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47章宁浅语主动爱爱

    宁浅语来到解剖室的时候,莫言教授正在讲课。

    听到敲门声,他转头朝着宁浅语看过来,当注意到宁浅语正是之前在院长办公室外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子,他微微一怔,反应过来后问,“你?”

    宁浅语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对不起,莫言教授,我迟到了。”

    她是他的学生?他怎么不知道?微微带了点疑惑,莫言点了点头。

    宁浅语刚走进来,方子荐就在跟她招手,“宁同学这里。”

    方子荐旁边的那个小姑娘微微皱了皱眉头,把位置让了出来。

    莫言继续讲解解剖课,不过却对宁浅语多了几分兴趣。

    女生学神经外科的很少,一是忍受不了这种枯燥,二是女孩子很少有人选择这种偏难得科目,就算有女生学,那也是选修,而宁浅语似乎是主修的神经外科。

    宁浅语的认真、她对每一个步骤的熟练让他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

    “下面请一个同学上来示范一下。”莫言突然间停下手上的动作。

    他的眼神在教室里扫一圈,最终落在宁浅语的身上,他指着宁浅语道:“就请这位同学。”

    宁浅语垂着头,盯着本子上的笔记,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莫言教授点的是她。

    旁边的方子荐推了一把宁浅语,“宁同学,莫教授让你上去做示范。”

    “啊?”宁浅语惊地抬起头来,然后指着自己,“我吗?”

    莫言脸上带着微笑,“这位同学,请你上来做下示范。”

    宁浅语迟疑了一下,才走向讲台。

    莫言站在解剖台前看着宁浅语,眼神里满是期待。

    他很确定这个学生能给他惊喜,而他也一直在期待着。

    宁浅语盯着解剖台上的手术刀,很迟疑地抬起右手,她不停地告诉自己,宁浅语你可以的,你能做到,但是那只颤抖的右手,却像是在嘲笑宁浅语的懦弱。

    宁浅语挣扎了很久,才把右手放下来,垂着头站在莫言的面前,“对不起,莫言教授,我不会解剖。”

    莫言那隐藏在金边眼镜下的眼里闪过一道疑惑的光,她明明会解剖,为什么说谎?她的手!

    莫言何其的敏锐?瞬间就找到了宁浅语的问题。“没事,你下去吧。”

    宁浅语下来后,莫言叫了另外一个同学上去做示范。

    开完会的叶昔苦着脸抱着一摞文件跨进办公室,“辰少,你都不去见见你的员工吗?”

    原本辰少跟着来公司,他还高兴得不得了,想辰少终于打算自己来接手子公司了。却没想到辰少连会议室的大门都没进,直接霸占了他的办公室。

    慕圣辰掀了掀眉头,淡淡地道:“我的?不是你的吗?”

    叶昔满头的黑线,“辰少,这个公司姓慕。”

    “副总不是姓叶吗?”慕圣辰的语气中没有半点波动。

    叶昔抽了抽脸上的肌肉,把手上的文件递过去。

    “辰少,你把这些文件签一下。”

    “该去接她了。”意思很简单,没空签文件了。

    叶昔的脸色那叫一个难看,他哀嚎了,“辰少,我去接少夫人过来,您先把这些文件给签了好不好?”

    “不好。”却不想慕圣辰直接拒绝了他。

    辰少,你要不要这么任性?不,应该说,辰少,您也成家立业了,可不可以不这么任性?

    但在慕圣辰的眼神之下,叶昔哪敢反驳?

    他这个助理,不仅要给辰少代管一个公司,还得替辰少开会,还得给辰少当司机。

    辰少只差没把公司给直接扔给他了,被老板这么信任,他真的不知道是他的好事,还是坏事。

    慕圣辰抬眸看一眼墙上的挂针,完全无视叶昔的苦脸,捻了捻肩上的灰尘,操控着轮椅就往外走,叶昔无奈地跟了上去。

    宁浅语接下来的课程都在神游,一直到方子荐的提醒,她才回过神。

    “宁同学,下课了,你还不走吗?”

    “嗯?”宁浅语点了点头,提起包包就往外走。

    方子荐紧跟着追了上去,“宁同学住哪?我送你。”

    宁浅语的脚步停了下来,方子荐朝着她露出阳光的笑。

    “不用了。”说完,宁浅语迅速地从研究院的大门走出去。

    “哎,宁同学,你……”方子荐跟着追出来,就看到一辆奥迪停在了宁浅语的旁边。

    宁浅语上了那辆奥迪,扬长而去。

    方子荐一直目送着奥迪消失,双手的拳头握得死紧死紧。

    他没想到那么纯情的宁同学,竟然也是那种被有钱人包养的女人。

    他的眼神里闪动着戾气,狠狠地把手上的书包扔在地上,踩了几脚,然后气愤地返回了研究院。

    回公寓后,慕圣辰便进了书房,宁浅语回房间换衣服,打开包包收拾的时候,正好注意到放在包包里的那份合同,她的指尖捏了捏慕老太太给她的那份合同。

    她哪舍得让那个男人痛苦?那还不如剜她心头的肉还差不多。先看看他的想法再说吧,宁浅语叹了一口气把文件给重新放回了包里,然后起身出房间。

    慕圣辰正坐在书房里查资料,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慕圣辰把头从电脑前抬起来,“进来。”

    宁浅语有些局促不安地地站在门口问,“辰,你忙吗?”

