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9章礼品

    就这样宁浅语住进了慕圣辰的公寓里,叶昔因为忙着建立子公司的事,没怎么出现在公寓里。

    宁浅语早上给慕圣辰弄好早餐后,便去医院陪宁淑君,到中午赶回来给慕圣辰做饭,下午则去医院做复健,可以说每天都过得很忙碌很充实。

    而这段时间新闻报道开始大幅度地报道着戚雨薇和慕锦博的事。

    最后在记者的采访之中,两个人承认了他们交往的事实。

    两天后是慕老太太的生日。

    慕锦博早就放出话来,奶奶宴会上,他会带着戚雨薇出席。

    慕老太太立即连环扣,让慕圣辰务必带着心上人出席。

    慕圣辰顶不住老太太的催促,决定带着宁浅语参加生日宴会。

    午餐后,宁浅语如常地收拾完厨房,准备换衣服去医院复健。刚从厨房出来,就看到原本该在书房的慕圣辰,正坐在客厅里,一副在等她的样子。

    “有事?”

    “今天奶奶生日,你做好准备晚上一起去慕家大院。”慕圣辰完全是命令的语气,却让宁浅语的脑子瞬间当机。

    奶奶生日?去慕家大院?今晚?连起来给宁浅语的震惊可以说真的算很大。

    宁浅语是丑媳妇第一次见公婆紧张?不是,相反的,作为慕锦博的未婚妻,宁浅语去过慕家大院很多次。而问题就在这里。

    她刚跟慕锦博分手不到一个月,现在又以慕圣辰妻子的身份去慕家大院,这明显的就跟去踏狼窟差不多了。

    宁浅语绞着衣摆吞吞吐吐地道:“慕大少,我……”

    慕圣辰冷冷地打断了她,“你准备在慕家大院的时候,也这么唤我?”

    听到慕圣辰的话,宁浅语的脸色有些尴尬。他们是夫妻,如果她唤‘慕大少’,那不是明显地漏出马脚了吗?“慕大少,对不起,我……”

    “辰!”慕圣辰好看的薄唇吐出一个字。

    “啊?辰!”宁浅语抬起来的脸微微有些红,手因为不安有些颤抖。

    慕圣辰漆黑如墨的眼底闪动着复杂的神色,他强制自己把眼神给移开,“你去医院复健后,叶昔会去接你,到时候直接去慕家大院。”

    “是。”她能拒绝吗?不能!所以只能面对。

    突然在这一个瞬间,宁浅语有些恨慕圣辰的绝情和冷漠。

    下午宁浅语并没去医院复健,她出门后就给主治医生打了个电话,然后乘车去了百货商场,慕老太太生日,她总需要买点礼物,虽然人家什么都不缺,也不一定能看上她的礼,但心意得到。

    走遍一个又一个商场,最终宁浅语停在了一个柜台前,她指着柜台中那包装精美的丝巾道:“小姐,麻烦你把那丝巾取给我看看。”

    店员睨一眼宁浅语,不耐烦地从柜台里把丝巾取出来,“lv的新品,八千块。不买就别摸,摸坏了,你赔不起。”

    “谢谢!”宁浅语捏了捏指尖,脸上带着勉强的笑

    正在这个时候宁浅语包包中的电话便响了起来。她朝着店员小姐抱歉一笑,接通电话。

    “叶助理,你已经到医院了吗?呃?我在百货商场,金爵这边,你来路口接我?好的……”

    宁浅语挂断电话后,朝着店员道:“麻烦帮我包精致点。”

    店员朝着宁浅语看一眼,然后利落地打好包装,大概是因为刚才嘲讽过宁浅语的原因,她一直都没有说话。

    宁浅语刷卡后,提着礼盒,走出百货商城。

    刚出去,就看到叶昔的车停在拐角处。

    宁浅语小跑着过去,朝叶昔抱歉一笑,“不好意思,让叶助理久等了。”

    叶昔朝着宁浅语手上的礼品袋看了一眼,微微挑了挑眉,“没有,我也是刚过来。”

    宁浅语打开后车门,坐了上去。

    车从金爵广场开出去,往豪苑公寓而去。

    回到公寓后,叶昔进了书房,宁浅语则回房间换衣服。

    慕圣辰抬头看了一眼从门口进来的叶昔,又重新把眼神落回手上的文件上,“叶昔,你把上次拍到的那二十克武夷山母树大红袍给奶奶带上。”

    “辰少……”叶昔欲言又止。

    慕圣辰把头抬起来,眼睛微咪着,缓缓地问,“什么事?”

    叶昔迟疑地回答,“宁小姐下午没有去医院复健,而是去了百货商场。”

    慕圣辰手上的钢笔放下,后背往椅背上一靠道:“去买礼物了?”

    “是。”

    慕圣辰手指敲击着桌沿,不知道在想什么。叶昔静静地站着,不敢说话。良久之后,慕圣辰才开口,“大红袍先放车里,你等晚宴过后再送到奶奶那里。不许让她看到。”

    “属下知道。”叶昔点了点头,从柜子里把大红袍的礼盒取了出来,从书房走出去,却不想刚到客厅就撞上了提着衣服从房间里出来的宁浅语。

    宁浅语奇怪地看向叶昔,“现在就走吗?”

    “我下去放点东西,辰少还有文件没看完,可能需要晚点。”叶昔尴尬地回答。

    “哦,好的。”宁浅语准备回房间,眼睛一瞟,正好看到叶昔的手上拿着一个很精致的礼盒,表面上的包装看不出是什么,不过有淡淡的清香从里面散发出来。

    发现宁浅语的眼神落在礼盒上,叶昔硬着头皮解释道:“这是茶叶,我车里有点异味,准备放进去驱除异味的。”

    把几十万才拍到的二十克武夷山母树大红袍说成是驱异味的普通茶叶,亏叶昔想得出来。

    原来是茶叶呢,难怪有股清香味。宁浅语并没有怀疑,点了点头进了房间。

    叶昔轻轻松口气,以最快的速度提着大红袍礼盒离开公寓。^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