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32章来大姨妈了,老公是她的暖炉

    慕正弘望着那躬着身子离去的身影,缓缓地把阴沉的眼睛落在蓊碧莎的身上。

    后者的眼神一缩,颤抖着声音道:“我并不很清楚他们之间的事,我以为……”

    蓊碧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正弘挥手给打断了,“算了,你下去吧!”

    蓊碧莎想着赶紧去给儿子通风报信,便没有多留,急匆匆地离开了书房。

    在蓊碧莎离开后,慕正弘才缓缓地抽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份文件来。

    这份文件有些暗黄,应该时间比较久了。

    他缓缓地把文件打开,第一页写着‘撤职书’,鉴于销售部经理慕圣辰泄露公司机密让慕氏集团蒙受巨大的损失,慕氏集团一致决定撤销慕圣辰经理的职务。后面分别有慕正弘和慕圣辰的签名。他记得那天从车祸中醒过来的慕圣辰在接收到这份撤职书的时候,没有任何表情地签了名,而从此便从慕家大院搬去了他自己所买的公寓。

    如果不是老太太要求,他根本就不会回慕家大院一步。

    而从那天起,他们父子也成了陌路。

    他回国后,听到慕圣辰结婚的消息很生气,他不是生气他娶的是宁浅语,他生气的是他这个做父亲的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慕正弘缓缓地取出电话,按下一串号码……

    当宁浅语和慕圣辰回去的时候,叶昔已经等在了公寓外面。

    进去后,他们就进了书房再也没有出来,宁浅语无所事事地坐在客厅中发呆,连上午该去医院看母亲的事都给忘记了。

    叶昔恭敬地站在办公桌前禀报,“辰少,慕总裁让所有人明晚回慕家大院吃晚餐。”

    慕圣辰的脸色沉了辰,看不出在想些什么,随即,又恢复了原本的冷清。他欣长的身子往后一靠,慵懒地靠在皮椅上。

    叶昔看着辰少平静的脸,揣测不出辰少的想法。按理说,慕总裁从m国回来了,慕家马上就有一场震动,辰少不应该如此镇静的啊,至少也该着手做安排了。

    良久之后,慕圣辰才开口,“奶奶怎么说的?”

    叶昔听到辰少的话,恍然大悟,难怪辰少会在老太太生日的时候带宁小姐过去呢。原来是让慕老太太先知道宁小姐的存在,并承认宁小姐。待慕总裁回来,就算是再震怒,那也有老太太给顶着。

    “老太太说让您不用管。”叶昔低头回答。

    慕圣辰没有半点意外,因为他早就算到了有这么一天。

    “叶昔,慕家的事你不用管,把子公司的事尽快地安排好就行。”

    “是!”叶昔打开公文包,从里面取出来一份资料递给慕圣辰,“辰少,这是宁小姐的通知书,一个星期后她就需要去省医科大学神经外科系的莫言教授那里报道。”

    “嗯,你回去吧。”慕圣辰接过资料,朝着叶昔挥了挥手。

    后者从书房退了出去。

    叶昔从房间里出去的时候,宁浅语有些紧张地起身,“叶助理,他怎么样了?”

    “辰少?”叶昔微微有些惊讶地看一眼宁浅语,眼底闪过一道狡猾的光芒,随即欲言又止地道:“宁小姐,辰少可能……”

    一听叶昔这么说,宁浅语立即紧张了,“他怎么了?”

    叶昔为难地朝着书房的方向看一眼,“宁小姐还是自己去看一下吧。”

    宁浅语不等他话说完,就直接往书房跑去。叶昔的脸上闪过一道奸计得逞地笑,辰少,宁小姐真的很在乎你呢。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公寓,开玩笑,不离开,等着辰少找他算账吗?

    “辰,你怎么了?”宁浅语推开书房的门,一脸着急地冲进来。

    却发现慕圣辰好好地坐在办公桌前,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俊脸如常的冷俊,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但绝对没有她所认为的那种情况。

    这怎么回事?

    见到宁浅语进来,慕圣辰如湖水的幽眸惊起一丝涟漪,不过很快便收敛了下去,“有事?”

    “那个,叶助理说你可能……然后我就误会了,我不知道。”因为太紧张的缘故,宁浅语有些语无伦次。

    叶昔说他不好,她就跑进来,她担心他!慕圣辰的心波泛起涟漪。

    “我没事。”

    “那个,我先出去了。”宁浅语尴尬地朝着外面一指。

    “等会。”慕圣辰却叫住了她。

    宁浅语疑惑地朝着慕圣辰看过来,后者从办公桌上把之前叶昔送过来的省医院的通知书递给宁浅语,“你的申请已经通过了。”

    “真的?”宁浅语从慕圣辰的手中接过通知书,脸上带着雀跃。

    “嗯。”看到她这么高兴,慕圣辰的心情也跟着高兴了。

    忽然,宁浅语脸色一白,身子骤然一软。

    一阵锐利的疼痛,从下腹涌上。

    很快,身上的牛仔裤上便染上触目惊心的血色!

