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39章为他张开腿

    叶昔点了点头匆匆地离开了,再不走,他真的害怕会被辰少那冰冷的眼神给射成马蜂窝。

    慕圣辰这才操控着轮椅到厨房来,淡淡地问。

    “叶昔跟你说什么?”

    宁浅语没想到慕圣辰过来是跟她说这个,心里微微有些失望,却依旧是回答道:“他说明天来接我去研究院报道。”

    说到研究院,让慕圣辰想起宁浅语如果报道,会有大把的时间不在家,这让他突然有些后悔当时动员她去进修。

    宁浅语继续做饭,似乎已经把慕圣辰给忘记了。这让慕圣辰有些生气,难道说她就那么不情愿吗?早上落荒而逃也就算了,现在直接无视他。

    慕圣辰清冷的眼神中闪动着精光,如果没有踏出这一步,也许他还遵循她的意愿。既然已经踏出这一步了,那么他绑也会把她给绑在身边。

    她只能是他慕圣辰的!

    宁浅语不知道慕圣辰心里的想法,她回过神见慕圣辰还在原地,以为他是饿了,立即道:“饭可能还需要一会。”

    “嗯。”慕圣辰冷淡地应了一声,转身出了厨房。

    宁浅语收回有些失落的眼神,继续煮饭。

    和平常一样安静面对面安静地吃饭,宁浅语却感觉有点难以下咽。

    吃饭后,宁浅语准备起身收拾,却被慕圣辰叫住了。

    “我看看你的脚怎么样了?”

    “啊?”提到脚,前一晚上的激情翻涌在脑海,耳根陡地一烫,宁浅语的脸颊染得绯红,后退几步。

    “没,没事了。”

    “过来。”慕圣辰俊脸一沉,眸色暗了暗。

    “已经好了。”宁浅语说完就准备进厨房洗碗。

    “你要我这废物过去吗?”就在她端着盘子跨进厨房的时候,慕圣辰平静的声音由她的身后传来。

    宁浅语闭了闭眼,垂下双肩,以极缓慢的速度踱到他的对面坐好。

    听到他说自己是废物,她就心软了。

    望着宁浅语垂着的头颅,慕圣辰的嘴角扬起极浅的笑纹。

    倾身把宁浅语的右脚给抬起来,跷到他的大腿上,拿出特意让叶昔送过来的药膏来,把凉凉的药膏涂抹在宁浅语发青的脚背上。

    他的动作轻柔,宁浅语除除了有些酥麻外,没有半点的痛感。

    “嗯……”她轻吟了一声,小脸微红。

    温热的大掌在她的脚背上轻缓揉捏,她能感受他的小心翼翼。

    窗外风吹树梢在摇动,餐厅里溢满了温暖。

    慕圣辰抹完药膏后,宁浅语垂着脸就要把脚给收回来,“我去洗碗。”却被慕圣辰给扣住了。

    脚被慕圣辰握在大掌之中,宁浅语脸颊微微有些发烫,她抬头朝着慕圣辰询问地看过去,正好撞进慕圣辰璨若星辰的眸底。

    “昨晚不是意外。”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在慕圣辰的耳畔响起。

    然后他便放开她的脚,操控着轮椅离开了。

    轮椅摩擦的声音渐渐远去,宁浅语的脑海之中一直在回荡着慕圣辰的话,‘昨晚不是意外。’那是什么?

    宁浅语在厨房里洗碗,都一直在思考慕圣辰这句话的意思。

    下午宁浅语去医院看了母亲,从医院出来,她突然想起慕圣辰的床单弄脏了,又转去了商场。

    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慕圣辰床上那类似的床单。

    宁浅语只好去问商场的导购,“小姐,你们没有versi那个标志的床单?”

    导购打量一眼宁浅语,告诉她,“小姐,你说的是世界品牌维沙,需要去维沙专卖店才有买。”

    维沙?“哦!好的!”宁浅语从商场出来,在外面转了半天,才在维沙的专卖店找到类似的床单。

    买好床单后,她才乘公交车回去。

    进门后,她便偷偷摸摸地进了慕圣辰的房间。掀开被褥,瞧见床罩上那抹刺眼的鲜红,宁浅语的脸瞬间灼红起来。

    外面传来一声响,宁浅语慌忙将整个床罩揪起,然后从袋子里把新的床罩拿出来,还来不及换上。

    慕圣辰恰巧操控着轮椅进来,戏谑的声音从宁浅语的身后响起,“现在才打算来毁灭证据,会不会迟点?”

    刚才在书房见她鬼鬼瑟瑟地溜进房间,他还以为她是干嘛呢,原来是偷偷地换床单。

    宁浅语回身,就见到慕圣辰双手环胸坐在轮椅上,视线落在她手上的床罩上,带着点点的戏谑。

    宁浅语的脸色一窘,吞吞吐吐地道:“我换洗一下。”

    慕圣辰挑了挑眉,没说话。宁浅语转身把新床单铺上,一点点的抚平,正打算把换唇来的床单拿出去洗,突然慕圣辰从她的身后抱住了她。

    “今天就别洗了。”慕圣辰的声音似乎有蛊惑人心的魔力,宁浅语的身子一颤,手上的床单也掉在了地上。

    慕圣辰弯起嘴角,粗糙的手心抚在她的腰上,手上一用力,把宁浅语转过来,让她面对着他。慕圣辰越靠越近,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两人之间的温度似乎渐趋升高,令宁浅语涨红了脸蛋,心脏莫名狂跳不止。身子一软,倒在了床上。随之慕圣辰便从轮椅上把身子给撑起来,在宁浅语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双手就撑在了宁浅语的两边,高大的身影笼罩在她的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辰……”宁浅语迷蒙的眼睛望着上方的这个男人,缓缓地伸手环在他的脖子上。

    男人直接用吻回应她,他贪婪地吮过她檀口里每一寸芳香,刁钻地在她的唇舌间嬉戏,仿佛想将她的灵魂由这个吻中抽离。

    热流在小腹处汇集,他暗自蹙眉低3吟,大掌挪向她的背脊,然后往下滑向臀3部,把她压向自己,让她和自己贴得更近。

    “唔……”宁浅语弓起身,发出甜美的惊喘及低吟。

    男人些许粗糙的指探向女人腿间的柔软,那般迫不及待地一探私密,他的皮肤发烫,额上冒出薄汗,急躁而又不失温柔地抚上哪暖热的湿意。

    “啊!”宁浅语轻喊着,娇酮泛起绝美的粉色,反射性地夹紧双腿,阻止男人的躁进。

    低沉的笑声由他的喉咙里发出来,带着**的黑眸锁住她。

    “为我张开。”他诱哄着。

    宁浅语死命地摇头,那太羞愧了。

    “你不想要我吗?”慕圣辰欺近宁浅语的耳边小声地问。^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