    “不。”慕圣辰把电脑关上,然后朝着宁浅语招了招手。

    后者从外面走进来,然后站在慕圣辰的办公桌前,慕圣辰神情慵懒地靠在椅子上,朝宁浅语伸出手来。

    宁浅语把右手放进慕圣辰的手心之中,任由他牵着,走近他。“辰?”

    慕圣辰的眼神一闪,似乎等待着她开口。

    宁浅语的神情微微有些拘谨,“辰,你工作累吗?”

    “不累,我又没工作,一直就叶昔帮我接些案子回来做。现在经济不景气,我都快养不起老婆了。”慕圣辰眨着眼睛,开玩笑地回答。

    “那我养你。”宁浅语走到慕圣辰的身后,轻轻地替他捏着脖子。

    “哪有男人让女人养的?”慕圣辰的眸色变得格外的暗沉,对很多人来说很多的话都是随便说说的,但他知道不包括面前的女人。她是真的不在意他残缺,不在意他是不是有钱,甚至还想着养着他。

    他嘴上说得平淡,心里的情义却炙热得发疼。

    “我不想你太辛苦。”她注意到每天叶昔都会送好多案子给慕圣辰处理。

    “有你陪着,不会辛苦。”慕圣辰抬起手握住宁浅语捏着他肩头的手,把她拉到胸前抱好,让她的头靠近胸口,低声笑了。

    这个小女人,他说什么都相信。她就从来都不翻翻他办公室里是些什么文件的吗?可真的是小迷糊啊。

    听到慕圣辰这么随意的回答,宁浅语的心揪得一阵阵地疼。原本他该在商场叱咤风云的,受尽万众瞩目的,像这么接着累人的案子,对他是多大的憋屈?

    “那……”宁浅语几乎想把慕氏集团的那个销售部经理的合约给说出来,最终她吞了下去。不能,她不能做。

    眼眶里蓄满泪水,宁浅语紧紧地抱紧面前的男人。

    很清楚宁浅语心中的挣扎,慕圣辰的心也跟着揪疼。她挣扎得越久,应该也是越在乎他吧。他如此私心地想着,虽然心疼,却强忍着不点破。

    宁浅语抬起头来,脸上带着一丝羞涩,“吻我。”

    第一次索吻,她显得有些忐忑和不安。

    慕圣辰的眼角带笑,脸上溢满了戏谑,“我可不止是吻一下,这么简单哦。”

    宁浅语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当她反应过来想要逃开的时候,慕圣辰粗糙的手心扣在了她的腰上。

    “来不及咯。”沉沉的笑声从慕圣辰的喉咙里发出来。

    然后缓缓地压下薄唇,轻轻的咬着宁浅语的嘴唇,原本只打算浅尝即可,可怀里的女人太过美味,慕圣辰哪舍得松开。

    所以就由轻吻渐渐地变成了深吻,再加上两个人高涨情绪的推波助澜,最后变成了狂吻,两舌疯狂的纠缠着。

    两个人都主动地为彼此解着衣服,不一会两个人的衣服就解开得差不多,开始赤果相对了。宁浅语也被慕圣辰给抱起来,跨坐在他的腰上,让她的两腿环在他的腰间。

    宁浅语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却遵循着慕圣辰,主动地坐上去。

    “哦……浅语。”慕圣辰舒服得叹息一声。

    宁浅语从来都知道慕圣辰掌控着她的情3欲,却从来都不知道她也能做到。

    一时间也兴奋不已,开始在慕圣痕的神上上下的摆动着腰肢,而慕圣辰的双手则放在宁浅语的臀部,推着她往前的进出。

    但宁浅语的体力毕竟有限,这一上一下、一进一出的动作很耗费体力,不一会儿就已经箱涵淋漓,累得气喘吁吁的趴在慕圣辰的胸膛。

    她以为结束了,却不想慕圣辰抱住她的身体,狂肆地主动直闯入她的幽森之处,然后猛烈的抽2送着,宁浅语的尖叫声回荡在书房之中。

    宁浅语的尖叫声像是东风一样,助长着两个人的欲2火在狂烧,而且愈烧愈猛、大。

    一直到慕圣辰把最后一股热液恣意地喷洒在宁浅语的体内后,才满足地抱着宁浅语瘫软在轮椅中,书房之中,充刺着两个人的喘气声。^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