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00章狠狠地打慕家人的脸!

    戚雨薇假怀孕,慕家的人脸色各异。

    慕正弘和慕灵珊虽然一直都没出过声,却在态度上站在了戚雨薇这一方,闹到现在这种情况,他们心里是五味杂陈。

    蓊碧莎一张高贵的脸扭曲在一起,如果说戚雨薇不沉默、不心虚,蓊碧莎还可以说慕圣辰胡说八道,说慕圣辰是买通了这几个医生来污蔑戚雨薇。

    但蓊碧莎不是傻子,戚雨薇的反应已经证明了那几个医生说的全部都是真话。也就是代表着她蓊碧莎所做的一切都是笑话,这让蓊碧莎如何接受得了?

    而脸色最难看的属慕老太太,她为了戚雨薇的孩子,责怪宁浅语,跟宁浅语说了很重的话,甚至刚才还当着慕圣辰的面,说对他们俩失望。

    原本慕圣辰对慕老太太还算极其尊敬的,至少慕老太太积极地修复着和他的关系。不过在刚才慕老太太亲手把这好不容易修复的关系给毁了。

    慕锦博看着宁浅语,张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来。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的心情,被戚雨薇欺骗的愤怒!冤枉宁浅语的后悔!没有戚雨薇和孩子这两个阻碍的高兴!

    “咳咳……”慕圣辰突然一声剧咳打破了病房里的诡异气氛。

    因为咳嗽扯到后背上的伤,慕圣辰的俊脸皱了皱。

    “怎么了?扯着伤口了吗?”宁浅语立即紧张地撩开慕圣辰的大衣,想要看他后背的伤。

    “没事。”慕圣辰拉下宁浅语的手,“我们回去吧。”

    “好。”宁浅语点头,推着慕圣辰离开。

    刚才宁浅语撩开慕圣辰大衣,露出慕圣辰大衣下面的病服,病房里所有人都看到了。

    慕圣辰穿着医院病服?他在医院住院?病房里的人都各怀心思。

    返回二十楼的病房后,宁浅语就问慕圣辰,“这事你怎么瞒着我?”

    慕圣辰勾着嘴角,道:“想给你个惊喜啊。”

    “我是很喜,却让别人给惊着了,你看大家多伤心啊。”宁浅语垂着脸回答。

    慕圣辰的心里划过一丝心疼,从宁浅语的背后环住她的腰,“傻瓜!”

    “人家哪傻了?”明明是不高兴的话,从宁浅语的嘴里说出来却像是娇嗔。

    “不傻!不傻!你收拾一下,我已经让叶昔去办出院手术了。”慕圣辰的嘴角弯起完美的弧度,语气里难掩宠溺。

    听到慕圣辰说出院,宁浅语立即炸毛了,“不行,你不能出院。”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回去修养一样。”

    “不行,医生没说你能出院就不能回去。”宁浅语坚决反对。

    慕圣辰的眼底闪过一道精光,“是不是医生说能出院了,就出院?”

    “是。”宁浅语回答得很干脆,一点都不知道她又再一次掉进了腹黑慕大少的圈套之中。

    “那好,我们现在去找医生吧。”慕圣辰笑得像一只老狐狸。

    宁浅语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找不出是哪里的问题,只能由着慕圣辰把她带进主治医生的办公室。

    主治医生看完慕圣辰的恢复情况后,批准出院回去修养。

    宁浅语不放心地问,“医生,他的伤口恢复良好,不用再留医院了吗?”

    “慕先生的伤口恢复良好,伤口不沾水,然后每天记得给伤口涂抹药膏,便不会再有问题了。”

    “哦,好,谢谢医生。”宁浅语跟医生道谢后,才推着慕圣辰离开。

    宁浅语在慕圣辰灿烂的笑容下,收拾东西由叶昔送回公寓,回到公寓后,她后知后觉慕圣辰早就跟主治医生打个招呼了。

    她朝着正躺在床上睡着的慕圣辰看了一眼,最终无奈地摇了摇头。

    当晚,慕圣辰就收到了炎睿从b市打过来的电话。

    “辰少,周庆那件事查到了。”

    “谁做的?”慕圣辰眉头微拧。

    “是青龙帮的余孽,青龙帮被一锅端后,那些漏网之鱼就盘踞在罗城国际。西城那块地我们接手后,罗城国际便不甘心,一直在找机会下手,然后在周庆那天,青龙帮的人混进公司,在二楼给做个小型的炸药,为的是给公司带来恐慌,也是为了警告我们。”

    慕圣辰紧抿的嘴角道:“在商业上狙击罗城国际定然会让后面的青龙帮炸毛。”

    “那辰少,我们就这么吃下这个亏?”话筒里传来炎睿不甘心的声音。

    慕圣辰沉默了几秒才回答,“布控罗城国际,等待我的命令再动手。”

    说完,不等那边的炎睿出声,慕圣辰便挂断了电话。

    青龙帮虽然已经被一锅端,只剩下几条漏网之鱼,青龙帮在暗,圣祥集团在明处,如果青龙帮要做出点什么还真的不能预料,最好能做到,把罗城国际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掉。

