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第435章 、守山长老谋,碧玉琉璃盒

    <!--章节内容开始-->    “被打伤了?”守山长老一蹙眉,随后环顾四周,目光犀利无比,“这里是我紫阳洞天的地盘,谁敢将我紫阳弟子重伤,这是要挑衅吗?给你一个机会,自己站出来!”

    “唰!”

    话音刚刚落下,不约而同的,四周还未散去的人群纷纷将目光看向了李木与小乞丐。

    李木与小乞丐置若罔闻,仿佛没有听到,自顾自的向前走去,一点也不理会古怪的四周。

    守山长老自然看到人群的目光,他也紧跟着望去,面色十分庄严,目光像是能够看清人心,他身形一闪,站在李木的面前,庞大的威压一下子覆盖而去,“便是你吗?”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李木拍拍小乞丐的手,让他不用害怕,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的中年人,十分的平静。

    “如何?这么说,你是承认了。”守山长老冷冷一下,惨烈的杀机环绕己身,在夜月之下,分外的清冷与肃杀,“既然承认,那么就要付出代价!”

    “我不认为你能让我付出代价。”李木的目光没有改变,依旧淡然,白衣若纱,在星月之下,仿佛一尊白衣神王,英武无双,气度无量。

    “那你可以试试!”守山长老向前猛然踏出一步,轰的一声,滔天的气息若风卷残云,周围的大地都裂开,房屋都被掀翻,一道道神锁在虚空中显化,若隐若现。

    “是巨城道纹!”

    “传说中,这座巨城似是荒古之前的城池,虽然古老破旧,但依旧还残存着盖世强者的道纹!”

    “不愧是紫阳洞天的守山长老,修为竟然如此强大,连巨城的道纹都被引动出来。”

    巨城发出剧烈的抖动,像是地龙翻滚,又似是怒海狂涛,一缕缕神光冲破天穹,将整座大城覆盖。

    龟裂的大地渐渐停止散裂,慢慢的聚拢起来;周围的房屋也像是得到神光的守护,流转莫名的光晕,仿若精铁一样稳固。

    李木仿佛没有感觉一样,淡淡的站在那里,巍然不动;随着夜风的吹拂,掀起阵阵裙摆,看起来像是一个乘风欲去的谪仙,飘逸绝尘。

    小乞丐感觉到四周的不对劲,一双大大且明亮若月光的眸子微微流转,看着眼前的中年人,狠狠的瞪了过去,似是在为李木加油出气一般。

    “这才像是一个孩子的样子嘛。”李木察觉到小乞丐的气愤,不以为意,感觉到小乞丐终于有了一丝人气。

    如果说刚才如一片死水一样的小乞丐让人万分担忧的话,现在的李木则没有了这样的感觉,可以稍微放松下来。

    “还敢反抗?!”守山长老看到李木依旧十分淡然的样子,微微惊讶,但接着便是一股难以遏制的怒火升腾。

    对守山长老而言,这种愤怒难言的感觉已经有十数年没有感觉到了。

    要知道,这里可是紫阳洞天的地盘,就算是燕国其余的五大洞天福地也不敢在这里撒野,也要看紫阳洞天脸面的行事。

    而现在,什么时候巨城之内出现了这样的一个人物,可以无视紫阳洞天,随意打伤紫阳洞天的弟子,毫不尊重紫阳洞天的长老。

    这很明显,就是在挑衅紫阳洞天!

    若是今日放走李木与小乞丐,不管不顾,那么紫阳洞天的威严何在?恐怕会沦为其余几大洞天福地的笑柄。

    想到这里,守山长老自然是怒不可遏,他向前连连踏出几步,每一步都引动大地猛烈的颤动,他要立威,他要杀鸡儆猴,他要让巨城中的人知晓,这里是紫阳洞天的地盘,是他说了算!

    不论何人,来到这里,胆敢挑衅紫阳洞天,下场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死!!

    “你该死!”

    守山长老出手便是直接下了狠手,他祭出一个大约两寸大小的碧绿盒子,通体若琉璃,闪烁点点绿芒,在夜月之下,异常的明亮夺目。

    “这是碧玉琉璃盒!”

    “碧玉琉璃盒内含一朵琉璃神火,可焚毁诸天万界,震塌苍茫虚空。修士一旦触碰,立马回化成一滩血水,连灵魂都会被拘禁碧玉盒内,是真正的凶残之物!”

    “传闻数十年前,有数位大妖重现天宇,霍乱紫阳洞天附近城池,最终被一位强者以琉璃神火焚烧,尸骨无存;而那几位大妖的灵魂更是被镇压在碧玉盒中,世世代代经受神火的摧残!”

    “可惜一代人皇体,刚刚觉醒,就要惨遭焚灭,真是可惜啊!”

