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第449章 、论道,席散

    <!--章节内容开始-->    拙峰依旧是拙峰,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草木还是那草木,一如往常,殿宇凌乱,野草丛生,枯藤遍地,老鸦长鸣。

    李木站在那里,半个时辰后,才彻底醒了过来,他长身而起,整个人如同一朵流动的祥云,极其的缥缈;又似是一座沉重的大岳,非常的浑厚。

    他立身在拙峰之巅,像是漫步云端,潇洒飘逸,又似是站在无垠星空之中,周边群星闪烁,银河挥洒,仿佛沾染着历史的尘埃。

    只不过,这样的情形更像是一个幻觉,很快,云雾飘散,星辰隐去,李木站在拙峰之上,变得普通起来,像是一个没有修行的平凡人,没有一点出奇之处。

    李清月也获得了一些好处,不再如以前一样温婉、和润,她此刻仿若一柄出鞘的神剑,锋芒毕露,剑气凌厉,迸射四方,无坚不摧!

    叶凡清醒过来,他的身形缥缈,似是一道拂动的风,身心空灵,无上秘法在他的心田浮现,若涓涓细流潺潺淌过。

    涵涵早就醒了,她此刻很安静的呆在李清月与李木的身边,仿佛一瞬间长大了许多般,变得懂事了许多。

    嘤嘤还是没有一丝的改变,只是白色的绒毛变得更加光滑柔顺起来,远远望去,仿佛一块小猫大小的白玉一般,色泽润滑,完美无瑕。

    又是数个时辰之后,李若愚缓缓醒转,他变得更加平凡了,完全像是一个乡村的老者,皱纹依旧,瘦弱如初,只是一如深潭,平静无澜。

    “盖世圣者的体质果然不凡!”李若愚深深的看了一眼李木,无比平淡的说道,“你的战力怕是堪比圣人了吧。”

    李木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而且你的心境修为也是可怕得惊人,就算是圣人也不过如此。”李若愚的双眼似是能看透李木一般,但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加感到心惊,平静的内心陡然掀起阵阵波澜。

    “达者为师,按理来说,我应该称呼你为前辈。”李若愚收回目光,重新变得古井无波起来,“只是……”

    “不必如此,我叫皇天,我们平辈论交即可。”李木对这一点不是很在意,因而十分自然的说道。

    李若愚点头,不再纠缠,“皇天道友,拙峰震荡,我刚刚有所参悟,若是不嫌弃,我等论道一番,如何?”

    “善!”

    李木与李若愚各自在破败的殿宇之前盘膝而坐,开始论道;叶凡、李清月一听,立即围了过来,他们知道这二人是少有的强者,修为深厚,因此,纷纷屏住了心神,静静聆听。

    涵涵也不再调皮,早在叶凡刚刚有所动作之前,她便迈出一个轻盈的步伐,来到李木的身边,占据了绝佳的位置;嘤嘤也是一个跳跃,直接跃到了李木的肩头上,随后趴在上面。

    九天过后,李木与李若愚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一番论道,二人各有所获,道与理更是收获良多。

    李若愚虽然修为不如李木,但刚刚领悟自然大道,又在拙峰之上潜修多年,渐有自成一道的趋势;而李木虽然初入遮天,但却有着洪荒与星空古路作为底蕴,见多识广,妙语连珠,智慧无穷。

    二人可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各种智慧的火花不断碰撞,随后又产生新的不同想法,又接着论道。

    就这样,九天的时光一闪而逝。

    李木等人依旧停留在刚刚的论道之中,根本没有在意时间的流逝;但拙峰之下,来自各大主峰的杰出弟子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他们不敢轻视拙峰,也没有再敢将这里当成荒山野岭,随意降临,闯又不能闯,无奈之下,许多弟子先后离去。

    一天之后,李若愚与李木先后睁开双眼,无声无息的站在拙峰之巅,俯视下方的太玄门弟子。

    “皇天道友是要离开了吗?”李若愚察觉到李木眼中的去意,心中一动,道,“为何不再等等他们,想必最迟不过三天,他们就会醒转。”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李木神情有些恍惚,数年的相处,他也不愿意离开,但却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离,“再说,雏鹰不见风雨,怎能搏击天穹,是该让她独自一人闯荡了。”

    “道友的意思是……”李若愚微愣,不是很明白李木的意思。

    “我有一事相求道友,不知道友是否方便?”李木忽然拱拱手,略显严肃的说道。

    “道友但说无妨!”李若愚问道。

    “这是三封信,分别是我写给叶凡、李清月与涵涵的,还请道友转交给他们。”李木从怀中取出三件信封交给李若愚,接着,又道,“另外,就是想请道友能够在三人生死危机之时,予以庇护!”

    “若能如此,皇天必定感激不尽!”李木十分郑重的说道。

    “无需如此!”李若愚没有拒绝,很自然的说道,“他们得到拙峰的传承,自然是我拙峰的弟子,我理应庇护。”

    “多谢!”李木知道李若愚的意思,但依旧十分感激。

    “嘤嘤,我走之后,涵涵一定会很伤心,你留下来代替我看护好涵涵。”李木看着趴在自己肩膀上的白玉小兽,一股失落、没有兴致的样子,不由抚了抚她亮丽的绒毛,十分亲昵的说道,“她是我在这里的唯一弟子,且是人皇体,我对她的期望很高。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嘤嘤!”嘤嘤沉默了半响,在李木不容拒绝的目光中,非常委屈的叫了几声,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对了,还有一事,我希望得到道友的帮助。”李木望着虚空,神色莫名,透着一种高深莫测的信息,俄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又对一旁的李若愚说道。

    “还请道友告知。”李若愚没有半点的烦躁,十分平和的问道。

    一天之后,李木从殿宇之中走出,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差不多一人大小的东西,外表的形状十分模糊,但无论是宽度还是长度,都似是与人形极为的相似。

    “道友保重!”李若愚走到李木的身旁,认真的说道。

    “道友也保重!”李木亦是点点头,随后向拙峰之下走去,李若愚紧随其后,相送李木。

    快到山脚下,李木看着拙峰之下涌动着的人头,忽然停下了脚步,说道,“这些可是各大主峰的杰出弟子,就这样晾在这里,真的好吗?而且道友一点都不心动?!”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道路,拙峰的道不见得就适合他们。”李若愚一点也没有得道高人的气质,像是一个平凡人,“只是掌教如此,也由得他们了。”

    “而且,我这样不搭理他们,也算是在考验他们,若是没有这样的耐心与意志力,不如离去。”李若愚说道,似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李木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对着李若愚点点头,直接穿过人群,潇洒离去。<!--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