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96章太过亲密的事

    宁浅语醒过来的时候,慕圣辰还在睡,她小心翼翼地拉开慕圣辰放在她腰上的手,然后下床,走出房间。

    客厅里有不少的人,炎睿正站在客厅中央指挥。

    “把饭菜都摆餐桌上,小点声……”

    原来炎睿正让保镖把买来的午餐摆到餐厅呢。

    看到宁浅语出来,炎睿立即一脸讨好的笑,“少夫人,你出来了?”

    “炎总,辛苦你了。”宁浅语知道慕圣辰倒下来,都是叶昔和炎睿两个人帮衬着。

    “少夫人客气了。”炎睿随意地挥了挥手,然后又朝着那几个保镖道:“鲈鱼汤买了吗?”

    “买了。”保镖把饭菜从保温餐盒中端出来,“炎总,都冷了,需要热一下。”

    炎睿的俊眉立即皱了起来,“怎么冷了?还不快去热?”

    “是。”保镖端着菜就要进厨房,却被宁浅语给叫住了,“还是我来吧。”宁浅语说着伸手就要从保镖手上把盘子给接过来。

    保镖看一眼炎睿,不敢把盘子递给宁浅语。

    炎睿朝着保镖瞪了一眼,然后才笑着对宁浅语道:“少夫人歇着,这些事交给他们做就好。”

    “我来热吧,你们一群大老爷们,可别把我这厨房给烧了。”宁浅语麻利地拂起袖子从保镖手中接过盘子进了厨房。

    炎睿朝着保镖瞪一眼,从餐桌上把剩余的几个盘子端上,跟着宁浅语进了厨房。

    保镖好不无辜。炎总,连你都不能反驳少夫人的话,属下能反驳么?

    把所有的盘子放到流理台上后,炎睿站在宁浅语的身后探头探脑。

    “少夫人,需要我帮忙吗?”

    宁浅语好笑地回头看了他一眼,“炎总,厨房可不是你来的地方,快出去,我很快就好。”

    炎睿摸了摸鼻子,很自觉地从厨房里退了出去。

    没多久,叶昔就来了公寓,他在慕圣辰的房间留了很久。

    一直到宁浅语端着汤进去的时候,叶昔才收拾东西离开。

    宁浅语把汤放在桌子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把慕圣辰给扶着侧身靠在床头。

    然后从桌子上端起汤,却没有递给慕圣辰,而是舀起一勺汤,轻轻用唇试了试,似乎有点烫,她轻轻地吹了吹,然后送到慕圣辰唇边。

    哪知慕圣辰黑眸漆黑,就那么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却不张嘴。

    那么一会的沉默后,慕圣辰才道:“我自己来吧。”

    “我喂你。”宁浅语执拗地看着慕圣辰。

    最终慕圣辰还是乖乖地张嘴,让宁浅语喂他。

    “叶昔来找你是工作的事?”宁浅语边喂汤,边问。

    慕圣辰一怔,然后点了点头,“嗯。”

    宁浅语沉默了几秒,不高兴地道:“你工作就不能停两天,等伤好了再做?”

    “嗯,就有点事处理一下而已。”知道宁浅语是担心他,慕圣辰俊美的脸上露出惬意的笑容。

    宁浅语知道对于工作,这个男人向来不马虎,虽然心疼,也舍不得说重话。

    宁浅语沉默喂完剩下的汤。

    “再喝点汤?”

    慕圣辰摇了摇头,用双手把自己给撑起来。

    “你要做什么?”宁浅语紧张地把碗放下,来扶着他。

    “我要洗澡。”慕圣辰淡淡地道。

    宁浅语好心好意地劝道:“不行,你的伤口现在不能沾水。”

    “那算了。”慕圣辰眉头皱了皱,靠回了床头。

    宁浅语欲言又止地看了他一眼,最终端着碗出了房间。

    吃晚餐的时候,宁浅语随意地问道:“炎总,辰这几天有洗澡吗?”

    炎睿放下筷子,随口回答道:“没洗,医生说不能沾水,原本护士是想给他擦澡的,结果……你也知道辰少很严重的洁癖,就连我都不能靠近他,更别说让别人给擦澡。”

    宁浅语怔的抬起头,看向炎睿。

    她还真的忘了慕圣辰有洁癖。

    有洁癖的人一天不洗澡,就会觉得身上每个毛孔都是脏的,更何况慕圣辰从受伤已经过去四天了,他怎么忍受的?

    难怪他刚才想洗澡。

    她抿了抿嘴角,继续低头吃饭。

    晚餐后,炎睿带着一众人离开了公寓,宁浅语这才端着水进了房间。

    慕圣辰此时背对着外边睡着,宁浅语把水盆放在床边,然后小心翼翼的解开慕圣辰身上的病服。

    脱下病服后,她才拧着毛巾,避开慕圣辰后背的伤,擦拭着他的上半身,再给他换上一件干净的衬衣。

    擦完上半身,有开始擦他的下半身。

    擦完了两条腿,宁浅语小心翼翼地脱掉慕圣辰沾染了点点血迹的内裤。

    “炎睿搞什么?这么多的血迹,都没换,不靠谱。”宁浅语在心里排腹炎睿办事不靠谱。

    炎睿都差点没喊冤枉了,不是不换,之前的都换了,只是辰少醒后,不让人靠近,他自己又动不了,然后只能这样了。

    可惜,在宁浅语那里,炎睿已经被宁浅语给贴上了不靠谱的标签,大概这辈子都翻不了身了。

    宁浅语和慕圣辰关系亲密,她却从未如此亲密地服侍过慕圣辰,她心无杂念,只希望慕圣辰能舒服点。但她即使再小心翼翼,双手难眠时不时碰到他的,而慕圣辰原本就只有后背受伤,虽然说睡着了,但是他身子却迅速地起反应。

    看着小圣辰站立起来,宁浅语的脸火辣辣的烧。

    她迅速地收回手,起身,却被慕圣辰给拽住了手。

    她抬起头,就跌落在了慕圣辰深邃如湖水般的眼里。

    “浅语!”慕圣辰喃喃地唤着宁浅语。

    宁浅语颤抖着指尖,有些尴尬地道:“那个,我给擦一下,就擦擦,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慕圣辰的手指摩挲着宁浅语的手心,一道电流串过两人指尖相接触的位置,让两个人同时一颤。

    宁浅语挣扎地把手从慕圣辰的手里给抽出来,拿起床头的干净内裤道:“我给你穿上吧。”

    “嗯。”慕圣辰的声音很低哑,带着压抑。

    宁浅语垂着脸,给慕圣辰穿上内裤,才端着盆离开。

    等她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慕圣辰正在接电话。^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