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第465章 、灰衣老人,头晕目眩

    <!--章节内容开始-->    铸器炼塔,这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心神要高度集中,像是拉满的弓一般,不能有丝毫的差错。

    “七彩神焰不愧是极品火源,竟然到了现在还能燃烧。如果是以紫火或者五彩火焰来炼器的话,恐怕会很快熄灭,难以让九层塔成形。”李木此刻有些欣喜,极道圣物难得,极品火源亦是难得。

    “铿锵!铿锵!铿锵!”

    打铁般的声响,再次传来,像是有着奇特的韵律一般,有种神秘的轨迹在波动;李木专心致志,全神贯注,集中精气神,锤炼混沌灵云土,使其向着自己心中的古塔成形而去。

    一天、两天……一月、两月……

    李木在这里不知道呆了多长的时间,也不知道吸收了多少的火能,他像是不知疲倦的机器人一样,天天打铁,锤炼快要成型的九层塔。

    三个月后,李木终于停手,九层塔已经成型,在李木的气海上方起伏,混沌古朴,光华内敛,毫无一点威势。

    李木知道,这是自己没有将自身的道则烙印其中,也没有刻印下什么法则,因此,有形无神,只是一件器物,毫无通灵之意。

    李木散去周身的七彩雾丝,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面色惨白,投缘目眩,几个月的努力,让他的精气神消耗殆尽,此刻若是烙印道则,难免会有瑕疵,他准备养精蓄锐,精气神圆满之后,再来烙下法则与大道。

    两日后,一道强烈的气机从火域之外传来,恐怖的气势连火域都要退让三分,这是一个可怕的人物,可怕得让人难以想象。

    李木睁开双眼,眉头微蹙,透着微微不满,他长身而起,负手而立,不言不语,仿佛在等待来人。

    “呱呱……呱呱……”

    就在这时,李木听到几声乌鸦的名叫,且越来越接近,仅仅片刻,就一下子近了数里,很快,一个灰衣老人出现在李木的面前。

    “竟然有人在这里?!”灰衣老人微惊,轻轻的瞥了一样李木,顿时一股沉重的压力从天而降,一下子压在了老人的身上。

    “咚!”

    灰衣老人一下子从空中坠落,如流弹一般,在大地之上砸出一个一人大小的巨坑。

    “好可怕的威势,这年轻人难道是一个不世出……的老妖怪吗?!”灰衣老人站起身,面色之中,又惊又怒,他也是一位绝顶大能,可是此刻竟然有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本座在此炼器,你数个月之后再来吧。”李木看着眼前的灰衣老人,淡然说道。

    “前辈竟然要炼器?不知晚辈可否观摩一番?”灰衣老人听到这句话,原本的怒气忽然散去,他的眼前一亮,生了想要借鉴的念头。

    “观摩?”李木眉头一蹙。

    “难道不行?”灰衣老人心中一凛,深怕李木不答应,急忙开口道,“请前辈放心,晚辈来此也是想要炼器,但内心之中有些担忧,因此,想要借鉴一番,还请前辈成全!”

    “我以自身为炉炼器,如何让你借鉴?!”李木反问道。

    “前辈竟然以自身为熔炉来炼制器物,真是艺高人胆大!看来晚辈是没有这样的福源了。”灰衣老人一听,面色一变,对李木升起一种油然而衷的佩服感,心中微微有些苦涩。

    “我看你现在内心担忧,灵台不清,如此炼器,久而久之,心浮气躁,怕是会功亏一篑。”李木看着灰衣老人,不禁摇了摇头,道,“你若是信我,回去在山林之中静修诵经三月,一日都不准动怒;若是你能做到,再来炼器,定当会有所成!”

    灰衣老人听到这句话,顿时垂下头去,沉默不语,思虑三番之后,他才再次抬起头来,桀骜的嘴角慢慢隐去,十分郑重的对李木鞠了一次躬,“多谢前辈指点!”

    “你我也算有缘,因此赠你一言!”李木点点头,受了灰衣老人一礼,“若是三月之后,你我还有缘分,本座或许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多谢前辈!”灰衣老人听闻,心中更是大喜,“三月之后,如若有缘,就叨扰前辈了。晚辈告辞!”

    灰衣老人对李木表示感激之后,整个人再次冲天而去,很快消失在眼前。

    “呱呱……呱呱……”

    “这灰衣老人……莫非就是乌鸦道人?”李木心中暗自猜测,“如此,也算是结个善缘吧。”

    李木摇摇头,将这件事抛出脑后,整个人再次盘膝而坐,沉下心来。

    三日之后,李木精气神达到顶峰,这一次,他以神力为焰火,勾动七彩神焰,以意志为神锤,以心神烙印各种道纹、神纹、法则与大道。

    他准备将自己从洪荒世界、星空古路、遮天中获得的古字全都烙印上去,说不定会发生莫名的变化。

    毕竟,诸天万界广大无边,道法无穷,但终会大道归一。

    此刻,随着李木烙印的诸多古字与道纹,九层塔渐渐发生莫名的变化,虽然依旧混混沌沌,明灭不定,但与之前相比,似是有一种光华在九层塔上流转,仿佛有了通灵之意。

    一月、两月、三月……在这其中,外界不时传来阵阵蛮兽凶禽的嘶吼声,还有一阵阵惨烈的波动在回荡,李木自然能够感知到这一点,却并不知道是哪些人。另外,这些人中也没有谁发现李木在炼器,因此也没有人来打扰李木,因此他并不是放在心上。

    十数日后,火域才渐渐恢复了平静,这下李木更加不在意了,他的心神全都耗在九层塔上,根本难以分心。

    又是数月过去,李木的心神几乎耗尽,面容非常的惨白,几乎看不到一点血色,若不是他时不时的灌自已一口神泉,怕是早已坚持不住。

    数日之后,意志化成的神锤散去,他的神力近乎衰竭,此刻竟然再次有了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他勾动的七彩神焰此时似是成为了一朵焰火,跳入九层塔的最高处,最后闪烁一点星芒,渐渐隐去。

    此刻,李木看到,他的气海上方,一尊小塔成型而出,古朴而自然,一层一元化天地,二层阴阳生万物,三层三才定世界……九层大道终圆满。

    这真的是一尊小塔,差不多九寸大小,如先前一样,没有炫目的光芒,没有骇人的神华,有的只是灵动、自然与古朴。

    九层塔并不大,很小,但却给人一种无量、磅礴的感觉,不像是一尊器物,更像是一方山河,一片星河,一个混沌。

    九层塔中,演化“道”与“理”,开辟混沌,容纳万物,隐隐有天地初生、万象更新、道法自然的感觉。

    “我之道为武!”李木看着九层塔,心中喜不自胜,“此塔继承我之道则,当为‘武塔’!”

    话落,一个“武”字悄然无声的出现在九层塔的最上方,随后若青天压来一样,横盖进塔中,消失不见,仿佛与整座塔融为一体。<!--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