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82章嗜血的古斯

    就在宁浅语以为那个人是冲着她来的时候,那人却绕过她离开了。

    宁浅语微微一怔,往会所的方向而去。

    似乎很巧,对方也是前往那个方向。

    两个人一前一后,相距不过十米的距离。

    随着越来越靠近会所,灯光也越来越亮,借着周围的灯光,宁浅语正好瞥到了他左耳闪着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让宁浅语微微失神。

    就在宁浅语失神的这一瞬间,对方的身影闪进了阴暗之中。

    宁浅语回过神,发现对方不见了。她扫视着周围,眼神落在刚才那个人所站立的位置。

    地面上有那么一点血红,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得很明显。

    “刚才那个人受伤了吗?”宁浅语以后地扫视着周围,没有发现有人,才收回眼神,朝着会所的大门走去。

    踏进会所大厅,宁浅语坐电梯上楼。

    靠在电梯里,宁浅语还在想台阶上的那些血迹是怎么回事。

    “地上的血迹是刚才那个人的吗?”宁浅语很快就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那个人从她的旁边过去,一路到达会所附近,一直都没表现出他又受伤的情况。

    “应该是碰巧那里有血迹吧。”宁浅语摇了摇头,靠在电梯墙上,静静地等待着电梯到楼层。

    电梯在套房的楼层停了下来,发出一声铛响,宁浅语起身走出电梯。

    整个长廊都很安静,宁浅语没心情欣赏奢华的长廊,直接朝着套房的方向走去。

    在路过一间房间的时候,突然她听到很轻微的闷哼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她朝着微掩的房门看了一眼,继续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她停下脚步,退了回来,轻轻地走近房门,突然房门被从里面打开,进入宁浅语眼底的就是一张冷峻的脸。

    “你……”宁浅语的眼神一移,落在他左耳上那熟悉的钻石耳钉上。

    是他!

    这个时候宁浅语才注意到对方左手扶着房门手把,右手拿着一块白色的毛巾捂着腹部,血把毛巾染红了一大片。

    他受伤了!

    宁浅语还没来得及想这个人是怎么受伤的,便被对方伸手一拽进了房间,然后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

    “你别动,血流得厉害。”男人还来不及说话,宁浅语就伸手捂住他的伤口。原来刚才男人用力拽宁浅语进房间,伤口再次裂开,血又开始往外流。

    看着自己的血一滴一滴地落在宁浅语的衣服上,男人伸向宁浅语脖子的手停了下来。

    宁浅语在房间里扫一圈,发现在茶几上有个医药箱,对方应该是打算自己清理伤口,刚好发现她进来,才被打断。

    “我给你清理一下伤口,可能会有点痛,你忍着点。”宁浅语边说着边把他捂住腹部的毛巾给揭开。

    宁浅语的动作让男人的身子一僵,却没有制止她。他真的搞不懂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放过她。若是换了另外一个人,早就被他给处理掉了。

    更何况在这之前,这个女人还是从外面跟着他进的会所,于情于理,他都应该杀了她。

    而她还欲图看他的伤口,他竟然没有考虑过这个女人是怀着什么目的来接近他,便任由她靠近。

    一条长约二十厘米的伤口暴露了出来,血在不停地往外涌,宁浅语的双眼一凝,然后迅速地打开医药箱取出消毒水,清洗他的伤口。

    “你怎么受伤的?”宁浅语随口问。

    男人没有回答,宁浅语说道:“有玻璃渣,是被玻璃误伤的吧,怎么那么不小心?伤口这么宽,去医院比较保险。”

    宁浅语迅速地把伤口清洗好后,她才取出针线出来。

    “因为没有麻药,可能会痛。”

    男人看一眼宁浅语认真的侧脸,抿着冷冽的嘴角没说话。

    宁浅语捏着针,很熟练地刺进男人的皮肉里,男人的肌肉反射性地颤抖了一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一共缝了二十针,从头到尾男人连哼都没哼一声,额头上早已经布满了汗水。

    宁浅语把线头打了个结,然后用剪刀把线头间断,然后取出纱布来,把缝好的伤口包扎上。

    把医药箱收拾好,宁浅语才站起身来,“我只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你最好明天一早就去医院。”

    男人没回话,锐利的眼神朝宁浅语看过去,似乎想要看透她。

    宁浅语对男人不回话并不觉得奇怪,她把沙发上的包包提起来道:“很晚了,我该回去休息了。”

    见到男人没有阻止,宁浅语朝着他欠了欠身子,便打开房门离开了。

    在宁浅语离开后不久,一个黑衣光头从窗外跳进来。恭敬地站在男人的面前,“古少,需要属下去解决她吗?”

    古斯黑眸阴鸷,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若虎豹般,带着戾气和掠夺,“能住这一层的人是一般的人吗?”

    听到古斯的话,黑衣光头人一怔,古少是什么意思?担心刚才那个女人背景太深厚?

    那不该啊!古少在华夏什么时候有过忌惮?莫说只是一个来帝品会所的客人,就算是帝品会所的幕后老板见着古少,那也得乖乖地听命啊。

    当然他不敢反驳古少的话,只是恭敬地道:“古少,属下去接二小姐过来给你看看伤口。”

    “不用。”古斯想也没想便拒绝了。

    “古少,伤口这么深,属下还是去接二小姐过来吧。”说着黑衣光头就往外走,却被古斯给喝住了,“我说不用了。”

    他的语气不容反抗,阴鸷的双眼凌厉骇人。

    “是。”黑衣光头瞬间吓得不敢乱动。

    良久后,古斯才站起身来道:“去通知龙华,我要让青龙帮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掌控着整个b市黑道的青龙帮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能说出这句话的人,是由多么大的气魄啊。而古斯说得是如此的随意,随意得像说今晚吃什么菜一样的简单。

    “是。”黑衣光头人迅速地从房间里离开。

    古斯低头朝着宁浅语所包扎的伤口看一眼,那嗜血、冰冷的嘴角往上弯了弯。^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