    “呼!”宁浅语痛呼一声,身子弯了下去。

    “你怎么了?”慕圣辰脸色大变,当注意到宁浅语牛仔裤上的血迹时,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璨若星辰的眸无形中散发出冷冽阴鸷的气息,他迅速地操控着轮椅来到宁浅语的身边。

    宁浅语紧紧蹲下身子,有些慌张地回答,“没什么,我要回……回房间。”

    “到底怎么了?怎么有血?”慕圣辰声音低沉,幽深的眼睛里难掩焦灼。

    “那个你别管,我没什么事。”忍着尖锐撕裂般的疼痛,宁浅语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怎么偏偏就今天来大姨妈了?来了就来了,还那么痛。

    “我怎么可以不管?”慕圣辰黑魆的眼睛眯起,里面有危险的光芒迸射。

    “过来!”他伸出手,低声命令,带着不容抗拒的强迫!

    “不是,我就那个来了…我马上回房间。”宁浅语的脸色越来越白,身上越来越冷,扶住办公桌的手微微有些泛白。

    她稳住身子,脚步有些发软地朝书房外移动。惨白的脸上因为窘迫被慕圣辰看到,微微有些泛红。

    跟在宁浅语身后的慕圣辰,紧锁着宁浅语牛仔裤上越来越晕染变大的血色,眼睛里的光芒也越发黑暗,最终把宁浅语给拽进自己的怀里。

    “快放我下来,会弄脏你衣服的。”宁浅语挣扎着。

    慕圣辰的手禁锢着宁浅语的腰,可不管她挣扎不挣扎,直接把她给送到床上。

    宁浅语微微红着脸,小声地道:“我需要买卫生棉。”

    “知道。”慕圣辰冷着俊脸操控着轮椅离开,他表面上似乎没有半点的尴尬,不过他耳根子处的泛红,还是出卖了他的窘迫。

    “谢谢。”宁浅语窘迫地把脸给藏进被子里。

    在确定慕圣辰离开后,她才起身下床,打开柜子取了干净的衣服,进入浴室。

    换过干净的衣服,宁浅语重新躺回床上,疲倦和寒意很快就席卷了她,她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当慕圣辰返回来的时候,他的手上拎着个袋子。

    他的眼神在宁浅语微微发白的脸上打量一圈,然后扯开袋子,从里面取出来一包卫生棉,看了起来,丝薄?绵柔?白天?夜晚?加长?护垫?

    他揉了揉发疼的眉心,来到床边唤醒宁浅语。

    “东西买来了,我不会用,你自己可以吗?”说这句话的时候,慕圣辰的俊脸还稍微有些扭曲。

    “你先出去,我自己来就好。”宁浅语囧着脸,小声地道。

    慕圣辰二话没说,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宁浅语从那大袋的卫生棉中挑出一包,便急急忙忙地进了洗手间。

    而另外一边,慕圣辰很认真地在百度经期的注意和经期的饮食什么的。

    “经期畏寒畏冷?难怪她脸色惨白得厉害。腹痛厉害?难怪她刚才痛得腰都直不起来。女人生理期的时候喝红糖水有利减轻痛苦,饮食需要清淡……”慕圣辰嘀咕着,最终给叶昔打去了一个电话。

    “叶昔,你请饭店弄点红糖水和清淡的粥送过来,要快点。”打完电话后,慕圣辰返回宁浅语的房间。

    宁浅语微微皱着眉头,缩在床上,形成一个虾的形状。

    初冬的季节,房间里有些冷飕飕的。

    慕圣辰抿着嘴角,把房间里的空调给打开。然后操控着轮椅到床边,身子移上床,在宁浅语的身边躺下后,小心地把她给抱进怀里。

    然后把她睡衣的下摆撩开,温热的手掌覆上去。

    宁浅语紧紧皱着的眉头,开始缓缓地苏展开来。

    宁浅语迷迷糊糊之中,朝着他的怀里缩了缩,如此温暖的地方,她真的很想永远都不要离开。

    怀里那如小孩子般的睡脸,慕圣辰的嘴角微微往上勾了起来。

    就这样,慕圣辰给宁浅语当了整整一晚上的炉。

    对宁浅语说,这绝对是她的人生之中最好的炉子。

    宁浅语发现自己是在温暖之中醒过来的,而且在腹部还有一只‘温暖的汤婆子’的时候,她舒服地叹息。

    “妈,你怎么知道,我来大姨妈了?”

    不过当她发现‘妈’变成慕圣辰的时候,之前的记忆全部给倒回脑子里,下一个瞬间她的整张脸都爆红了。^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