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53章欺负了他的女人,十倍偿还

    苏怜梦被慕圣辰这么当众打脸,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站在那边的炎睿一脸地崇拜,“握草,少夫人雄起啊!”

    叶昔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惊叹道:“少夫人霸气。”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人从人群中出来,大步走到了他们面前。此人就是苏氏的总裁苏博豪。

    “怜梦,你在胡闹什么?跃光呢?”

    苏怜梦被苏博豪这么一说,委屈地撇了撇嘴,却没敢反驳。

    “各位不好意思。”苏博豪洪亮的声音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刚才小女胡闹,坏了大家的兴致,真是非常抱歉。晚宴要开始了,请大家不要客气。”在苏博豪高明的交际手段下,大家立即遗忘了刚才那段小插曲,各自散开。

    毕竟这里聚集的是商政两界的名流,大家都有素质。

    苏博豪走到慕圣辰面前抱歉地道:“圣辰啊,不好意思,这丫头就这么无法无天,请多担待啊。”

    “苏总不用在意。”慕圣辰的语气很淡。

    在苏博豪的眼里,慕圣辰不过是被逐出慕氏的废物,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慕圣辰了,他当然不会在意慕圣辰的感受。

    倒是慕圣辰怀里的宁浅语引起了他很大的兴趣,今日是他苏博豪女儿的订婚之喜欢,结果这个女人让他的女儿如此难堪,他苏博豪会这么让自己的女儿吃亏吗?

    苏博豪深深地朝着宁浅语看一眼,眼底闪过一道冷光,然后带着苏怜梦去找郭跃光去了。

    慕圣辰可没错过苏博豪看宁浅语的眼神,他的眼神里闪过一抹狠烈的暗淡。

    他的女人,谁敢欺负,定让他十倍偿还。

    周围的人都三区后,宁浅语把脸埋在了慕圣辰的胸前,不敢抬头。

    “现在害羞了?”慕圣辰的语气里带着戏谑,宁浅语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迅速地把脸给转开。

    她刚才竟然那么大胆,当众吻他,而且还给他喜欢的那个女人难堪,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呢。

    慕圣辰继续道:“不知道刚才是谁那么大声地跟人告白的?”

    “才没……没有。”宁浅语的脸红得不能再红了。

    “没有吗?证人很多的哦。”慕圣辰的眼底带着笑,语气很轻柔。

    宁浅语慌张地移开眼睛。

    这个时候叶昔和炎睿从那边走过来。

    “辰少。”炎睿热情地跟宁浅语打招呼,“少夫人好。”

    “你好。”宁浅语囧得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慕圣辰的眼神很淡,“你去忙你的吧。”这是明显的逐客令,炎睿和叶昔还能听不清楚吗?齐齐朝着宁浅语看一眼,然后快步离开。

    炎睿和叶昔离开后,宁浅语扭动着身子,想要从慕圣辰的身上起身,却无意间碰触到他身体某个敏感的部位,引来他一阵用力的抽气。

    他长臂一揽,将她想要离开的身子给牢牢地禁锢在自己的怀里。

    “别动。”他粗哑着声音低吼。

    “怎么了?”感觉到一个坚硬的东西顶着她,宁浅语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本来就已经爆红的俏脸愈加涨红了,她僵直身子不敢动,慌张地扫视着四周,生怕有人注意到他们在干坏事。

    还好那边在进行订婚仪式,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没什么人在注意他们。

    “还敢问我怎么了?”慕圣辰含住宁浅语敏感的耳垂,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后。

    宁浅语红着脸,没反驳。

    “推我去阳台。”慕圣辰朝着偏僻的阳台指了指。

    后者迅速地起身,在注意在慕圣辰薄毯下微微的隆起后,把手上地包匆匆地塞到慕圣辰的膝盖上。

    在阳台上吹了好一会的冷风,慕圣辰才勉强冷静了下来。

    注意到宁浅语被冻得有些瑟瑟发抖,慕圣辰有些懊恼地咒骂了一声,“该死!”然后迅速地脱下西装,罩在宁浅语的身上。

    “我们回去。”

    “什么?”不是婚礼还没有结束吗?

    “已经待得够久了。”慕圣辰看起来风平浪静的黑眸底,串动着浴2火。

    “我那先去洗手间一下。”宁浅语想取放在慕圣辰膝盖上的包包,又不敢乱动,眼神有些飘忽。

    慕圣辰的眼神朝着离阳台不远处的洗手间看了一眼,然后把膝盖上的包包递给她,“快点回来。”

    “知道了。”宁浅语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走向洗手间。

    宁浅语刚站起身来,刚打开洗手间的门,突然外面有声音传过来。

    “刚才大厅中,慕家大少和他媳妇真的让人感动啊。”

    “刚才他护他老婆的样子,可真帅。”

    “怎么你羡慕人家?人家可是残废,他们之间真感情还是假感情谁能知道……”突然注意到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宁浅语,那三个女人微微一怔立即闭上嘴巴。

    宁浅语淡淡一笑,然后缓缓地走到洗手台前,打开水龙头洗手后,从洗手间大门走出去。

    刚出去,里面又传来声音。

    “刚才那个女人就是慕大少的媳妇吧?”

