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24章暧昧的早晨

    原本睡梦中的男人睁开了眼睛,眼神落在宁浅语的背影上。

    良久后,才缓缓地坐起身来,坐上轮椅,然后操控着轮椅来到窗前。

    夜早已深了。

    丝绒一样的夜空镶嵌星星,闪烁出微弱的光芒。巨大的落地窗望出去除了夜色只有远处城市迷乱耀眼的霓虹。

    慕圣辰坐在暗沉的背景前面,犹如坐在夜色边缘,霓虹的光线微弱地跳动。

    外面的天还没亮,厚沉的窗帘遮挡了来自外面的光线,他眯起眼睛,就看到一片如雪似瓷的冰肌。

    原来宁浅语睡衣外披着的浴巾早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那件质地高级的黑色透明睡衣,几乎把她的洁白几乎看得一清二楚。

    那柔软曼妙无比的酥6胸、盈盈一握的如织细腰和那微隆浑6圆的娇翘粉6臀。

    睡裙很短,只刚好遮住大腿,露出一双粉圆晶莹的玉膝和赛雪欺霜的小腿。

    慕圣辰迷蒙的双眼,瞬间幽暗下去,呼吸转而急促。突然宁浅语低6吟一声,慕圣辰瞬间清醒过来。

    他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因为太用力,他一个不稳,从床上翻了下去。

    扑通一声响!

    宁浅语也瞬间惊醒,她起身就看到慕圣辰摔在床底下。

    她想也没想就翻身下床,想要扶慕圣辰起来。“你没事吧?”

    却不想慕圣辰比想像之中的重,一个没注意,宁浅语反而摔在了她的身上。

    两个人嘴巴对嘴巴,上半身和下半身紧紧地贴在一起,暧昧在他们之间迅速发酵。

    “我马上起来。”她微微有些慌张地想要爬起来,却不想慕圣辰身上的睡衣扣子把她身上睡衣上的睡衣带子给勾住了。

    只听到撕的一声响,胸前的酥胸微微带着凉意,宁浅语一低头便看到蕾丝睡衣的绳结被撕开了,内衣包裹着的美丽酮体若隐若现。

    慕圣辰忘了呼吸,身子逐渐火热,某处也开始迅速的反应。

    闷哼声从身下传来,宁浅语来不及反应,嘴唇就被攫住了。

    慕圣辰火热而又急切的吻着宁浅语,后者被他突来的动作给怔住了。

    从来没有人这么对她,就算是和慕锦博恋爱三年,他们最亲密的,也只是碰碰嘴唇,她一直觉得她很传统,她想要把最美好的一夜留在新婚夜。而他的吻是那么的霸道,令她不知所措地想要逃开。慕圣辰却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双手像钳子似的禁锢住了她的腰。他的舌尖撬开她的贝齿,探进来炙热而又狂野地追逐着她的舌尖,宁浅语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完全无法思考任何事,只觉得全身上下都酥麻、发软,她从来不曾有这种感觉,神智迷离,原本的推拒变成了追随,呻6吟声也从嘴唇中溢出来。

    这呻6吟让慕圣辰的理智瞬间回到脑子里,把她的嘴唇放开。

    宁浅语的眼神中带着迷惘,嘴唇被吻得有些红肿,看起来简直诱人至极。

    慕圣辰把宁浅语微微推开,精锐的眼眸直直地盯着她,“你没事吧?”

    “什么?”因为过度激情,宁浅语的声音有些沙哑。

    “起来吧!”慕圣辰的声音转为清冷。

    也如炎热的夏日,突然浇下一桶冰水一样,让宁浅语瞬间清醒。

    “我去换衣服。”为了摆脱这尴尬的气氛,她找了个借口,七手八脚地从慕圣辰的身上爬起来。

    他身上的温度隔着薄薄的睡衣,热烫着她的肌肤。

    她的唇,还留有他给予的红肿及温度,她急需找个地万让自己冷静一下。

    宁浅语从慕圣辰的身上爬起来逃也似的进了浴室。

    站在浴室中,瞪着镜子中印出残留激情余韵的脸,宁浅语扭开水龙头拼命搓洗着,想将所有的痕迹洗的一干二净。

    好一会后,她才抬起头,满脸水珠地道瞪着自己身上性感至极的样子,自嘲地笑了。

    宁浅语,你还真的不要脸啊,刚跟慕锦博分手,你就能跟另外一个男人差点滚床单,即使他已经是你法律上的丈夫,但是别忘了,人家只当你是协议上的妻子。

    当宁浅语换回昨晚的礼服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慕圣辰已经恢复之前的冷漠,坐在轮椅上等着她。

    “走吧!叶昔八点前赶不回来,慕家会有车送我们回市区。”声调依旧那么的平静,似乎刚才发生的事,对他没有半点的影响。

    “好!”呼!宁浅语的心里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却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心底某处有点微微的失望。她甩甩头,把那丝失望给甩去。

    “气温低,你穿上西装外套。”慕圣辰的眼神落在宁浅语的身上看一眼,然后迅速地转开。

    “啊?”宁浅语回过神,因为根本没有听清楚慕圣辰说什么,她的脸色有些尴尬。

    “西装外套,穿上。”慕圣辰操控着轮椅从房间里出去,只留给宁浅语一个背影。

    宁浅语半响才弄懂他是什么意思,眼神落在床上,那件白色的外套上还残留着他身上那种清冷的味道。秋末的气温的确很低,她没有迟疑便套上。

    从房间出来后,宁浅语小心地推着轮椅,有说有笑,又恢复成了外人眼里最亲密的夫妻。

    早晨的慕家大院很安静,除了下人并没有看到其他的人。

    外面凝着一层的薄霜,冷风吹来,宁浅语打了个喷嚏。

    一辆白色的宾利正停在院子里,看到慕圣辰和宁浅语出来,司机立即拉开后车门。

    宁浅语把轮椅推到后车门前,然后扶着慕圣辰坐上车,把轮椅折叠好,放在后车厢,一点都不假于人手。乖乖地坐进后车座上后,宁浅语搓了搓有些冰冷的手指。

    慕圣辰偏头看了她一眼,吩咐道:“黄叔,你把空调调高点。”

    “是,大少爷。”

    随着车内的温度逐渐升高,宁浅语微微泛白的脸开始恢复红润。

    她天性怕冷,气温一降,就需要全副武装。

    今天只穿了一件礼服,外面虽然说套上了慕圣辰的外套,却依旧冷得让她打颤。

    一个小时后,车才到达市区。宁浅语原本以为慕圣辰会先让司机送他回公寓,然后再让司机送她去医院,却没想会是把她带到了a市最有名的米线店吃早餐。^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