    而此时在b市的一座别墅内,古斯裸着上身斜靠在沙发上,下身围着一件白色的浴巾,在腹部还有一个包扎伤口,在他肌理分明的身上,显得很显眼……

    “古少,二小姐来给您拆线了。”古三瞄一眼半咪着眼睛靠在沙发上的人,说实话,他打小就跟着古少,自认为是比较了解古少的人。

    当这一次他是真的看不透彻古少。

    实在是古少太奇怪了,不仅让那个女人靠近,还任由那个女人给他处理伤口。

    不仅如此,还不允许他去动那个女人。

    “嗯,让她进来。”古斯不紧不慢地睁开眼睛。

    很快古三就带了个穿着一身干练西装的女人提着医药箱进来,一见到古少,女人的脸上就扬起一丝的笑来。

    “古少,好久不见啊。”

    古斯朝她看一眼,连话都懒得回。

    “我擦,古少好歹伦家也是个美女啊,你这么可是伤美女的心的。”嘴里在皮着,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利落地把医药箱给打开。

    “身为一个法医,整天给尸体打交道,你就算是个美女,都没人感兴趣。”古斯掀了掀眼皮。

    “讨厌拉,伦家只是比较喜欢尸体嘛。”美人撩了撩额间的头发道。

    “别耍嘴皮子了,快动手。”古斯懒得再跟她废话。

    “我去,古少,好歹伦家跟你还有那么一点关系好么?你竟然这么说伦家,你不怕伦家把你当成尸体给剖了?”美人拿起剪刀,牙齿森森地威胁着古斯。

    “只要你敢下手,我倒是乐意你能代替我。”面对美人的威胁,古斯那叫一个淡定啊。

    “我嘞,老娘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果然跟义父像,没准你就是妈咪背着爹地和义父生的。”美人立即换成了晚娘脸。

    古斯冷冷地反击,“我也觉得你跟义父像,没准你才是他亲生女儿。”

    古斯和古琴两兄妹从出生起就是跟着义父生活,反而跟亲生父母的关系淡。如果说他们是义父的子女,还真的不会有人怀疑。但事实上,他们的确是那对不负责的亲生父母,想过美好的二人世界,从小便他们兄妹俩扔给义父带大的。

    “听说义父找到他的初恋情人了?”古琴脸上带着兴味的笑。

    “嗯。”古斯淡淡地嗯了一声。

    “我去,这么劲爆的消息,你就‘嗯’一声?真的不知道有谁能让你这冰块变一下。”古琴嘴上不饶人,手上却不慢地撕着纱布上面的医用胶带。

    “我靠,这包扎伤口的水平不错啊。听古三说,你受这伤的时候不让他来找我,原来是有人给缝了。”

    把那纱布撕开后,就露出那线缝起来的伤口,足足有十多寸。

    “啧啧啧,缝得这么秀气,女孩子缝的?”说着古琴抬起头看着古斯,“什么时候认识的。”

    从一个性格古怪的法医,瞬间就变成了八卦大婶。

    “你还拆不?不拆就赶紧走人。”古斯翻了翻白眼,这丫的就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主,他还说?那明天这丫的就跑到那女人那里去开始她的什么忽悠大计了。

    别怀疑古琴这女人会不会做,她的脑子结构,绝对是你不能理解的。

    “好好好,我不问了。水准不错啊,是个标准的医生,伤口也处理得好,你给义父娶个医生回去的话,义父会不会高兴?据说他想让你跟华连邦的那个什么小公主结婚……”

    就在古琴话唠的时候,原本退出去的古三急匆匆地推开门。

    古斯朝着古三看了一眼,明白一定是有大事,若不然古三也不会就这么在没有他的命令下跑进来。

    古琴见到古斯有正事,乖乖地闭上了嘴巴,麻利地把线头给拆掉,然后消毒一下,重新包扎了一下,然后收拾东西起身,前后不过两分钟的时间。

    “好拉,我不打扰你了,知道你嫌我烦。”说着转身就走。

    “没嫌你烦。”突然古斯的声音从古琴的身后传过来。

    古琴的嘴角弯了弯,然后提着医药箱迅速地离开。

    古琴离开后,古斯朝着古三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进去。

    古三这才向古斯禀报,“古少,b市的青龙帮还有余孽没有消除,在三天前圣祥集团的周庆大典上,出现的爆炸,经过调查,就是青龙帮余孽的手笔。龙华请示,古少是不是清除余孽?”

    “圣祥集团?”古斯对这个圣祥集团的印象很深,不是因为圣祥集团在华夏的地位,而是这个圣祥集团的奇特,竟然从来就没有人见过他们的总裁,所有的事宜都是由他们的副总处理。

    “青龙帮为什么对圣祥集团动手了?”

    “青龙帮现在盘踞在罗城国际的后面,而圣祥集团在一个项目上跟罗城国际有点纠葛。似乎圣祥集团也查到青龙帮的头顶上了。”古三皱着眉头禀报。

    古斯坐起身来,从茶几上端起一杯红酒,他半咪着鹰眸,盯着高脚杯里的红酒,缓缓地道:“在圣祥集团对罗城国际动手的时候,直接处理掉青龙帮的人。”

    “古少,这么给圣祥集团恩惠?”古三有些不解古少的行为了。

    古斯晃动了一下手上的高脚杯,然后把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按我说的做。”

    “是。”古三不敢再说话,匆匆离开。

    “罗城国际后面是那个人,到底谁给谁占便宜还不知道呢!”在古三离开后,古斯把手上的高脚杯放在茶几上,颀长的身姿往后一靠,舒展开来,慵懒的深陷进沙发。^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