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昏嫁总裁

第2章出车祸

    出了小区,宁浅语那强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是顺着脸庞滑了下来。

    她是个单亲家庭的女儿,跟母亲相依为命,从医学院毕业后,她就认识了慕锦博,起初母亲死活不同意,说他们之间背景差距太大,将来两人会产生矛盾。宁浅语不听,她不惜跟母亲决裂,也要跟慕锦博在一起,这三年来,她都很少回母亲那里。

    他们连订婚的日子都定下了,就等着年底两个人休假订婚。结果,却发现慕锦博背着她和闺蜜搞上了,而她的闺蜜戚雨薇,从小跟她一起长大,几乎可以说是无话不说,跟母亲闹掰后,她几乎把戚雨薇当成亲妹妹,戚雨薇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她厚着脸皮第一次求慕锦博帮忙,却没有想到戚雨薇会和慕锦博搞在一起,还是她亲手把他们给送到一起的。

    “你把爱视为生命的唯一,结果人家当成草芥。

    “你把闺蜜当成宝,结果闺蜜把你当根草。”

    “未婚夫和闺蜜同时背叛你,宁浅语你的人生整个就是一场悲剧!”

    宁浅语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得泪流满面,笑到后来,她直接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宁浅语,你就这点出息?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不到处都是?为了一个人渣慕锦博,用得着吗?像戚雨薇那种不要脸的女人,你当她是什么朋友?不过是婊砸罢了!”

    脸上火辣辣的疼,却掩盖不了宁浅语心底的伤,被两个最爱的人同时背叛的那种心伤。

    突然一声紧急的刹车声响起,宁浅语抬起头,朦胧间看到一辆车,朝着她撞过来。她只觉得浑身一阵酸软无力,像是浑身被抽干了力气,连躲的力气都没有了。

    “浅语!”

    隐隐地,她听到有个人在喊她的名字,是谁?

    她只感觉到一阵剧痛从她的右手臂传过来,然后进陷入了昏迷之中。

    宁浅语只感觉到浑身都痛,却敌不过右手的剧痛,她想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就是一片雪白,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张惊喜地脸就凑到了她面前,“小姐,你醒来了?你可昏迷了一整天了。”

    宁浅语这才注意到,这里是病房,而跟她说话的是护士小姐。

    她记得她从豪苑小区跑出来后,没注意,撞上了一辆车,是谁送她来医院的?她被车撞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人喊她,是慕锦博吗?宁浅语激动地用手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却只感觉到右手一阵剧痛,“啊!”

    “小姐,你别乱动,你右手断了,刚从手术室出来。”护士小姐惊地跑过来制止宁浅语。

    右手断了?对一个外科医生来说,手是有多么的重要。瞪着右手上的绷带,宁浅语只感觉到一阵天昏地暗。

    见到宁浅语不说话,护士小姐在确定宁浅语的手没事后,便离开了病房。

    一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才让宁浅语回过神。

    宁浅语拿起手机,才发现竟然是医院的电话。

    “宁浅语,因为你手术中出现错误,导致你的病人开刀后,出现严重的并发症的情况,最终导致病人死亡……医院决定吊销你的行医资格证,并辞退你,请你尽快过来办辞职手续,并给予病人家属赔偿。”

    宁浅语越听越心惊,听到后面,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她前天晚上做的那台手术的患者,在昨天中午突然出现了并发症,没有了呼吸。

    术后并发症之类有很多,这样因为并发症出现死亡的情况虽说少见,却不是没有。但一般情况下向家属好好的解释不会有问题,或者医院会为这事负责。而现在,医院竟然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让她负全部责任?还让她赔偿?

    宁浅语犹如掉入了冰窟,连电话都忘记是怎么挂断的。

    她失神地开始给医院里交换过手机号的人打电话了解具体的情况,只可惜,有些人根本就不接她电话,有的人就算是接了,也是随便说两句就挂断了。

    还真的是人性薄凉啊!想她以前是医院神经外科科室最年轻的主治医生,多少人对她阿谀奉承、献殷勤,而现在,个个视她如毒蛇,生怕被她给连累了。

    宁浅语垂着头,把手机给扔在了病床上。

    宁浅语沉默不语整整一天,一直到晚饭的时候,护士小姐给她送晚餐过来。

    “宁小姐,吃饭了!”护士小姐把床上用的小桌推出来,然后把餐盘放在上面。

    宁浅语盯着盘子看了一眼,独立的豪华病房,还有专门的护士照顾,难道是慕锦博安排的?“护士小姐,请问一下是谁送我到医院来的?”

    护士小姐说,“宁小姐,送你来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你的手术是上面的人安排的。”

    宁浅语更加确定是慕锦博了,他这是干什么?照顾他的前任未婚妻?宁浅语只觉得很好笑。

    “护士小姐,我要转到普通的病房,麻烦你!”

    “什么?”护士小姐奇怪地看一眼宁浅语,“宁小姐,你的病房是上面安排的,我没有权利帮你转。”

    宁浅语激动地就要起身,“我不要用慕锦博的钱,我要听他的安排……”

    “宁小姐,您别激动,要是再伤到手,可不得了!”护士小姐劝说着宁浅语。

    宁浅语固执地道:“那你去帮我转到普通病房,然后帮我把费用缴清。”

    “宁小姐,这不行的。”护士小姐真的为难了。

    “那我出院吧!”她不要再跟慕锦博扯上任何一点的关系。

    “宁小姐,我帮你去问问。”最终护士小姐妥协了。

    宁浅语靠在病床上,望着窗外,暮色暗淡,残阳如血,夕阳以一种欲留不能留的姿态,很像垂死挣扎的绝望,正如她一样。

    一天之内,未婚夫和闺蜜捉奸在床,发生医疗事故让她没有了行医资格证,断了拿手术刀的手……

    在宁浅语病房隔壁的vip病房中,隐隐有声音传出。

    “辰少,宁小姐坚决从vip病房中搬出来,并坚持自己支付费用。”

    “随她去。”

    “是,属下知道。”^_^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