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61章浴室涟漪

    宁浅语站在柜子前红着脸,磨磨蹭蹭了好久,才道:“可不可以不换?”

    “不可以。”然后朝着宁浅语神秘一笑,“穿红色袋子里的那个。”

    “红色袋子?”宁浅语一点莫名其妙,朝着柜子里一看,果然有个红色的袋子,她注意着好像是慕圣辰趁着她去试衣间的时候,买的什么东西。

    她好奇地打开袋子一看,俏脸立即涨得通红。

    “你怎么买下了?”

    “换上。”慕圣辰的目光有些慵懒。

    “不行。”宁浅语想都没想就拒绝。

    “你已经承诺过我了的。”慕圣辰的脸上带着狡猾的笑。

    “我……”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这个?宁浅语简直想找个地洞,把自己给埋进去。

    她上当了,上了这个男人的当。

    最终在慕圣辰期待的眼神下,宁浅语磨磨蹭蹭地进了浴室。

    慕圣辰的脸上带着笑,在确定浴室里的水声停止后,便操控着轮椅往浴室而去。

    浴室门突然被打开,宁浅语吓了一大跳。

    “啊!”

    “是我。”男人透过氤氲的水雾可以看到宁浅语那包裹在透明内衣下完美的娇躯,他忘了呼吸。

    原本还算宽敞的浴室中,由于慕圣辰操控着轮椅进来,瞬间显得拥挤了不少。

    慕圣辰那炙热的眼神,让宁浅语有些不自在。

    “你要洗澡吗?我,我马上就出去。”

    慕圣辰伸手一把拦住她的腰,他故意进来的,怎么能让宁浅语给跑掉。

    “难得的机会,不如一起洗吧。”

    什么?宁浅语差点脚软,她想挣脱慕圣辰的手,“你……别闹了!我已经洗过了。”

    慕圣辰双臂一张,迅速地将她抱紧怀里,脸上的笑充满诡异,“可是,我想让你帮我洗。”

    “呃?”宁浅语没想到慕圣辰会这么说,她抬起头朝着他看过去。

    瞬间,一股电流串进宁浅语的胸口,她愣愣地望着他,那对性感的眸子里带着特别的情愫,令她的心脏几乎骤停。

    气氛在来两个人四目相视中改变,慕圣辰无法移开视线,伸手抚摸上她的脸颊,爱抚那柔软的肌肤,他压低嗓音唤着她的名字:“浅语……”

    宁浅语气息紊乱,心跳加速,“我给你放水。”她颤抖着声音,转开眼睛。

    “不用放水。”慕圣辰直接打开淋浴的开关,哗啦的温水从他们的头顶上冲下来。

    “呼……我衣服全部湿了。”宁浅语把头埋在慕圣辰的胸前,手轻轻地垂在他的肩头上。

    慕圣辰的视线落在宁浅语的身上,水已经沾湿了宁浅语身上的薄丝内衣,原本就透明的内衣,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迷人的身材清楚呈现,慕圣辰的**之火瞬间点燃,迫不及待地朝着宁浅语的唇吻了过去。

    神经全绷在一块,宁浅语明显地感觉到慕圣辰掠夺,他完全失控了。

    他疯狂地亲吻她,不断吸吮、啃咬……滚烫之舌强占她的一切。

    水势依旧冲刷着两个人,宁浅语在他一次又一次的挑逗里,逐渐失去思考能力。他的狂、他的野……令她无法抗拒,她双腿环着他的腰,双手抱住他的脖子,主动回应他,彼此的**越烧越裂。

    他粗鲁地撕开她身上的薄丝内衣,舌尖膜拜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进入她身体的最深处。

    “啊!不要……”宁浅语全身发出强大的颤栗,原本环住他腰上的腿差点滑落,却被慕圣的有力的手给扣住。

    “就不要?那可不行……”慕圣辰喘息着,加快着速度。

    “够了,辰啊……”宁浅语一遍一遍地呼唤着慕圣辰的名字,似乎是哀求,又似乎是求饶。

    配合着他摆动着腰,慕圣辰猛烈地抽送着,给宁浅语更大的刺激和快感。

    无数的穿刺将宁浅语的理智逼到九霄云外,真真的快感如暴雨似的袭击着他们。

    两个人的思绪虽乱,但结合的瞬间仍旧了解除对方真正渴求的东西。

    慕圣辰的呼吸紊乱,他的心脏狂跳,他无法克制自己的激动,每次进入都包藏着内心深处的爱意。

    他迷恋着她的一切,她的笑脸、她的脾气,她的身体、她的心。

    宁浅语提着保温盒刚走到母亲的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对话。

    “淑君,你不要隐瞒我了,浅语她是我的女儿是不是?”杜中渝的语气中带着肯定。

    宁淑君先是一怔,然后慌张地否认,“杜中渝,你瞎说什么?浅语不是你的女儿,我们母女俩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把宁淑君的慌张收进眼底,杜中渝的眼底闪过一道精光,然后低声道:“是是是,她不是我女儿,跟我没半毛钱关系,你别激动。我这次给你带来了你最喜欢喝的雪鱼汤。”

    “带着你的东西滚。”宁淑君毫不客气地回答。

    杜中渝好声好气地道:“淑君,你别生气,都是我的错。”

    “哼。”宁淑君冷哼一声,没回应杜中渝。

    看着耍小孩子脾气的宁淑君,杜中渝微微一笑,把汤从保温盒里倒出来,然后送到宁淑君的床边。

    “我亲手熬的,趁热喝。”

    宁淑君微微一怔,最终接了过去。

    宁淑君喝完汤后,立即给杜中渝下逐客令,“你可以带着你的东西离开了。”

    杜中渝好笑地看一眼宁淑君,然后点头,收拾东西离开。

    打开病房门,就看到外面站着的宁浅语,杜中渝微微一怔。

    杜中渝有些紧张地问,“你听到了?”

    宁浅语没任何反应,因为她实在是太震惊了。

    从小到大,母亲从来都不谈起父亲,而在她的印象之中,她也从来没有过父亲。只知道在她很小时候被人叫野种,被人欺负,她回去问母亲,什么叫野种,母亲只哭不回答。

    那个时候她不懂母亲为什么哭,后来随着她渐渐长大才知道野种是没父亲的孩子,她才察觉到自己的家庭和别人不同,她开始学着疏远别人,性格也变得孤僻了。

    这么多年,她习惯只有母亲没有父亲,现在突然一个人出来说是她父亲,这让宁浅语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