了?上次不是才提到治腿就暴走的吗?”景瑞噼里啪啦的一串问题丢了过来。

    叶昔瞄一眼趴在办公桌上的慕圣辰道:“辰少受了点刺激,喝了不少,然后就想治腿了。”

    “受了刺激?什么刺激?是不是跟宁小姐有关?”景瑞很兴奋地问。

    景少还真的是一如既往的八卦啊!只是叶昔会有可能告诉他吗?

    “景少可以明天打电话亲自问辰少。”

    “我去,叶昔,你踏马就是故意的。我问他他能说吗?”景瑞在电话里破口大骂。

    “景少,注意您的修养。”叶昔是真的不明白,景少好歹也是那么大一个名门家族的子弟,怎么就这么出口成章?

    “我嘞……”原本景瑞还打算骂人的,突然又想起正事,“我尽快给他安排好治腿的事,不过,到时候他又后悔的话……”

    “我录音了,等会发给你。”说完叶昔啪地挂断电话,然后把之前他录下的慕圣辰和景瑞打电话的那段录音发给景瑞。

    一切做好后,他才把慕圣辰给抱了起来,离开办公室。

    宁浅语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她立即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她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急匆匆地跑到大门口。

    大门被打开,叶昔抱着慕圣辰走进来。

    宁浅语关上大门紧张地问,“叶助理,辰他怎么了?”

    叶昔的眼神在宁浅语光着的脚趾上看了一眼,然后道:“辰少喝多了!”

    “哦!”宁浅语点了点道:“那麻烦叶助理把他送回房间。”

    “好。”叶昔抱着慕圣辰往里面走。

    宁浅语立即小跑着过去拉开房门,似乎连冰冷的地扳都感觉不到。

    叶昔把慕圣辰送进房间的床上后才道:“少夫人,办公室里还有工作没做完,辰少就麻烦你照顾了。”

    “叶助理,你去忙吧。”宁浅语点了点头。

    叶昔离开后,宁浅语困难地把慕圣辰的鞋子、外套一一地脱去,正准备去洗手间里打水出来给慕圣辰擦擦身子。

    这个时候慕圣辰突然起身吐起来,因为宁浅语没有照顾醉酒的人的经验,不仅他身上吐了不少,连床上都吐了不少。

    宁浅语把慕圣辰扶起来,把他身上的衣服全部给脱掉。然后去浴室打水出来,把他的身上擦干净。

    给慕圣辰穿上睡袍后,宁浅语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

    她顾不得休息,把床单和被单全部下来,把新被子盖在慕圣辰的身上。然后顺势坐在床边,盯着沉睡的他看了起来。

    睡着的慕圣辰看起来有些孩子气,浓密的长睫毛弯成好看的弧度,唇角微微上扬着,因为喝醉酒的缘故,他的脸色有些泛红,给他更添了几分难以言喻的性感。

    看着看着,宁浅语抬起右手轻轻地放在了慕圣辰的俊脸上,她微微的捋了捋他额前的头发,然后指尖就落在了他的额头上,鼻尖处,唇瓣上……

    宁浅语低头,冲着他的眉心印了一个浅浅淡淡的吻,然后就松开他,起身离开,却被慕圣辰给抓住了手腕。^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