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7章坏脾气慕大少

    慕圣辰进公寓后,就把自己个关进了书房之中,留下宁浅语和叶昔在客厅中大眼瞪小眼。

    “宁小姐生气,其实辰少不是冲着你来的。他只是盛怒之中,脾气不能控制。”

    “叶助理,你不用替慕大少解释,从我签下那份协议的时候起,我便没有资格生气,今天顶嘴只是因为我还没有适应好,抱歉,以后不会了。”莫说骂,就算是打,那也只需要看慕大少的心情。

    大概是这几天的放松,让她有些忘乎所以了吧,宁浅语自嘲地想着。

    叶昔张了张嘴,想解释辰少为什么圣辰,看一眼书房的方向,最终他把到嘴边的话给吞了下去,

    “宁小姐,麻烦你在这里陪着辰少,我出去一下。”

    “恩。”宁浅语点了点头。

    叶昔离开后,公寓里更加安静了。

    良久后,她才起身,去厨房。

    端着香喷喷的面条,宁浅语敲了敲书房的门。

    里面传来慕圣辰暴怒的声音,“滚!”

    宁浅语挑了挑眉头,想起叶昔的话,辰少在盛怒之中,脾气不能控制。

    因为她在慈善宴会上给他丢脸了,所以他才生气的吗?宁浅语皱了皱眉头,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慕圣辰垂着脸坐在办公桌前,地上散落了一地的文件,见到凌慕汐进来,他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宁浅语把面碗放在办公桌上,然后蹲下身子把地上的文件给捡起来。

    却不想她才刚蹲下去,慕圣辰就暴怒着吼道:“滚出去!”

    宁浅语偏头朝着他看一眼,继续捡文件。

    “我让你滚出去,你没听到?”伴随着哐呛的一声响,桌子上的面碗被慕圣辰给打翻,面汤全部翻在他的手上。

    滚烫的面汤,立即把他的手给烫红了。

    “有怎么样?”宁浅语慌张地站起来,把慕圣辰手上那些滚烫的面条给拨开,然后急匆匆地跑进浴室,端着水来给慕圣辰的手降温。

    慕圣辰一眨也不眨地低头看着面前那小心翼翼给他擦拭手背的女人。

    没有计较他骂她,没嫌弃他的暴怒。

    只有她,这么多年来,只有她……

    “还痛吗?都红了。”宁浅语小心地吹着气,“还是用冰敷。”

    宁浅语嘀咕着从书房走了出去。

    很快宁浅语就拿着冰袋返回来了,她小心翼翼地用冰袋贴着慕圣辰的手背。

    冰袋快全部融化的时候,慕圣辰手背上微微有一点点泛红外,没有起泡的情况发生。宁浅语才松了一口气。这才端着盆站起身来,因为蹲得太久,她的脚一麻,踉跄了一下,盆里的水差点洒了。

    端着盆子离开后不久,她又返回书房收拾办工桌和地扳。

    最后把那些文件重新放到办公桌上后,才离开书房。

    书房里再次陷入安静,慕圣辰侧耳听着宁浅语的动静,却什么声音都没有。他的心里略微有些慌张,难道说她生气离开了?

    正当慕圣辰准备起身出去看看的时候,宁浅语走进来,像哄小孩子一样地问道:“我煮了打卤面,慕大少要不要吃点?”

    她没有离开,慕圣辰的心里在雀跃,表面上只是冷冷地‘嗯’了一声。

    宁浅语含笑把别扭的慕圣辰推到了餐厅。

    餐桌上两碗面条,上面有肉馅、黄花、木耳、香菇、大葱、鸡蛋、蒜,芳香四溢,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瞪着面前的打卤面,慕圣辰微微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话,持起筷子慢慢吃着面条,不过面条上的大葱、蒜、黄花这三样却给他全部给挑出来了。

    宁浅语偷瞄着慕圣辰,注意到慕圣辰挑出来的大葱、蒜和黄花。宁浅语在心里暗忖,上次见他姜和辣椒也不吃,看来慕大少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挑嘴。

    默默地把慕圣辰不吃的东西给记下后,宁浅语低头继续吃面。

    叶昔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辰少没有预期的在发脾气,而是和宁浅语坐在餐桌前,安静地在吃面。

    他几乎以为这是天要下红雨,认识辰少的人,谁不知道他的腿是不能提的,每次提都会让辰少暴怒。今天景少如此揭辰少的伤疤,他都以为辰少至少得发两天脾气,却没想他只是出去订个晚餐回来,辰少就没事一样地坐在那里吃面。

    “辰少,属下订餐了。”

    慕圣辰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叶昔,倒是宁浅语道:“我们已经吃完了,只能放冰箱里,明天吃了。”

    “好,放冰箱里。”叶昔瞄一眼没有任何反应的辰少,摸了摸鼻子附和着宁浅语的话。

    “叶昔收拾厨房。”慕圣辰放下筷子,说完这句话操控着轮椅离开了。

    叶昔苦着脸,辰少这是惩罚他呢。

    宁浅语朝着叶昔看一眼,迟疑地道:“要不然,还是我来吧。”

    叶昔立即起身收拾餐桌,“不用,宁小姐,我来就行。”如果他让宁小姐洗碗,辰少还不得剥了他一层皮?

    宁浅语耸了耸肩头,站起身来,准备离开餐厅。

    突然叶昔的头从厨房里伸出来,一本正经地道澳:“对了,宁小姐的行李需要属下去搬过来吗?”

    其实慕圣辰根本就没有吩咐叶昔这么做,是叶昔自作主张。

    很简单,把慕圣辰骗到慈善晚会的事是叶昔和景瑞同流合污的。

    叶昔当然清楚慕圣辰很快就会知道他有参与,他这是提前给自己造免死金牌呢。因为他知道辰少挺喜欢宁浅语。

    不得不说,叶昔童靴还是比较腹黑的。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他自作主张事发的后果有多严重。

    宁浅语微微一怔,很快明白叶昔话里是什么意思。

    “好。”

    她却不知道这根本就是叶昔假传圣旨,毫无防备地踏进了叶昔的设计之中。^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