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37章喝醉的宁浅语差点被吃掉

    慕圣辰望着落地窗外淅沥沥的小雨,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一直到天开始黑下去的时候,宁浅语都没有回答,慕圣辰开始有些烦躁了。

    她去做复检,就算是去她母亲那里,也不应该会这么久的。

    取出手机来,拨了个电话出去,那边传来铃声,却没有人接听,一遍又一遍,有种不安在慕圣辰的心底扩散。

    他抿紧下巴,拨了个号码出去,“叶昔,下午她去医院复检,你打电话去问问结果是什么。”

    挂断电话后,慕圣辰不安地等待着。

    没多久叶昔的电话打了过来,“辰少,宁小姐复检后就离开了。那骨科专家说,恢复状况良好,只是想拿手术刀,不可能。”

    咔擦的一声响起,慕圣辰捏在手上的笔断成了两节。

    “她还在医院吗?”

    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慕圣辰的眼睛一亮。

    “没有,连宁夫人那里也没去……”叶昔的话还没有说完,慕圣辰便啪地挂断了电话。操控着轮椅出书房,就看到一身湿哒哒的宁浅语从外面进来,脚步踉跄,很浓的酒味从她的身上传过来。

    宁浅语关上大门,脚步不稳地脱了鞋子,连拖鞋也不穿,光着脚踩在地扳上。当注意到慕圣辰,她晃着脑袋迷惘地道:“慕大少,你怎么变成两个了?不对,三个……”

    然后宁浅语痴痴地笑了,“这么多的慕大少,嗝!”

    “你喝酒了?”慕圣辰浓眉拧紧,眼神盯着宁浅语湿哒哒的一身。

    “我就尝了一下酒的味道。”宁浅语伸着手指摆动着否认,然后旋转一圈,指尖点着两张房间门,“左边我的房间,右边慕大少的。”嘀咕着,然后直接朝着右边的房间走去,一进去,她便趴在了床沿上。

    慕圣辰操控着轮椅跟着进来,就看到宁浅语乱七八糟地趴在床边。嘴里还念叨着,“我才没有醉呢……”

    “还嘴硬说没醉。”慕圣辰声音里带着宠溺。

    宁慕汐突然站起身来,就在慕圣辰以为她酒醒了的时候。

    她大声地吼道:“都说酒可以消愁,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能忘记我的愁?不能再拿手术刀了,我的梦想没有了……”

    吼完她又倒在了床沿边上。

    果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慕圣辰操控着轮椅朝着宁浅语靠近,轻声喊道:“浅语!”

    趴在床沿的宁浅语不舒服地动了动,没有回话。

    慕圣辰转身出了房间,当他返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宁浅语的睡衣。

    “浅语,换了衣服再睡好不好?”慕圣辰唤着她,语气从未有过的温柔,可惜宁浅语呼呼大睡,根本就没有看到。她嘴里嘟囔了一句,“我要睡觉……”然后把脸埋进被子里,继续跟周公喝酒去了。

    慕圣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始给宁浅语解衣服。

    从外套到衬衣,然后到内衣,一件件剥下去,宁浅语很快就不着寸缕了。

    慕圣辰幽深的眼眸望着那躺在自己床上,被自己给脱得干净,还醉得乱七八糟的女人,她不知道她的这种无意对他有多大的刺激。

    慕圣辰拿件浴巾盖在她身上后,又去浴室打来一盆水,温柔地擦干她身子每一处地方,他的眼神温柔,幽深如墨。如果她没醉,就会瞧见慕圣辰双眸中所隐藏着的**,可惜……

    擦干净后,他又温柔地给她穿上睡衣,然后小心翼翼地抱到床里边,给她盖上被子。

    而宁浅语因为第一次喝酒,酒精的后劲,沉入梦乡之中,睡得不省人事。

    慕圣辰额头上冒着汗,太阳穴抽了抽,操控着轮椅进入浴室。

    哗哗的流水声,好久之后,他才出来,然后躺到宁浅语的旁边。

    似乎是感觉到身边熟悉的温暖,宁浅语一个翻身靠在了慕圣辰的身上。

    慕圣辰轻轻地把她抱进怀里,他的眼神落在宁浅语的脸上,眼底溢满深情。

    她对他的影响力越来越深,他的情绪为她而牵动。今晚她喝醉了,他是不是可以肆无忌惮?刚压抑过**排山倒海袭来,他低头吮吻那芳唇,撬开她的贝齿,纠缠着她的丁舌,尝到她嘴里淡淡的甜味中夹杂着啤酒的苦味。

    宁浅语呻吟一声,不知不觉中配合着他,偎近他几分。

    “呼……”身体在强烈地叫嚣着要她,慕圣辰深吸一口气,把宁浅语推开几分。

    不停地劝告着自己,他不能在她喝醉的时候要她,绝对不能!

    一直到体内的火热退去后,慕圣辰才再次把她拥入怀里,他就像是潜伏在那里的一只老虎,很有耐心地等待着自己的猎物进入自己的地盘,放松警惕,然后一举把猎物变成他的所有物。

    宁浅语摸着像铅般重的头,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就是一张俊脸。

    咦,在做梦?还梦到一个超级帅哥,不对,这个帅哥怎么那么像慕大少。宁浅语眨着眼睛,终于得出来了一个结论,不是像,根本就是。

    她惊愕地爬起来,也惊醒了慕圣辰。

    “早!”慕圣辰很自然地跟她打招呼,悠闲的神情,没有任何的尴尬和不自在。

    “呃,早。”宁浅语的反应慢了半拍。

    她记得她昨天从医生那里得到不能再拿手术刀的消息后,便伤心地离开了医院,一个人在大街上乱走了半天,最后跑到一家超市买了罐啤酒,原本打算借酒消愁,结果发现越喝越难受,便招了辆计程车回来,然后她打开门。

    慕圣辰正在客厅中,他们说了会话,说的是什么?她忘记了,然后就回房间了。

    等会,她进的谁的房间?很显然她进的是慕大少的房间。

    宁浅语在心里哀嚎了。

    后面呢?后面发生了什么?宁浅语瞪着自己身上中空的睡衣,怎么想都不觉得自己还能跑回房间换睡衣,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偷偷地朝着慕圣辰瞄过去,他正在换衣服,动作干脆利落,和平时没什么不一样。

    换好衣服后,他便操控着轮椅出房间。^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