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4.第447章 、退去,变故

    <!--章节内容开始-->    “太玄门的修士身可死,魂可灭,但脊梁不能屈,意志不可断,尊严不可辱!!”太玄掌教之后,越来越多的太玄门修士聚集起来。

    他们发出滔天的呐喊声,如长江般的气血直冲天际,震动苍穹,万里云层激荡,天地虚空颤抖,引发无穷异象。

    这是太玄门的精神所在,是太玄门始终屹立不倒的原因根本所在,除了传承不绝之外,太玄门更重要的是无惧无畏的精神与气概,他们无惧一切,可为太玄门的尊严而亡。

    其实,这种精神与气势并不仅仅是出现在太玄门之内,只要是传承久远的大势力都会有这样的凝聚力,他们的荣耀早已经与门派联合在一起。

    无论是世家,还是门派,尊严高于一切,神圣不可侵犯!

    荒古姬家、荒古姜家还有摇光圣地三方联合在一起,顿时变得无所畏惧起来,忽略了一个门派的凝聚力与意志力。

    而这一次太玄门的呐喊,仿佛当头棒喝,又似是黄钟大吕般,在他们的心头敲响。

    “难怪各大势力能传承至今,他们竟然有这样的凝聚力,真是不可思议!”李木也很震动,他想到了人族,当初的人族同样有这样的凝聚力与向心力,无惧一切,为了人族的崛起而与妖斗,与异界斗,与天地相斗,敢于拔剑,无所畏惧!

    “轰隆隆!”

    太玄门的一百零八座主峰全都震动起来,星峰之上,忽然风起云涌,天地色变,一颗又一颗星辰闪现而出,仿佛一颗颗璀璨的宝石一般,映照苍穹。

    其余主峰也都震动起来,发出雷鸣般的声响,光华四射,异象纷呈,像是改天换地了一番,给人以无与伦比的震撼力。

    拙峰依旧破败,没有任何的异象显现,但却也发出轰隆隆的震动声,杂草纷飞,烟尘乱舞,一匹混乱。

    “哗啦啦!”

    一道道神光从一百零八座主峰之上蔓延而出,像是一道道神锁一般,封天锁地,困神绝魔,强大的压力,似是能毁灭一切。

    “天罡地煞禁绝阵!禁绝一切,摧毁一切,无物不可阻,无物不可灭!”摇光圣地的一位大能变色,惊呼出声。

    “好一个太玄门!”荒古姬家的大能也是不可置信,他们在来之前,便想到了许多,也想到太玄门会反抗,但却没想到这样的举动会惊起太玄门这么大的反弹,竟然开启镇派道纹,要禁绝一切。

    “这一次我们认栽!走!”荒古姜家的大能,原本还是风度翩翩的样子,此刻却是异常的铁青,不过,此人非常的果决,没有一丝犹豫,转头就走。

    他白衣胜雪,风姿无双,此刻的背影非常的萧索,给人以一种狼狈一样的幻觉感。

    荒古姜家的大能率先离开,紧接着,荒古姬家与摇光圣地的大能纷纷瞪了一眼太玄门的掌教与诸长老,也随后离开。

    太玄门掌教与长老看着离开的三方势力,全都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他们并不愿意与招惹这三方势力,但很可惜,这三方势力的联合,让他们瞬间变得跋扈起来,屡次侮辱太玄。

    太玄门碍于门派尊严,只得下令反击,否则,一旦如此下去,太玄门的面子被毁,众弟子的精气神也会散掉,日后遇到三方势力的修士,会不自觉的矮了一筹,低人一等。

    太玄门掌教与太上长老互望一眼,不由苦笑一声,他们看到了李木一行人,对他们点点头之后,先后离开。

    他们现在也没有兴趣再留下来,也没有提出收留人皇体的事情,一是他们认为李木会不愿意,二是,则是三方势力的威胁。

    一百零八座主峰的震动渐渐停息了下来,漫天的神光消散,璀璨的光晕消融,只有拙峰依旧。

    “拙峰,峰如其名,卓而不拙,光华内敛,看来果真有大秘密。”李木看到太玄门掌教与太上长老消失,才回过神来,细细的查探了一番拙峰,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昔年,那位在传承未现时,得到秘术修炼方法的前辈,曾在临终前说了十二个字。”李若愚叹息一声,看到诸人转过来的好奇目光,顿了顿,接着说道,“大成若缺,大盈若冲,大巧若拙……”

    “师尊,我感觉这十二个字好像蕴含了好多的大道至理,可是,可是……”涵涵细细品味了这十二个字,挠挠头,心情变得有些烦躁起来,懊恼的说道,“可是……我怎么参悟不了呢?一定是涵涵太笨了。”

    “不是涵涵太笨了。”李木揉揉涵涵的小脑袋,宠溺的说道,“而是涵涵太年轻了,经历得太少了。等涵涵长大一些,历练了一些,自然就懂了。”

    “我相信师尊,师尊说的一定没错!”涵涵用力的点点头,她虽然在来往太玄门的路上,与蛮兽凶禽大战了数百上千次,但这些都有李木或是李清月的陪同,她一个人独自历练的机会几乎没有。

    “看来,是要让涵涵独自一人历练一番了。”李木笑了笑,没有接话,但担忧的神情却怎么也掩盖不了,“不然的话,涵涵怕是要真的长不大了。或许,我可以这样……”

    几日过后,李木十分淡然的盘坐在拙峰山巅,闭目深思,像是一个雕塑一般,一动不动;涵涵这几天十分的欢快,也不修炼了,她虽然十四五岁的样子,但依旧如一个小女孩一样,尽是与嘤嘤嬉戏玩闹。

    李清月变得更加刻苦起来,她前些天见识过大能级人物的恐怖之处,内心的迫切感更加急切了;叶凡过得也是十分的惬意,平常修炼,参悟《道经》,厌倦了或饿了,就烤了一只野兔,吃得满嘴流油。

    李若愚老人这几天天天抱着一个黑漆漆的古弓,愣愣的站在九阶天梯之前;古弓似是存放时间太久了,腐朽了一大片,上面的几个虫洞非常的醒目。

    “相传,山为经,弓为根,此弓或许是拙峰的一把钥匙,兴许可以让传承再现。”李若愚轻轻抚摸了一边古弓,最终将古弓放在了玉石阶梯之上。

    九种颜色的玉石流转水波,将古弓淹没,而后火焰跳动,黑乎乎的古弓如同木柴一样燃烧了起来。

    李木此时睁开双眼,看着李若愚的动作,眼睛一眨不眨;李清月知道李木的目的,看到李木的神色,心中很快便想到传承即将现世,因此,也盘坐于一边。

    叶凡心中越发的惊异起来;涵涵与嘤嘤也停止了玩闹,两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火焰不断跳动,古弓渐渐消失,逐渐融入天梯之中,直至消失不见,眼前的一切终于平静下来,但无论是谁,都感觉到天梯之中有了一股十分微妙的变化。

    这种变化很细小,几乎微不可察,但诸人的心神全都放在这里,因此瞬间感受到了这种变化。<!--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