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04章夫妻床头吵床尾和

    回到公寓后,宁浅语和慕圣辰开始冷战,谁也不理睬谁。

    他们这次冷战相隔上一次,相隔了近三个月。

    晚餐后,宁浅语照列给慕圣辰放好洗澡水,然后给他把衣服送进洗手间,“洗澡了。”

    慕圣辰嗯了一声,操控着轮椅进入浴室。

    这段时间,因为担心慕圣辰后背的伤,宁浅语都是亲自给慕圣辰洗澡。

    而今天因为闹冷战的原因,宁浅语没去帮忙。

    她不安地坐在椅子上,眼神时不时地往浴室的方向瞟。

    听到浴室中水声响起,宁浅语再也坐不下去,腾地起身,就冲进了浴室。

    慕圣辰刚坐进浴缸里,浴室的门被从外面推开,宁浅语走了进来。

    两个人的眼神对视在一起,最终宁浅语率先移开。

    然后用毛巾开始给他小心翼翼地搓背,不让水泡坏他后背上的伤疤。

    她小心翼翼地把伤疤周围的皮肤洗干净后,才把毛巾给移动到慕圣辰前面。

    从胸膛开始,她用毛巾沾湿,然后开始打沐浴露,因为慕圣辰很喜欢宁浅语身上的味道,他的沐浴露早就和宁浅语公用了。

    宁浅语把沐浴露抹在慕圣辰的胸膛,手掌从他胸前的凸起上滑过,慕圣辰反射性地胸膛一抖,闷哼声从他的嘴角溢出来。

    宁浅语抬起头,朝他看一眼,后者不自然地把眼神给移动开。

    宁浅语才弯了弯嘴角,用水把他身上的泡泡给冲干净。

    洗完上半身,就是下半身了,看到这个男人一点都没有想要自己动手的样子,宁浅语咬了咬牙,最后站起身来,准备把毛巾给甩在这张俊脸上,却被慕圣辰提前一步给抱进了怀里。

    “还在生气呢?”慕圣辰的气息喷在宁浅语的耳边。

    “我干嘛生气?”宁浅语挣扎着。

    “哎呦。”慕圣辰闷哼一声,宁浅语立即紧张地问,“怎么了?是不是碰到伤口了。”

    看着怀里的人紧张的样子,慕圣辰的嘴角扬了起来,然后低头一把把宁浅语的耳垂给含在嘴里。

    “先洗澡。”宁浅语着声音怎么显得是那么的没有抗拒力呢。

    “已经洗了。”慕圣辰右手探入宁浅语睡裙下,指尖沿着曲线滑动。

    “没……洗完。”宁浅语都被慕圣辰给撩拨得声音都发颤了。

    “不管了。”说完慕圣辰直接拉下宁浅语的底裤。

    “啊!”感觉到下身一凉,宁浅语惊呼一声。

    慕圣辰嘴角勾着邪魅的笑,指尖在宁浅语的身上游走,“衣服给谁买的?嗯?”

    “给慕言教授。”宁浅语咬定是买给莫言教授的。

    “真的?”慕圣辰的眼底闪过一丝笑,然后直接戳穿宁浅语的话,“为什么是按照我的尺寸买的?嗯?”

    原来回公寓后,慕圣辰便偷偷瞧过宁浅语买来的那些衣服。

    被慕圣辰给戳穿,宁浅语没好气地瞪着他,“你不是认为是给人家买的吗?”

    “该罚。”说着慕圣辰重重地深入宁浅语的体内。

    “嗯……”宁浅语的声音声响遍整个浴室。

    春欲无边啊!一场冷战就这么结束了,那句话怎么说?床头吵床尾和!

    第二天是宁母的复诊的日子,一大早宁浅语就给慕圣辰做好早餐,然后走进房间,“辰,我去医院看妈……”话还没说完,就停在了那里。

    只因为应该在床上的慕圣辰已经换好了衣服,一副打算要出门的样子。

    “你今天要上班?”不是说公司那边职位出了点问题?

    “不是。”慕圣辰摇头。

    “你是有事要出去?小心点。”说完宁浅语又不太放心,接着道:“必须今天吗?要不,你换明天出门好吗?明天我陪你。”宁浅语想想还是不太放心。

    “我和你一起去医院。”慕圣辰的声音很淡。

    宁浅语想都没想就拒绝,“不许去,天气很冷。而且伤口结疤长出了新肉很敏感,随便摩擦就会红,你昨天后背就摩红了一片。”宁浅语说着就把慕圣辰的西装外套给脱下来。

    慕圣辰幽幽地说了一句,“我跟妈说了,我会去看她。”

    “你……”没想到慕圣辰先斩后奏,宁浅语气得说不出话了。

    最后宁浅语给慕圣辰换了一套质量极其软的羊毛衫,把慕圣辰的休闲外套给换成了一件大衣,还给慕圣辰给裹上了一张毛毯,才同意让他跟着出门。

    “还没下雪呢。”对于宁浅语的这种行为,慕圣辰简直无奈至极。

    “电视里说,就这两天就会下雪。”宁浅语伸手摸了摸慕圣辰微微有些泛红的耳朵。

    “你手比我冰多了。”慕圣辰握住她的手,裹进手心之中。

    “我没事。”宁浅语推着慕圣辰走出电梯。

    刚靠近病房,就听到里面传来宁淑君的声音,“等会浅语要过来,你别瞎说话。”

    “我能瞎说什么?”杜中渝的声音很平静。

    “现在你不能告诉浅语”宁淑君朝着杜中渝看一眼。后者的脸色僵了僵,然后点了点头。

    宁浅语握着轮椅的指尖因为太用力而微微有些泛白,从上次过去后,她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杜中渝了吧。

    时隔这么久,她竟然觉得有些愧疚,当时跟他说话的态度。

    “怎么了?”慕圣辰抬起头朝宁浅语看过去。

    “没什么,我们进去吧。”

    宁浅语扭开病房门,把慕圣辰给推了进去。

    “浅语和圣辰来了。”宁淑君的脸上带着笑。

    “妈!”宁浅语把带来的水果放到茶几上,然后一把抱住宁淑君亲密地唤了一声,然后朝着杜中渝看一眼。

    后者因为还顾忌着上次他说的话,让宁浅语不高兴,所以并不敢看向宁浅语。拿着水果准备去洗手间洗。

    “杜叔叔也在呢。”宁浅语扯开一丝的笑容。

    杜中渝听到宁浅语唤‘杜叔叔’激动得手上的水果都摔在了地上。

    宁浅语赶紧给他帮忙捡起。

    “谢谢。”杜中渝说‘谢谢’两个字的时候,声音里都有些颤抖。

    “这段时间劳杜叔叔帮忙照顾妈妈,本应该我说谢谢,不过以你和妈妈的关系,用不着谢。”宁浅语一语双关。

    “哎。”杜中渝看着她,眼神闪烁着。

    宁浅语弯了弯嘴角,端着水果进了洗手间。^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