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76章只有你能轻易让我欲火焚身

    慕圣辰知道宁浅语是误会了他和苏怜梦,也清楚没那么容易安抚。

    具体的真相他不能说出来,只能在心里咒骂苏怜梦那个女人。

    “你看到我和她怎么了?”

    “我看到你和她差点就……”宁浅语说着生气地要推开慕圣辰。

    慕圣辰紧紧地把宁浅语给禁锢在怀里,“傻瓜,没见到人家全果着,对我也没吸引力啊。”

    “哼!”宁浅语能相信慕圣辰的话才奇怪呢,如果不是她出声,他们都到床上去了。

    “真的,不信的话,你可以问苏怜梦。”慕圣辰的嘴角勾着一丝诡异的笑。

    宁浅语偏头朝着慕圣辰看一眼,半信半疑。

    她深爱这个男人,她可以试着相信他的解释。

    999号房间门口,叶昔正守在那里,见到宁浅语过来,他立即唤了一声,“少夫人。”

    宁浅语强颜欢笑道:“叶助理,我有话跟苏小姐说。”

    叶昔点头,把房门打开。

    苏怜梦已经穿戴整齐地坐在房间里,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趾高气昂,只有颓废和失落。

    见到宁浅语进来,苏怜梦先是一惊,后激动地问,“宁浅语,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苏小姐。”

    “宁浅语,你别以为你能看到我苏怜梦的笑话。他慕圣辰是一个不能人道的废物,我苏怜梦也看不上。”

    不能人道的废物?宁浅语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苏怜梦。

    “宁浅语,之前我羡慕你,所以要把慕圣辰抢回来,却没想到他是废物,竟然对我的撩拨没有任何反应,宁浅语,真同情你的遭遇。”苏怜梦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宁浅语。

    宁浅语站起身来,在苏怜梦得意的眼神中走出房间。

    对苏怜梦的撩拨没有任何反应?那床上夜夜对她索取的男人是谁?

    宁浅语想起慕圣辰的话,‘没见到人家全果着对我也没什么吸引力啊’

    他没有骗她,他说的都是真的,宁浅语的眼底续满泪水。

    慕圣辰正在外面等着她,“问完了?”

    “嗯。”宁浅语含着泪扑进慕圣辰的怀里,慕圣辰轻轻搂住她,唇心底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过关!

    苏怜梦弄出来的这个要命的麻烦!

    还好有个底牌给挽救了!

    “回去么?”宁浅语的声音闷闷地从慕圣辰的胸口传出。

    慕圣辰的嘴角勾着宠溺的笑,怜惜地亲了亲宁浅语的发顶,“今晚不回去了。”

    “为什么?”宁浅语抬起头询问的眼神看向慕圣辰。

    慕圣辰但笑不语,直接把宁浅语给带到了明君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

    “很累,今晚住这里。”慕圣辰移到床头靠着。

    宁浅语打量一眼豪华的总统套房,眼神落在斜靠在床头的慕圣辰的身上,“苏怜梦说,你那个……”宁浅语吞着口水,不知道怎么把问题说出口。

    慕圣辰低笑着朝她招了招手,“过来,我告诉你。”

    “哦。”宁浅语虽然带着疑惑,却依旧乖乖地走了过去。

    慕圣辰轻轻附在宁浅语的耳边暧昧地道:“放心,那是对别人,而你很轻易就能让我欲火焚身。”

    听到慕圣辰的话,宁浅语的耳根子如火一般的烧。

    “帮我脱衣服好不好?”慕圣辰的语气是那样的轻柔,让宁浅语舍不得拒绝。

    她芊芊十指解开他的衬衫的扣子,然后是皮带,接下来便是裤子……

    轻轻拉下拉链,她佯装镇定地褪下他质料高级的西装裤,视线冷不防对上那紧绷的部位。

    两朵红晕浮上宁浅语的俏脸。

    “看到了吗?它只要你。”靠坐在床头的慕圣辰笑得很邪气。

    宁浅语忍不住伸手碰了一下,耳边立即传来男人带着压抑的呻吟声,而被宁浅语碰到的那处迅速地发生变化。

    宁浅语吓得立即把手给缩回去,却被慕圣辰给抓住了。

    “浅语……”那带着魔力的声音唤着宁浅语,后者在慕圣辰布满**的眼神下,伸出小手抚弄上去。

    “嗯……”他舒服得轻哼。

    听到慕圣辰的轻哼声,宁浅语的脸上也开始慢慢染上激情。

    一直到慕圣辰再也忍不住,抱起宁浅语柔弱无骨的娇躯,开始翻云覆雨起来。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帘细细碎碎地洒进来。

    慕圣辰睁开眼睛,冷清的,深邃如湖水般的眼,深不见底,全然没有刚醒过来的惺忪和惶然。

    当看到怀里睡得正香的宁浅语,慕圣辰好看的唇角微微往上扬起。

    突然床边衣服里的手机响起,慕圣辰生怕惊扰熟睡的宁浅语,他迅速地把手机从衣服里取出来。

    “有什么事?”

    “嗯!”慕圣辰说了两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慕圣辰的眼神朝着怀里熟睡的宁浅语看一眼,然后轻手轻脚地把她放在床上,才起身穿衣服。

    “辰少,苏怜梦招了。”叶昔面无表情地禀报。

    “是谁?”坐在落地窗前的慕圣辰的眼底闪动着冷光。

    “是慕副总。据苏怜梦说,她意外看到了苏博豪留在保险箱里的东西,才知道的。”

    他没有估计错,苏博豪果然是一只老狐狸,留下了他与慕副总之间的证据。慕圣辰嘴角勾起一丝冷酷的笑,“你知道怎么做了?”

    “知道。”叶昔点头。

    如果这点小事都需要教,那么叶昔也就真的没有资格跟在慕圣辰的身边了。

    “那苏怜梦怎么办?”

    怪不得叶昔特意问苏怜梦的处理,之前他还能揣测到辰少看在往日的情份上,会给苏怜梦留条活路,而现在苏怜梦自己作死,把少夫人给牵扯进来,他便不知道辰少到底准备怎么处理苏怜梦了。

    “把她扔远点,我不想看到她再出现在我面前。”哼,竟然还敢给浅语打电话,造成他们之间的误会,不可原谅。

    “是。”果然如此!

    沉默几秒,慕圣辰突然问,“对了,叶昔,你之前说她受何人的指示来的?”

    叶昔迟疑地回答,“是二少。”

    慕锦博?慕圣辰的眼底释放出一道冷冽的光,慕锦博他还真的不作会死啊。

    “现在的媒体很喜欢八卦,你送点过去。”

    “是。”可怜的慕二少,又得被八卦缠身得没空作乱了。叶昔对他抱以同情。

    叶昔瞄一眼慕圣辰,现在辰少的心情应该不错了吧?

    “辰少,那个……”

    “叶昔,你今天话太多。”慕圣辰不耐烦地瞪一眼叶昔。

    后者缩了缩脖子道:“慕氏那边已经请了假,只是慕总裁希望你上午去他那里一趟。”

    听到叶昔的话,慕圣辰的身子一僵,然后不耐烦地朝叶昔挥了挥手。

    叶昔识趣地闭上嘴巴,退出了套房。^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