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68章开房间,想歪了。

    一直在暗暗注意着慕圣辰和宁浅语的慕正昇眉心微微皱了皱,但很快又舒展开来,不知道到底是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慕正昇接到一个电话。

    “喂,我是慕正昇,哦,关于那份资料……请稍等一会。”慕正昇说着迅速地起身,然后从包厢里走了出去。

    慕圣辰抬起头朝着他的背影看一眼,嘴角勾出一丝冷意。

    没多久,慕正昇便返了回来,他冲着包厢里的人交代道:“我那边还有事,便先走了。”然后又朝着慕圣辰道:“圣辰,这里交给你了。”

    “好。”慕圣辰冷淡地点了点头。

    慕正昇拍了拍慕圣辰的肩膀,才满意地离开。

    慕正昇走后,慕圣辰招来叶昔,不知道小声地附在叶昔的耳边吩咐着,叶昔点头迅速地离开。

    “我们走吧。”慕圣辰示意宁浅语推他,末了冲着大家道:“你们随意,想走就走,想留就留,单已经买了。”

    众人笑着点头,摆出一副‘我们懂的’的暧昧表情。

    开玩笑,大少不陪媳妇,难道来陪他们这些大老爷们?

    在慕圣辰的指引下,宁浅语推着他来到了叶昔为他们在御品香楼上订下的客房。

    慕圣辰一进房间就朝着宁浅语道:“去洗洗。”

    “洗洗?现在?”原来他开房是要那个?宁浅语的脸瞬间红了,“辰,那个我们等回去,晚上……好不好?”

    “嗯?”当发觉宁浅语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慕圣辰挑了挑眉,操控着轮椅靠近宁浅语,后者后退几步,正好抵在墙上。

    “辰!”宁浅语的脑袋一片空白,连带着说话也支支吾吾,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慕圣辰的粗糙的手心抚上宁浅语的腰,缓缓地问,“可是,等不及晚上了,怎么办?”

    “我还要去……研究院上课了。”宁浅语的声音在颤抖。

    “所以,我们可以尽快啊。”慕圣辰唇角上扬,溢满了戏谑的味道,手心却在宁浅语的腰上不安分的游离着。

    “那个……”慕圣辰的手每过之处,便燃起一簇火焰,宁浅语的呼吸都困难起来了。

    “浅语,叶昔已经去给你买衣服了,等你洗澡后,便可以换了。”慕圣辰的眉梢轻轻地挑起,声音里带着揶揄。

    “啊!你不是,不是要那个?”宁浅语惊地问。

    “是啊,难道你以为是什么?”慕圣辰的俊脸逼近宁浅语问。

    “没什么。”宁浅语红着脸一把推开慕圣辰,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逃进了浴室。

    身后传来慕圣辰低沉的笑声,“浅语,要不我们还是按照你的想法来?”

    听到慕圣辰揶揄的话,宁浅语差点没想找个地洞给把自己埋了。

    慕圣辰让她洗澡换掉弄脏的洋装,而她竟然以为他是要跟她那个……

    啊啊啊,宁浅语啊,你整天都在想什么?

    当宁浅语洗澡穿着浴袍出来的时候,慕圣辰正坐在落地窗前看电脑,在床上有一套白色的裙装,还有配套的鞋子和大衣。

    宁浅语原本以为慕圣辰只是让叶昔随便去买套衣服,没想到从里到外,全部都买了,他的细心,他的呵护,把宁浅语的心里给涨得满满的。

    “怎么了?”发觉到宁浅语半天没动,慕圣辰操控着轮椅过来。

    “没怎么。”宁浅语抬起右手,回身朝着慕圣辰笑了笑,笑得眼角都沁出了点点的泪花。

    “又不是小孩子,说哭就哭。”慕圣辰伸手把宁浅语给扯到怀里。

    “哪有哭?”宁浅语不高兴地回答。

    “是,没哭,我看错了。”慕圣辰嘴角带着宠溺的笑。

    宁浅语抬眸朝慕圣辰看过去,然后缓缓地把红唇印在他的嘴角,“谢谢。”

    “就这样谢谢可不够哦。”慕圣辰反客为主,加深这个吻。

    虽然吻得难舍难分,但最终慕圣辰顾忌着宁浅语需要去研究院上课,而放过了她。

    从御品香出来后,慕圣辰把宁浅语送到了研究院的大门口。

    方子荐刚准备进研究院,突然看到路边停着一辆眼熟的奥迪,他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

    然后就看到宁浅语打开后车门走了下来,却又被一只大手给拉住,不得不趴在车窗上听车里的人说话。

    声音很小,听得并不是很清楚,但依稀地传过来‘司机’、‘回去’等词语。串联起来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但是亲昵、暧昧的态度却是十分的明显。

    “嗯,再见。”宁浅语乖巧地朝着里面说完这句话才后退几步,而车窗关上的同时奥迪车扬长而去。

    宁浅语目送慕圣辰的车离开后一回头,便看到了站在路边的方子荐,她微微一怔,然后便准备绕过方子荐进研究院。

    却没想刚走几步,方子荐的声音就传来过来,“听说宁同学病了?”

    他的语气阴阳怪气,眼神里带着嘲讽。

    宁浅语朝着他淡淡的看一眼,在她的眼里方子荐充其量不过是个同学而已,他的态度她根本不想理会,也根本不想解释。

    宁浅语的淡漠,在方子荐的眼里就是默认。

    方子荐满心的愤怒,这个女人就这么不知道好歹?她就那么爱钱。

    “竟然这么不知道廉耻。”

    宁浅语捏了捏手上的包包,看着方子荐,一顿一句地道:“方同学,这是我的私事,跟你没关系。”

    听到宁浅语的话方子荐的肺都气炸了,他恶狠狠地道:“当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说完这句话,方子荐便迅速地跑进了研究院。

    宁浅语摸了摸鼻尖,提着包包不急不缓地往里面走。

    刚踏进教室,宁浅语就注意到方子荐并没有坐在她同桌的位置上,而是在最前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见到宁浅语进来,教室里的其他同学先是朝着前面的方子荐看一眼,又朝着宁浅语看一眼,不知道他们这是闹哪一出。

    宁浅语若无其事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从包包里把书和笔记本取了出来。

    宁浅语刚坐下不久,她旁边的位置就走过来了个可爱的小姑娘。“你好,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

    宁浅语抬起头朝她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小姑娘高兴地坐在宁浅语旁边的位置上,“太好了!你好,我叫魏浔染。”

    “你好,我叫宁浅语。”

    “我可以叫你浅语吗?”魏浔染可爱的脸上带着笑。

    “可以。”宁浅语有点被魏浔染的自然熟吓到,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魏浔染坐在宁浅语叽叽喳喳的虚心求教,宁浅语一一回答着她的问题。

    最后魏浔染问道:“浅语,你跟方学长在吵架吗?”

    说到‘方学长’三个字的时候魏浔染的眼里闪动着一道光。

    “没有。”宁浅语语气很淡。

    “那……”魏浔染的话还没说完,宁浅语突然站起身来道:“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

    不等魏浔染回话,宁浅语就急急忙忙离开了教室。

    她刚从研究院出来,立即就被人给挡住了道路。^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