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第509章 、时空梦幻石

    <!--章节内容开始-->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

    “。。。。。。”

    一道道诵经声响起,为己身而诵,如大道天音,从无边无际的虚空传来,传向诸天万界,传向无垠星域,不知何来,亦不知何往。

    “五行者,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共存共生。”

    “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五行孕五脏,五脏盛,五帝出。”

    古经继续传诵,如潺潺溪水,悄悄流淌心间而过;似徐徐清风,悠悠拂过心田深处。

    经文所过之处,天地皆动,万物匍匐,似是在聆听妙音。

    “金”字一出,万道金戈之气垂落,如一把把神剑,刺破苍穹,斩裂群山;铁马闻声而动,战鼓隆隆,杀气盈野,铁血纵横,金铁交鸣之音,若万马奔腾,群山崩塌,海浪击天。

    “木”字一出,无穷生机缭绕虚空,若万霞蒸腾,枯木逢春,绿树葱茏;铁树开花,昙花绽放,百花争艳,五彩缤纷,种种不可思议的景象展现世间。

    “水”字一出,大海碧波荡漾,滋润肉身,清爽透亮;“火”字一出,仿佛一轮**日横空,炽盛无边;“土”字一出,如同泰山压顶,万岳沉沦,可碾碎一切。

    “大周天,寰宇也。人体一小周天,天地一大周天,三百六十五道窍穴应三百六十五颗太古星辰。”

    “恍惚杳冥,虚而又虚。”

    “虚极静笃,妙合太虚,色身已成真空,一任太虚中乾阳真气,横冲直撞,彻内彻外,透顶透底,通行无碍。”

    “法,可法,非常法。无法之法,谓之至法。”

    “外融百骸畅,中适一念无;旷然忘所在,心与虚俱空。”

    天地渺渺,虚空茫茫,乾坤斗转,苍茫的夜色落下,三百六十五颗星辰闪闪发光,每一颗都可比拟一**日,璀璨盛烈,照耀天穹。

    “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

    “祖龙,龙之至尊也。至高至大,至仙至神,至强至圣,概莫能比也!”

    “。。。。。。”

    经文流转,虚空变换,夜色退去,天光大亮,一条真龙在云层之间隐现,吞云吐雾,两颗硕大的龙目宛若天上日月,光华灿灿;龙须飘落,若一条条飘带,舞动风云;龙尾轻摇,山岳大震,虚空如雷,风雨骤下。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古经长鸣,悠悠扬扬,仿佛一道灿灿仙音,玄奥晦涩,繁复浩大,一字一异象,一句一天地。

    “嗡!”

    虚空一颤,原本星空闪烁的苍穹忽然被撕裂,一具尸体从幽深的裂缝中掉落了下来,仙光灿烂,清香扑鼻,那道道传遍星空的诵经声正是从这具尸体之上传来。

    “嗷呜!”

    一声吼啸,青天欲坠,地动山摇,一头银白相间的巨狼从一座大山中跃出,身躯长达数十丈,差不多有半座山岳大小,四肢矫健而有力,绿油油的眸子直盯盯着那具尸体。

    银白巨狼的身后,一只只比牛犊子还要壮硕三分的群狼紧紧跟随,双眸凶狠,狼嘴间有一缕缕血渍滴出,十分的凶残。

    “砰砰砰!”

    银白巨狼的前方,一大片树丛忽然倒塌,溅起无边尘土,一头如山岳般大小的黑熊缓缓踏步而来,群山震动,大地沉陷,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它的步伐。

    “吼!”

    一声咆哮,一片大风席卷天地,一只白色巨虎乘风从天边而来,额头上的王字闪过一丝金华,晶莹无比。

    “唳!”

    一只金色巨雕盘旋苍天之下,硕大的羽翼若钢铁一样锋利,足有近百丈,遮天蔽日,如一团金色祥云覆盖。

    “轰轰轰!”

    不一会儿,一群蛮兽凶禽奔腾而至,恐怖的气息让虚空都战栗,将那具从虚空掉下的尸体给围住了,仿佛一群忠心耿耿的亲卫一样,匍匐在地,带着崇敬的目光,守护尸身,聆听道音。

    “如梦似幻,唯一至真!”

    道音渐渐散去,各种异象隐去,那具尸体忽然开口,双眸缓缓睁开,带着一丝不可置信,带着一缕古老苍茫。

    “我是在遮天里,还是在万界中。”那具尸体似是活了过来一样,缓缓坐了起来,宝相庄严,全身上下流动着莹莹的神华。

    “这一切都是梦幻的吗?就像庄周梦蝶,那么,到底是庄周化蝶,还是蝶化庄周?”他抬起自己的手掌,一团如粉末一样的沙子从他的指尖流淌了出去。

    这些粉末如点点星光流转,带着时空的气息,还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仿佛有无数画面在其中流转,最后,如一团团气泡一样,“啵”的一声散去,破灭之下,再无其他。

    “这是时空梦幻石的粉末。”那具尸体看着不断从掌间流逝的粉末,有了一丝明悟,“时空梦幻石,时辰老祖当初赐予我的三件宝物之一,以一个时空结点,遵从主人内心深处最直接的感受,演化出一方梦幻世界。”

    “当主人身死道消,或是看破真假之时,时空梦幻石便会化成一团齑粉,将主人惊醒。”

    这具尸体,赫然就是在遮天世界中被紫光覆灭的李木。

    “看来,我是身死道消了。那么,涵涵、叶凡、姬紫月等人也。。。。。。”李木回忆着那束毁灭一切、摧残所有的紫光,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悲伤、苦笑与疑惑,表情复杂,“可是,我记得自己好像是渡过了天劫。”

    “那束莫名而来的紫光又是怎么回事?”李木有些弄不明白了。

    “算了,先放一边。只是。。。。。。这时空梦幻石怎么会演化出遮天世界?难道说我心中。。。。。。”李木思考着,“大概是因为遮天世界中有水星的存在,而且遮天世界中,我最想看到的应该就是人族对决太古万族,人族大帝镇压黑暗动乱等人族奋发之举。”

    “只可惜。。。。。。”李木摇了摇头,一脸的郁闷,“可惜我没有坚持到那个时候。”

    他有些懊恼,有些无奈,过了一会儿,他收敛情绪,查看体内,想要看看自己现在到底是怎样的情况。

    “怎么会这样?”他刚刚将心神透了进去,却瞬间面色大变。<!--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