    “那女人真的可惜,一场车祸不仅让他成为废人还不能人道……”

    听到里面的人说慕圣辰不能人道,宁浅语的脚步微微一怔,正准备返回洗手间找人理论。当她抬起头正好看正在阳台上等着他的慕圣辰。

    发丝在微风中摇曳,俊脸上带着浅笑,全身都散发着致命的性感。

    有那个男人在等她,别人的想法她干嘛在意?

    宁浅语的脸上扬起笑,迎了上去。

    “怎么这么高兴?”慕圣辰微微有些疑惑,洗手间里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她这么高兴。

    听到慕圣辰的问话,宁浅语的脸颊一红。难道她能说别人在洗手间里谈论他能不能人道?迟疑了一下,宁浅语的唇角吐出两个字,“秘密。”

    慕圣辰没想到宁浅语会这么回答,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

    站在慕圣辰深厚的叶昔和炎睿难得一次看到辰少如此表情,一时间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慕圣辰俊脸微微有些泛红,警告地眼神朝着叶昔和炎睿一扫,两人立即乖乖地闭上嘴巴。

    不过那因为强忍着笑意而微微扭曲的嘴角,却暴露了他们真实的想法。

    当晚在慕圣辰的‘特殊手段’逼供下,宁浅语还是乖乖地招供了。

    慕圣辰在听完宁浅语的话后,微微一怔,然后朝着宁浅语暧昧地道:“我能不能,你不是最清楚吗?”

    听到慕圣辰这么说,宁浅语娇嗔地看了他一眼,“讨厌,早知道就不告诉你了。”

    “哈哈……我不说,我用行动来表达。”紧接着响起撕裂的声音。

    然后就传来宁浅语的抗议,“扯坏了。”

    “换新的就好。”

    长夜漫漫,他们有很长的时间来测试慕圣辰到底能不能人道。

    对很多人来说,在苏怜梦的订婚宴上慕圣辰和宁浅语和苏怜梦之间的那一闹只是个小插曲,除了让苏氏出了点洋相外,其他的并不会有什么影响。

    却没人知道,苏氏的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临。

    慕圣辰是那么一个人,他根本不想和人计较,因为他根本就不想把人给纳入自己的世界。

    而恰恰苏怜梦招惹了宁浅语,慕圣辰现在的底线是什么?那就是宁浅语了。

    欺负了他的人,那就得让那人用十倍来偿还。苏怜梦不是很得意她的地位、她的金钱么?那么他就让她失去这一切。

    当晚,苏氏的股市便开始出现异常。

    紧接着炎睿通知苏氏,圣祥集团与苏氏的合作取消。

    这些都还不算什么,毕竟苏氏也在a市这么多年,根深蒂固,另外找合作方就行。

    却没想圣祥集团的撤离,让整个a市乃至整个华夏都没有公司敢跟苏氏合作。

    原本苏氏凭借着基业,放弃掉这个案子,虽然会损失不少前期资金,却能全身而退。

    但事情远远不是如此简单,圣祥集团那是什么企业?

    那是华夏的商业龙头老大,人家突然拒绝跟苏氏的合作,大家都能闻到点特别的气息,锦上添花的人没有,落井下石的人可不少。

    苏氏这么大的庞然大物,瞬间就崩塌了。

    可怜的苏氏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从一个一流企业变成了一个末流,那还是因为慕圣辰留着苏氏有点用处,要不然连渣都不会剩。

    而更加悲催的是,苏氏的联姻兴盛科技,在b市遭遇到的困境更恐怖。

    直接被圣祥集团狙击了。

    连挣扎都没有,就败得没有了一点痕迹。

    这一场商战,让所有人都唏嘘不已。有人猜测苏氏也是圣祥集团动的手,因为实在是太巧合了。

    因为苏氏这个死对头的削弱,慕氏可谓是春风得意。

    本来想一举吞并掉死对头,却发现幕后似乎有阻拦。慕总裁也不是傻瓜,知道是有人在暗地里保住苏氏,便并没有再强求。

    强弩之末的苏氏也蹦跶不了几下了,何必为了它而得罪一个未知的敌人?

    商场上的事宁浅语不懂,也没空懂。

    因为一大早起床的时候,宁浅语便接到莫言的电话,让她上午抽空去他那里补课。^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