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86章你欺负的人是少夫人

    客厅和餐厅距离原本就不远,在听到宁浅语声音的时候,宁浅语和温倩儿之间的话,被慕圣辰和炎睿听了个一清二楚。

    炎睿站起身来,准备去客厅呵斥温倩儿,却被慕圣辰给制止了。

    炎睿尴尬地看一眼慕圣辰,坐回原本的位置上。

    别墅一直都是他安排的,包括这个温倩儿。

    没想到辰少带着少夫人第一天回来就出了问题,炎睿真的担心辰少会大发雷霆。

    “温管家真的不知道么?”宁浅语紧紧地捏住手心中的锦缎。

    温倩儿的打算是让宁浅语彻底对慕圣辰死心,毕竟她已经在这个别墅当管家三年,而宁浅语不过新来的保姆,温倩儿还是有把握慕先生会站在她这一边的。

    “这件事,我们还是请慕先生评理吧。”

    听到温倩儿说要去找慕圣辰评理,宁浅语立即回答,“不用了。”

    因为同心结是宁浅语偷偷摸摸地编制的,如果找慕圣辰,就一定会被他发现她的想法,所以宁浅语选择了拒绝。

    而在温倩儿的眼里,宁浅语这就是心虚。

    不敢去慕先生那里评理么?你跟慕先生关系也不过如此嘛。

    温倩儿在心里得意了一把,然后睨着宁浅语道:“我可不想被你冤枉。”说着便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走到餐厅门口,温倩儿恭敬地道:“慕先生,我想请你帮个忙。”

    慕圣辰的眼神越过温倩儿朝着她身后的宁浅语看过去。

    宁浅语攥着手心中那个被剪坏的同心结,垂着头不敢看慕圣辰。

    慕圣辰的眼神从宁浅语的脸上落在宁浅语手上露出来的彩缎上,他的双眼瞬间凝住了,彩缎?她哪来的?难道昨晚就是去买这个了?

    “说。”

    慕圣辰这个字是对着宁浅语说的,不过温倩儿却以为是对着她说的。她的心里头瞬间就兴奋了,她的脸颊微微泛红,柔柔地回答,“是这样的,她的东西坏了,硬说是我做的,我想请慕先生评评理。”

    “什么东西?”慕圣辰冷着脸问。

    温倩儿听到慕圣辰如此问,转身走到宁浅语面前,朝宁浅语伸出手。

    宁浅语低着头没动,温倩儿朝着她瞪了一眼,然后就去抢她的手上的同心结。

    宁浅语死死地攥住,就是不松手。

    温倩儿费力地掰着她的手指。

    餐厅中慕圣辰的黑眸瞬间阴鸷,阴冷的寒气从他的身上释放出来。

    旁边的炎睿大气都不敢出,打心里为这个无知的温倩儿蓄把同情的眼泪,竟然敢当着辰少的面欺负少夫人,这个温管家真的可以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

    “放手!”温倩儿低声警告着宁浅语,然后用力一拽。

    宁浅语手上一松,那个被温倩儿给剪坏的同心结从她的指尖落在了地上。

    那红色的同心结落在白色的地扳上,很是显然。

    宁浅语慌张地蹲下身子想要过去捡,却被温倩儿给抢了过去。

    “慕先生,就是这个东西。”温倩儿的脸上带着献媚的笑,把那个同心结递给慕圣辰看。

    “谁让你抢的?”慕圣辰的牙齿缝里挤出来这句话。

    空气瞬间就凝结成了寒冰。

    “我……”温倩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慕圣辰是什么意思。

    慕圣辰咬牙切齿地道:“谁让你碰这个东西的?”

    温倩儿的身子一颤,手上的同心结滑落了下来。

    慕圣辰的双眼一凝,伸手把同心结给接到手中。

    “炎睿,把她扔出去。”说完这句话,慕圣辰操控着轮椅朝着站在客厅中央的宁浅语而去。

    炎睿起身朝着卫助理道:“叫人过来把温管家送走。”

    温倩儿听到炎睿说要把她送走,眼泪一下从眼眶中滑落了出来。她激动地道:“炎总,你凭什么把我给送走,我做错了什么?”

    炎睿朝着温倩儿看了一眼,冷冷地道:“你目无主人,还把主人的东西给弄坏了。”

    “我温倩儿自认为在别墅三年,从未出过错。炎总你需要给我个合理的理由。”温倩儿哪能这么简单的就任由着炎睿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想理由?”炎睿朝着温倩儿身后指了指。

    温倩儿回身,便看到慕圣辰小心翼翼地把同心结给送到宁浅语面前,“昨晚就是去买这个彩缎了?”

    宁浅语满脸泪水地看着慕圣辰,不说话。

    “哭什么?剪坏了,再重新编制就好。”慕圣辰心疼地抬起手拭干宁浅语脸上的泪水。

    “我编得好辛苦的。”宁浅语的声音里带着委屈。

    “我给你重编。”慕圣辰宠溺地把她抱进怀里。

    “真的?”宁浅语的哭声止住了,“那等会我去重新买彩缎。”

    慕圣辰直接吩咐道:“炎睿,去买彩缎回来。”

    开玩笑,慕大少的戏是这么容易看的吗?

    正在看辰少温情小剧场的炎睿,突然听到慕圣辰的吩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是。”炎睿的眼神落在正怔怔地看着慕圣辰和宁浅语的温倩儿身上。

    “少夫人不跟你计较,你就应该偷笑了,还得寸进尺。如果辰少不是因为要哄少夫人,你以为你只是离开别墅这么简单?”

    温倩儿看着客厅中那亲密的两个人,脸上带着羞愧。

    难怪炎总说她目无主人,说她把主人的东西给弄坏了。

    她何止目无主人啊,她简直是欺主。

    炎睿朝着卫助理使了个眼色,卫助理迅速地带着温倩儿离开。

    宁浅语在慕圣辰的安慰下终于笑了,慕圣辰亲了亲宁浅语的发丝问,“我们先吃饭好不好?”

    “好啊!”宁浅语高兴地推着慕圣辰走进餐厅,一进餐厅却发现原本应该在餐厅里的炎睿不见了,“咦,炎总呢?刚才还看到他在这里呢。”

    人家已经被你家老公给吩咐着去买彩缎去了。

    “他忙去了。”慕圣辰随口回答。

    “哦。”宁浅语给慕圣辰夹了块鱼腩,突然想起温倩儿来,“对了,你还是不要为难那个温管家了。”

    “她那种态度,留着干嘛?”慕圣辰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就那种态度,他没让炎睿给断掉她以后的路,都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可人家毕竟是炎总的人,我们就在这里住几天,还是不要为难人家了。”宁浅语笑了笑回答。

    “现在又笑,谁刚才还哭来着?”慕圣辰手上拿筷子的动作顿了顿。

    “人家辛苦这么久,被剪坏了,人家心疼啊。”宁浅语满腹委屈地说。

    慕圣辰宠溺地给宁浅语夹菜,“知道了,不会让炎睿把她怎么样。”只是把她给开除而已。

    “嗯。”宁浅语对慕圣辰的话深信不疑。

    吃完饭后,炎睿已经把彩缎给送过来了,宁浅语和慕圣辰在房间里重新编织同心结。^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