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35章老公陪着睡

    慕圣辰的眼神移动到宁浅语的碗里那剩余的几颗饺子上,把碗给移了过去。

    宁浅语看了一眼慕圣辰,垂头把碗里的饺子给扒进慕圣辰的碗里。

    慕圣辰默默吃完后,把碗给放茶几上。

    “我去洗碗。”宁浅语起身打算去洗碗,因为盘腿太久了,身子往前面一扑,眼见着她马上就要摔下沙发的时候,慕圣辰伸手一把拽住她,然后带回了怀里。

    两个人的重心不稳,倒在了沙发上,宁浅语抬起头,正好对着慕圣辰的脸。

    暧昧在两个人之间散开,两个人的唇离得越来越近。

    就在两个人的唇几乎贴在一起的时候,突然手机铃声,不适宜地响起。

    “呃,我接个电话。”宁浅语尴尬地从慕圣辰的身上爬起来。

    慕圣辰的眼神移开,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看电视,其实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他是有多么的心不在焉,眼神落在电视上,但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边接电话的宁浅语的身上。

    “妈,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呃……刚才睡着了,没来得及接听。嗯,明天我会去医院的,知道,你早点睡。”宁浅语挂断电话后,朝着慕圣辰认真看电视的侧脸看了一眼,然后进入厨房洗碗。

    洗完后,她切了点水果从厨房里出来,默默地坐在了另外一张沙发上。

    两个人默默的看电视,吃水果,像之前那个插曲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墙上的挂钟指向十点,慕圣辰才从沙发上移到轮椅上,准备回房间休息。宁浅语跟着起身进厨房给慕圣辰倒了杯牛奶,送过来。

    “喝杯牛奶睡眠好些。”

    慕圣辰伸手接杯子的时候,正好碰到宁浅语冰冷的指尖,他的双眼一凝,“手指怎么冷成这样?”

    宁浅语微微有些尴尬地收回手,“那个,我天生寒体。”

    慕圣辰清冷的目光落在宁浅语的脸上,令人祝摸不透。

    莫名的,宁浅语的心像小鹿受了惊吓的乱撞起来。

    “我先睡了。”宁浅语紧张地捏了捏手指,然后转身进了房间。

    房间里虽然开着空调,却微微有些清冷。

    宁浅语刚爬上床,房门一声敲门声,她探出头来,就看到慕圣辰从外面进来。

    在宁浅语的眼神下,慕圣辰揭开被子,上床,把宁浅语抱进怀里,一连串的动作,做得那么的自然。

    宁浅语暗暗闭上眼,闻着耳畔的呼吸声。突然,衣服下摆被撩开,肚子上一热——慕圣辰温热的手掌覆了上去。

    宁浅语僵住,他这是要干什么?

    慕圣辰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过了片刻,他的呼吸均匀,明显沉入了睡眠。

    而宁浅语隐隐作痛的腹部舒服了很多。

    宁浅语缓缓睁开眼,在黑暗的夜色中依稀分辨出身边男子俊挺的轮廓。他双目微闭,

    唇角微抿,睡得很沉,看起来竟是这样俊朗无双和沉静。

    他居然知道用这种方法替她缓解疼痛。昨晚他也这么做了。

    从没有想过,这世上会有一个男子,用他修长的大掌给她暖肚子。更没想到,这个人会是慕圣辰。

    她何德何能,得到他如此体贴和呵护?

    他们彼此靠得如此的近。他隐藏在冰冷之下的温柔,在宁浅语全然不知道的情况之下,拨动了她的心弦。

    宁浅语很快就睡了过去。

    宁浅语经期,慕圣辰都尽职地当着她的暖炉,但宁浅语每每想到他们之间只是一个协议婚姻,就觉得苦涩不堪。

    “浅语?”宁淑君连着叫了几声,宁浅语才回过神来,“妈,有事?”

    “不是妈有事,是你有事。你刚才在想什么?”宁淑君笑着问。

    “没,没想什么啊。妈,这是我早上熬的鱼汤,对伤口愈合有好处的。”宁浅语红着脸打开保温桶,往碗里倒汤。

    宁淑君是过来人,一见女儿红脸,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到女儿幸福,她也跟着开心,“浅语啊,汤先放着,我有话跟你说。”

    宁浅语疑惑地看一眼母亲,“汤要趁热喝才好。”

    话还没说完,宁淑君劈头就问,“你和圣辰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听到宁淑君的话,宁浅语手上的动作一慌,一不小心汤都从碗里洒出来了。

    她慌张地放下保温桶,去浴室找毛巾过来擦茶几。

    宁淑君眼神落在宁浅语的身上,“圣辰不喜欢孩子?还是他因为受伤不能……”

    听到母亲的问话,宁浅语一张脸红得快滴出血来。

    她难道能跟母亲说,她不知道他能不能?所以她只能敷衍道:“妈,我们才结婚多久,现在还没谈过那个问题。”

    “也是。”宁淑君听到宁浅语这么说放心多了,她的眼神移动到宁浅语的手上,“你的手复健做得怎么样了?”

    “已经结束了,明天去做个复检确定一下恢复状况就可以了。”宁浅语突然想起今天过来的还有另外一件事,“对了,妈,我已经通过省医科大学研究生学院的申请书,再过两天就过去进修了。”

    说着宁浅语从包里把医科大学研究生学院的入学通知书拿出来递给宁淑君。

    “真的吗?”宁淑君捧着宁浅语递过来的通知书,语气里带着激动。

    她一直都没有跟宁浅语说过,她之所以会心脏病复发,就是因为有人告诉她宁浅语发生医疗事故,不仅被医院开除,还被撤销了医生执照。现在看到宁浅语如愿地进入研究院,她终于是放心了下来。

    “当然真的,而且还是全国最权威的莫言教授的学生哦。”宁浅语见到母亲高兴,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能进这个你梦想之中的地方去进修,浅语,你要好好地把握机会。”

    “妈,我会的。”这是她的梦想,是妈和他的期待,她会珍惜的。

    “妈妈,你记得把鱼汤喝了。我回去给他做饭去了。”宁浅语提起沙发上的包包和保温桶道。

    “去吧!”宁淑君含笑地目送着宁浅语离开病房。

    宁浅语一路进入电梯,跟电梯里出来的一个西装笔直的中年男人擦肩而过。

    正好撞到对方的肩头,手上的保温盒被撞得掉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撞到你了。”中年男人蹲下来想帮宁浅语捡保温盒,却被宁浅语拒绝了,

    “没事,我自己来就行了。”

    宁浅语蹲身把保温桶捡起来,就进了电梯。^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