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62章宁浅语发高烧

    杜中渝看一眼宁浅语,在心里叹口气,缓缓地道出当年的往事。

    “二十三年前,我和你母亲是大学同学,我们很相爱,我们有山盟海誓,我们有至死不渝,我们认定是彼此的一辈子。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义父,却让义父为难了,因为义父想让我跟义妹结婚,然后继承他的家业。我拒绝了义父,并离开义父家和你母亲住在了一起。”

    “后来义父得了重病,他派人来找我回去。顾念着义父的养育和教导之恩,我回去照顾他。最终他老人家没能战胜病魔,临终前他把义妹托付给了我。在我忙着办理义父丧事期间,义妹找上你母亲,说我已经答应义父和她结婚,你母亲便离开京都。我一直在找她,找了她二十三年都没有半点音讯。一直到她来市三医院做手术,我收到她的消息,便找了过来。”

    杜中渝的眼神落在宁浅语的身上,带着一丝期待,“虽然淑君不承认,但我很肯定你是我的女儿,浅语,你……”

    杜中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宁浅语给打断了,“杜先生,你和我母亲之间的事我不清楚,也不想清楚。”说完宁浅语朝着杜中渝欠了欠身子,转身就要离开。杜中渝从背后叫住她,“浅语,你和慕圣辰之间的事,我都知道。”

    “你知道什么?”宁浅语惊地回身看向杜中渝。

    “关于你和慕锦博,关于你和慕圣辰之间的协议结婚……”杜中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宁浅语给打断了,“不好意思杜先生,我想你搞错了,这是我的私事,跟你没有半点的关系。”

    杜中渝激动地道:“浅语,你完全不用管与慕圣辰之间的协议,我可以给你解决好。”

    宁浅语立即厉声道:“我跟他之间的协议不用你管,你没听到吗?杜先生,请你认清楚一件事,我们家的事,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杜中渝蠕了蠕嘴道:“如果你妈知道的话。”

    “我妈不会知道,杜先生,我不管你和我妈之间到底是如何,我和慕圣辰之间的事,你别管,也最好别告诉我妈。”说完这句话,宁浅语疲惫地站了起来往病房走去。

    “浅语,你……”杜中渝抬起右手,想叫住宁浅语。看着宁浅语倔强的背影,最终他的手放了下去。

    一路从医院回来,宁浅语就有些魂不守舍。

    杜中渝的话一直回荡在她的脑海中。

    她和慕圣辰之间只是一个协议结婚,他们之间到底算什么?

    她很确定她爱他,那他呢?

    正好在大门口撞到要出门的慕圣辰,宁浅语有些失神地看着他。

    慕圣辰敏锐地感觉宁浅语有些不对劲,只是慕正弘正等着他去开会,他也没多想,跟宁浅语交代一声,便急匆匆地跟着叶昔离开了公寓。

    宁浅语靠在沙发上,她想等慕圣辰回来,她想问慕圣辰,他到底把她给当成什么。

    她从下午一直等,等到晚上,从晚上继续等,一直在沙发上等得睡着了,也没见到慕圣辰回来。

    慕圣辰和叶昔一进门,就发现公寓里一片漆黑。

    “怎么停电了?我去看看。”叶昔嘀咕着,去寻找停电的原因。

    慕圣辰操控着轮椅进入客厅,在手机的灯光下,他发现了躺在沙发上的宁浅语。

    “浅语?”慕圣辰唤了一声,宁浅语却没有回应。

    慕圣辰疑惑地靠近宁浅语,发现她的脸颊有些不自然的红。慕圣辰莫名心慌,赶紧把手背搭上她的额头,发现宁浅语的额头烫得吓人。

    “怎么发烧了?”

    这个时候把电路弄好的叶昔满头大汗地走进来,“辰少,电路已经恢复。”

    慕圣辰边把宁浅语从沙发上扶起来边吩咐叶昔,“叶昔,浅语发烧了,你去药店买点退烧药。”

    “辰少,还是属下送少夫人去房间吧。”叶昔有些欲言又止地道。

    “不用。”慕圣辰朝着叶昔瞪一眼,然后费力地把宁浅语给抱起来。

    叶昔摸着鼻子推着慕圣辰进入房间后,便急匆匆地去买药去了。

    慕圣辰趁着叶昔去买药的时候,从浴室端出来一盆水,拧着毛巾给宁浅语降温。

    没过多久,叶昔买来了退烧药,慕圣辰喂宁浅语吃药后,叶昔也离开了公寓。

    也许是因为不舒服的原因,宁浅语精致的小脸皱在一起,睡得很不安稳,还不停地呓语。

    慕圣辰小心地上床抱着宁浅语,安抚着她。

    宁浅语这次发烧昏睡了两天三夜,一直到第三天早上才转醒,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慕圣辰双烟不满血丝地守在她的身边。

    “浅语,还好吗?”

    宁浅语眨眨眼,“我,我怎么了?”

    “你都发烧昏睡三天了,咳咳……”慕圣辰轻咳几声,抬起手撩开宁浅语额头上头发。

    “发烧?”宁浅语有些迷茫,她记得她是在沙发上等慕圣辰回来,怎么会发烧?

    “嗯,有没有饿?我让叶昔热点粥。”慕圣辰语气轻柔地问。

    “不用,我就口渴,喝点水就行。”宁浅语说着就要起身,却被慕圣辰给按住了。

    “你刚退烧,别乱动。”说着从桌子上给宁浅语端来水杯。

    宁浅语刚喝下水后,外面就传来叶昔的声音,“辰少,公司那边……”然后就看到叶昔急匆匆地从外面走进来,当注意到醒过来的宁浅语的时候,叶昔微微有些诧异,“咦,少夫人醒来了?”

    “叶助理也在呢?”宁浅语跟叶昔打招呼。

    叶昔忙解释道:“因为守着您,辰少也跟着病倒了,所以我……”

    叶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慕圣辰的声音给打断了。

    “叶昔,你不是说还赶着回去有事?还不快滚?”慕圣辰一记刀眼飞过去。

    “辰少,属下有重要的事找您。”叶昔委屈地闭上嘴巴。

    心里排腹,您就骄傲吧!都守着少夫人病倒了,还不许提。

    “嗯。”慕圣辰淡淡地回应一声,却没打算动的意思。

    “那个辰少,属下去外面等您。”叶昔摸了摸鼻子,以最快地速度从房间里退了出去。^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