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91章她的辰,是他的苦涩

    第二天,睡眠严重不足的宁浅语,醒来之后,再也没有半点困意。

    简单地洗漱过后,她进厨房准备弄点早餐,可是站在冰箱前,她突然间没有了胃口,就走回了客厅。

    坐在沙发上,拿起手机,给慕圣辰拨打了不知道是第多少个电话。

    手机依旧是关机的状态,听着手机里,那个冰冷的语音回应,宁浅语的心情一点一点的往下滑。

    没多久,她接到莫言教授的电话,问她事情是不是已经处理好,能不能上午去研究院补课。

    宁浅语才收拾东西,去研究院。

    远远地看到一身银色西装的莫言正站在门口等着她。

    那天她因为害怕解剖而逃课,慕圣辰赶来研究院安慰她,就是用那种眼神看着她……

    见到一脸憔悴的宁浅语,莫言关心的问,“宁同学,气色不太好,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莫言教授的声音让宁浅语回过神,她摸了摸脸颊道:“没事,就病了几天,谢谢莫言教授帮我补课。”

    宁浅语,辰过几天就能回来了,你这样相思病一样的,算什么?

    宁浅语深吸一口气,收拾好心情。

    “先别说谢。”等会不知道你还会不会谢得出来。

    “来,今天我们补一堂很重要的课。”说着莫言就带着宁浅语往外走。

    宁浅语带着疑惑跟了上去。

    一直到莫言带着宁浅语来到解剖室,宁浅语缩了缩眼神,有种转身想要逃的冲动。

    莫言似乎看出来了宁浅语的意图,他提前出声叫住了她,“宁同学,今天补解剖课。”同时还仔细地观察着宁浅语的反应。

    “好。”宁浅语有些迟疑地回答。

    莫言这才满意地把她给带进解剖室。

    解剖台上,一切准备妥当,熟悉的福尔马林气味灌入宁浅语的鼻腔中。

    “宁同学,今日的解剖课很简单,我需要你能准确地找出来,脑神经里面……”随着莫言教授的嘴张张合合,宁浅语恍惚地盯着解剖台。

    “宁同学,这个你可以做到吧?”莫言挑眉问。

    “我尽量。”宁浅语深吸一口气,瞪着对她来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手术器具,宁浅语的右手开始忍不住颤抖起来。

    她缓缓地朝手术刀伸出手,之间抖得差点把装手术器具的盘子打翻在地。

    莫言的双眼凝了凝,就在他以为宁浅语会再一次放弃掉的时候,宁浅语那颤抖着的右手把手术刀给拿了起来,不到十秒,手术刀哐呛一声,掉回盘子里,发出刺耳的声音。

    “对不起,莫言教授。”宁浅语捏着衣摆,垂下了头。

    “宁同学,你过来。”莫言朝着宁浅语招了招手。

    宁浅语有种不安,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宁同学,你的右手是怎么回事?”莫言直接伸出右手抓住宁浅语的右手,拂起她右手臂上的袖子。

    映入他眼帘的是,宁浅语手臂上,那明显的术后刀疤。

    “这……”

    宁浅语慌张地把手给收回来,然后把袖子给拉下来。

    “你右手做过手术?”莫言没想到宁浅语除了发生过医疗事故,宁浅语的右手还受过伤。

    “几个月前骨折过,莫言教授应该也看到了,我的手抖得厉害,我再也不能拿手术刀。”宁浅语眼神迷茫地看着窗户外道。

    莫言消化完宁浅语这个让他震惊地消息,然后道:“你的手抖得这么厉害,跟你的心理原因有关,不完全是因为你的右手骨折过的原因。”

    宁浅语没有反驳莫言的话,只是道:“我承认,我克服不了心理。不好意思,让莫言教授失望了。”宁浅语朝着莫言欠了欠身子,转身就要离开。

    “别走。”却没想莫言一把拽住宁浅语的手腕,把她给带进他的怀里。

    宁浅语先是一怔,然后反应过来挣脱莫言,“莫言教授请你放开我。”

    莫言脸色微微一僵,然后松开宁浅语,“抱歉,我有点激动,才……”

    “没事,是我反应太大了而已。”宁浅语低头拢了拢身上的大衣。

    莫言爽朗一笑,靠在了课桌上,“宁同学,我跟你说个真实的故事吧。”

    “什么故事?”宁浅语挑了挑眉。

    莫言缓缓地开口,“有个教授伤了右手手掌,韧带受损,而且当时他右手上的神经系统修复得不够完整,在医生的角度上看,他的右手已经废了,所有的专家都判定他不能再拿手术刀了。他不甘心,他最爱的事业不能再继续。”

    “后来呢?”宁浅语有些激动地问。

    “后来,他改成了左手拿手术刀。”莫言淡淡地回答。

    “左手?”宁浅语惊地朝莫言看过去。

    莫言定定地朝宁浅语看过去,“那个人就是我的导师。而我相信你也可以做到。”

    她可以做到?宁浅语的眼神落在手术器械上,她也可以做到……

    莫言看着宁浅语拿起手术刀,右手有些微微的颤抖,但她能做到这个地步,莫言已经是极其的满意了。

    宁浅语按照莫言的要求做完一部分的课程后,莫言又给她补上上几次的解剖课。而宁浅语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但也不能否认,宁浅语的右手的确不能拿手术刀的事实。

    手术的精准要求何其的高,宁浅语受过伤的手那微微的颤抖,是真的不能做到真正的手术。

    莫言替宁浅语可惜,第一次为一个好苗子,就这么废了而伤心。

    中午匆匆扒了一口饭后,宁浅语跟莫言说一声后,就又进了解剖室。

    而莫言进了院长的办公室,一直呆了一个小时才出来。

    下午五点,宁浅语极其疲劳地从解剖室里出来,莫言在外面等着她。

    “累么?”莫言的声音里隐藏着心疼。

    “不累。”宁浅语打开包包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看到上面没有慕圣辰的来电,她的眼睛垂了下去。

    莫言以为宁浅语是因为右手而失落,立即安慰道:“我已经跟院长商量过了,解剖室可以在没课的时候给你用。”

    “真的吗?”宁浅语的眼睛亮了亮。

    “真的。”莫言点头。

    宁浅语刚想跟莫言教授道谢,就接到了叶昔的电话。

    “叶助理,是辰回来了吗?”宁浅语立即激动地问。

    而莫言听到‘辰’这个字,心里瞬间满是苦涩。

    “不是哦。要取东西?那我马上回去。”宁浅语挂断电话,跟莫言道谢后,就匆匆回家了。^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