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10章给慕大少煮饭

    宁浅语捏着手上的袋子,站在慕圣辰在豪苑小区的公寓前。袋子里装着的是慕圣辰之前的那件西装外套。

    如果她是来给他送外套,应该就不会显得突兀了吧。

    宁浅语吞了吞口水,按下了门铃。

    门铃声响起,里面传来一阵轮椅摩擦声后,大门就被打开了。

    “慕大少。”宁浅语微微有些诧异慕圣辰竟然会亲自来开门。

    “进来。”慕圣辰优雅地抿了抿性感的唇瓣,操控着轮椅转身离开。

    宁浅语小心地关上大门,跟着走了进去。

    “慕大少,这是你的外套,我已经送洗过了。”

    慕圣辰眯着眼睛,目光涣散,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话。

    宁浅语的脸上闪动着尴尬,“慕大少,你用过晚餐了吗?”

    “叶昔有事出去了。”没有直接回答宁浅语的问题,只是说叶昔不在。

    慕圣辰的说话方式,宁浅语微微有些不适应,她摸了摸鼻子试探地问。

    “那我去给你弄点午餐?”

    慕圣辰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操控着轮椅往书房而去。

    宁浅语摸了摸鼻子,只当他是默认,她把手上的袋子放在沙发上,拂起袖子便进了厨房。

    光洁发亮的厨房,一应俱全的厨房设备,崭新得差点没亮瞎宁浅语的眼睛。

    想想慕圣辰和叶昔两个大男人,又怎么可能在家里做饭?

    宁浅语苦笑着打开冰箱,里面的东西倒是俱全,却没有用过的痕迹。她看了看上面的生产日期,全部都在保质期内,真的有些怀疑是不是冰箱里的东西会定时替换。

    从柜子中找到一袋米后,宁浅语才真的松了一口气。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若是连米都没有,今天的晚餐要弄出来还真的是有点困难。

    从冰箱中取了几种材料出来,宁浅语开始忙碌起来。

    慕圣辰坐在书房中,隔着一个客厅,能清楚地听到厨房里传出来的切菜声和水龙头放水的声音。他可以想象得到,宁浅语正在厨房中忙碌的样子。

    一直到办公桌上的手机响起,才打断了他的沉思。他微微皱了皱眉,接通了电话。

    “辰少,我接到景少了,您今天想吃哪个饭店的菜?我顺便带回去。”话筒里传来叶昔的声音。

    慕圣辰朝着书房外看一眼,淡淡地道:“不用了。”

    “不吃晚餐?”那边传来叶昔的惊呼,慕圣辰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啪地挂断电话。

    a市国际机场

    叶昔瞪着手上被挂断的手机,有些莫名其妙。在他的副驾驶座位上,坐着个戴着目镜的青年,目镜遮住了半张脸,看不清他的样貌,“怎么了?”

    “没事。”叶昔沉着脸把手机给放进兜里。

    景瑞翻了翻白眼,嘟囔起来,“没事?叶昔,你不回答得像复读机会死吗?真的不知道圣辰怎么受了你这种无趣的家伙。”

    叶昔朝着景瑞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回答,“我需要先回公寓看过辰少,才能再送您。”

    “好吧,天大地大,你家辰少最大。”景瑞耸了耸肩头,表示赞同。谁让人家的老板是慕圣辰,而他是偷偷溜来a市的?为了怕泄露行踪,连个下属都没有带。

    叶昔没有回话,把车开出机场。而景瑞似乎很习惯叶昔的沉默,一路上说着话,听着叶昔如复读机一样的回复。

    宁浅语虽然说右手还绑着纱布了,但煮饭的速度依旧不慢,没多久,厨房里就飘出了饭菜的香味。

    当大门口传来开门声的时候,宁浅语猜测是叶昔回来了,她左手举着锅铲就从厨房跑了出来。

    景瑞推开门走进公寓,便闻到从厨房里飘出来的饭菜香,他的眼睛立即亮了起来。

    “叶昔,家里怎么有饭菜的味道?难道说圣辰自己订餐……”

    当看到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宁浅语,景瑞的话停在了那里。

    “宁小姐,你来了?”叶昔抱着文件从景瑞的后面进来,当看到宁浅语立即打招呼。

    “叶助理,我继续做饭去了。”宁浅语没想到还会有个不认识的人,她略微有些尴尬地扬了扬手上的锅铲,返回了厨房。

    景瑞把脸凑近叶昔,八卦地问道:“叶昔,这个宁小姐是什么人?怎么会在圣辰的公寓里煮饭?快诚实招来!”

    见到如此八卦的景瑞,叶昔扯了扯嘴角,“景少,关于宁小姐的身份,你可以去问辰少。”说完后,便捧着文件进了慕圣辰的书房。

    景瑞那叫一个气啊,让他去问圣辰?圣辰会说?叶昔根本就是故意的!他朝着厨房的方向看一眼,眼珠子闪动着精光。

    景瑞正了正衣服,还特意地在玄关处的镜子上照了一下,确定自己足够的玉树临风后,才走进厨房。

    看到正在灶台前忙碌的宁浅语,景瑞凑过去打招呼,“美女,你好,我叫景瑞。”

    “你好。”宁浅语礼貌地点了点头,眼睛转回锅中的鱼上。

    “需要我帮忙吗?”景瑞比了比宁浅语绑着纱布的手。

    宁浅语朝着景瑞看一眼,一看他就是从未进过厨房的人,他能帮什么忙?“不用了,谢谢。”

    被宁浅语拒绝,景瑞也不觉得尴尬,他斜靠在厨房门框上打量着宁浅语,是保姆?不会,叶昔不会对保姆那么尊敬,而且还那么神神秘秘的。“宁小姐和圣辰很熟吗?”

    听到景瑞的问话,宁浅语手上的动作僵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难道说她是慕圣辰的老婆?

    这个时候,慕圣辰的声音从客厅传过来,正好解救了她。

    “景瑞,你是来我这里欣赏厨房的吗?”

    景瑞朝着宁浅语比了比,然后从厨房退了出去。宁浅语悄悄地松了一口气,把锅里的红烧鱼给盛进盘子里,然后继续炒剩余的菜。^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