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65章萌萌哒慕大少升职

    慕氏集团,高级会议室。

    因为今日这会议特殊,所以慕氏的高层全部都到齐了。

    慕圣辰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上,似乎当自己根本就不存在一样。只不过他下巴处块卡通的ok绷,是那么的扎眼,他想藏那也藏不住。

    所有人的视线都会在他的下巴处停顿一下,冷峻的脸多了这么一块可爱的ok绷,看起来那么的不搭,却有别样的和谐。

    最前面的慕正弘的眼神朝着慕圣辰扫一眼,缓缓地站了起来,“今天让大家过来,是想跟大家说一件事,因为某种原因慕锦博暂停职务,总经理的位置暂时由慕圣辰代替。”

    慕正弘说完,眯起眼睛扫视着其他的人。

    蓊碧莎和对面的慕正昇对视一眼,也没多大的反应。

    而慕圣辰目光涣散,神情慵懒,似乎根本就没有在听。

    其他人的脸上带着诧异,开始小声地交头接耳起来。

    “你们有意见?”慕正弘冰冷的声音响起,会议室内立即安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谁敢开口?

    慕正弘似乎很满意这种情况,“那么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散会!”

    说完慕正弘便离开了会议室,其他的人齐齐起身跟慕圣辰道恭喜。

    “恭喜大少荣升。”

    “谢谢。”慕圣辰脸色淡然,看不出悲喜。

    大家说了一些客套话,才纷纷从会议室离开。

    蓊碧莎走到慕圣辰面前,关心地问,“圣辰,脸上怎么了?”

    “小伤。”慕圣辰用食指摸了摸下巴的ok绷,淡淡地道:“不小心划了一下。”

    “怎么这么不小心?”蓊碧莎把她贴心后母形象扮演得很好。

    “没事,锦博找到了吗?”慕圣辰优雅地抿了抿唇瓣问。

    “还没有,那小子不听话,让你爸爸都发火了。”蓊碧莎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蓊姨多劝劝。”慕圣辰的语气不咸不淡。

    慕正昇边收拾文件边道:“圣辰啊,等会我让人把锦博的工作给你交接一下。”

    “谢谢二叔。”慕圣辰点了点头,然后朝叶昔招了招手,后者立即推着他离开。

    在慕圣辰离开后,蓊碧莎的脸色立即转为了狰狞,“顶替了锦博的位置,他有什么好得意的?”

    “这里是公司,你别闹。”慕正昇小声地提醒着蓊碧莎。

    “我已经够忍,够给他慕正弘面子了。”

    “锦博已经找到了。”

    “真的?”蓊碧莎的脸色立即亮了起来。

    “嗯,我已经让人把他送回公寓了。”

    “他怎么样?我去把带他回寒园。”说着蓊碧莎就往外走,却被慕正昇给叫住了。

    “在酒吧大醉了两天了,还没醒……”慕正昇的话还没说完,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两个人同时禁声,然后对视一眼。

    “进来。”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秘书走进来,“蓊经理,总裁找您。”

    “哦。”蓊碧莎点头正准备跟秘书离开,却被慕正昇给叫住了。

    “蓊经理,别忘了把这份文件带给总裁。”把文件递给蓊碧莎的同时慕正昇朝着她使了个眼色。

    蓊碧莎点了点头,把文件接了过去,然后才跟着秘书离开。

    慕圣辰回办公室没多久,慕锦博的助理便过来跟他做工作交接,“大少,这是二少手上未完成的工作,还有这些是二少手上工作的资料,这些是新呈上来的,这些……”

    慕圣辰半眯着眼睛,似乎根本就没在听,良久后他才睁开眼睛,“叶昔,你等会去公寓接她出来吃饭。”

    “是。”叶昔半响才反应过来这个‘她’是谁。

    被打断话的慕锦博的助理一时间傻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叶昔朝他看一眼淡淡地道:“都放着吧。”

    助理似乎很不满叶昔的态度,想跟叶昔理论,在注意到坐在那里的慕圣辰后,他最终把话给吞了回去,指挥人把东西东西放下,就走了。

    在他走后,叶昔立即道:“辰少,他就是二少的助理夏至,是慕正昇特意为二少培养出来的。”

    慕圣辰的眼底波澜不惊,“也不过如此。”

    “嗯,属下去找人来整理这些文件。”

    慕圣辰没回话,只是挥了挥手。

    莫言教授的讲座很精彩,宁浅语却坐如针毡。

    原因很简单,莫言教授讲座名额多精贵,各大医院可是挣破了脑壳才弄到几个名额。而宁浅语这个莫名其妙的人就这么占了一个,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宁浅语的身上,猜测着宁浅语是哪家医院的医生。

    特别是宁浅语之前工作的市脑瘤医院的那几个同事的眼神让宁浅语感觉犹如针芒。

    就在宁浅语坐立难安的时候,莫言的声音传过来,“宁同学,上来帮我做一下解说。”

    宁浅语抬起头,就看到莫言在讲台上朝她招手。

    她微微迟疑了一下,放下手上的包包走了上去。

    然后在莫言鼓励的眼神下,宁浅语开始帮莫言做解说,解说很精彩,让所有人都侧目。

    最终在大家的掌声中,宁浅语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莫言的讲座继续进行,宁浅语也一扫之前的不安,认真地听课、做笔记。

    宁浅语刚提着包包站起来,市脑瘤医院的同事便朝她走过来。

    “宁医生好久不见!”

    “彭主任应该清楚,我已经被吊销了医生执照,不是医生了。”宁浅语欠了欠身子。

    “宁医生,呃……浅语,我们知道那次医疗事故不是你的责任,但是医院这是决定,我们……”彭主任的脸色带着歉意。

    “彭主任,我没有怪你们的意思,那件事已经成为过去了。”宁浅语的语气有些疏远。

    “浅语,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彭主任欲言又止地问。

    宁浅语惊讶地朝着他看过去,得罪人?她摇了摇头,她一个医生,兢兢业业,她真的不知道她能得罪谁。

    “彭主任,谢谢你的关心。”宁浅语说完转身离开了。

    刚从门口走出去,就看到莫言站在那里,似乎在等着她,宁浅语微微一怔。

    “宁同学跟市脑瘤医院的医生很熟?”莫言的声音很平静,似乎只是普通的询问。

    “有见过几次。”宁浅语回答得很敷衍。

    “哦?走吧,一起吃午餐,别拒绝我,我可是刚拒绝三医院的领导请吃饭的。”莫言开玩笑地道。

    宁浅语弯了弯嘴角,“莫言教授怎么拒绝领导的请客呢?本来我还打算沾沾莫言教授的光,去吃顿大餐的。”

    “可惜已经没机会了。”莫言一脸的惋惜。

    宁浅语忍不住笑了出来,“莫言教授,我请你吃饭吧。”

    “那可得让宁同学好好破费破费。”

    “好,您随意点。”^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