    人群中的修士们纷纷议论,他们修为不高,却见多识广,许多东西都听说过;守山长老的碧玉琉璃盒一出,所有人都震惊起来,看向李木与小乞丐,充满同情与哀叹。

    “什么?人皇体?难道……”英武青年靠近人群最近,此时听到人群之中的议论,顿时面色变得难看起来,别人或许只是一知半解,但最为紫阳洞天的核心人物,自然是知道守山长老匆忙赶到巨城的原因,就是为了那传说中的人皇体。

    想到这里,英武青年不敢怠慢,一个踏步,跨越而出,来到守山长老的面前,大呼道,“且慢!”

    “高涛!你这是要干什么?!”守山长老忽然一顿,看着挡在李木与小乞丐面前的英武青年,露出不满的神色,“还不速速让开!”

    “守山长老,正事要紧!”高涛没有退让,而是郑重其事的说道。

    “正事?现在将这胆大妄为的二人镇杀,扬我紫阳神威,便是正事!”守山长老大声说道,声音若惊雷,随即传遍整个巨城,震荡四野。

    “高涛!”紧接着,守山长老又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是传法长老的弟子,但就算是传法长老在此,也绝不会放过这二人!而且,他老人家恐怕比我还要愤怒。”

    “守山长老误会了。”高涛听到守山长老抬出传法长老,就知道他误会了,不由苦笑一声,但依旧没有让开。

    “误会?你现在给我让开,我就认为是误会!”守山长老看着还是执迷不悟的高涛,语气越来越不耐烦,碧玉琉璃盒发出淡淡的绿色神芒,越来越璀璨,像是一轮绿色大日悬浮在他的头顶。

    李木很是平静的看着争吵的二人,非常自然的站在一边,没有任何要离开的意思;小乞丐也是胆大,又或许是相信李木,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像是在看戏一般。

    “守山长老!”高涛见守山长老还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只得低声喝道,“人皇体……”

    “呃……人皇体!”气愤的守山长老忽然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你知道人皇体是谁?”

    守山长老很慎重,也很警惕,毕竟事关人皇之体,一旦大成,必然可以庇护紫阳洞天万年;而凭借着大成人皇的庇护,紫阳洞天成长为一方圣地,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

    因此,人皇之体不得不让守山长老如此紧张。

    “我已经有眉目了。”高涛点点头,眼神一瞥,望向李木与小乞丐二人。

    “你是说……”守山长老看到高涛的动作,眼神睁得大大的,不可置信的说道,“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

    “长老,你看看周围人群的目光,全都汇聚在这二人的身上。”高涛一点一点的推测,道,“人皇血脉刚刚共鸣,不到一时片刻,可以肯定,人皇之体还未离去;而人皇之体如此重大的事情,必然受全场瞩目,鹤立鸡群!”

    “而刚刚我等降临此地之时,所有人的目光更是不离这二人片刻。”顿了顿,高涛继续说道,双眸越来越明亮,语气越来越高亢,“因此,我有十之**的把握,这二人必定有一个是人皇之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就更不能放过这二人了。”守山长老听到高涛的推测,不由自主的点点头,看向李木二人,精光一闪,很是慎之又慎的说道。

    “不错,绝不能放这二人离开!”高涛也是很赞同守山长老的话,“只是该如何让这二人心甘情愿的留下,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或许可以这样。”

    守山长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随后在高涛诧异的目光之中,打开碧玉盒,一朵晶莹剔透的琉璃神火从盒子之中飞出。

    神火通体碧玉色,非常的璀璨夺目,旋转之间,慢悠悠的向李木与小乞丐二人飞去。

    高涛下意识的想要阻止,但却硬生生的止住了。

    似是察觉到高涛的异样,守山长老瞥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人皇之体已经暴露了出去,各大圣地与荒古世家一定会加快赶过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只得行非常之事。”

    “唰!”

    琉璃神火飞到李木与小乞丐的面前,忽然停顿下来,滴溜溜的直转,绽放点点碧玉神华,似乎能引动诸人的心神一般。

    李木与小乞丐忽然楞在原地,像是被眼前的琉璃神火所吸引。

    李木眼前一闪,面前已是一片碧玉之色,青山座座,绿水潭潭,高大的树木通体翠绿,枝繁叶盛,似是充斥着无尽的生机,但李木却从其中感受一种不同寻常。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所有的树木全部凋零,远远望去,山峰崩塌,草木成灰,一派萧条与枯寂。

    青山绿谷化成片片焦土,草木早已断绝生机,与刚刚生机勃勃的景象相比,这里完全就是一片不毛之地,可谓天壤之别。

    茂盛的古木,参天的植被,如茵的绿草,芬芳的花朵,全都被摧毁了,什么也没有留下,有的只是死气沉沉与凄冷孤寂,给人一种肃杀、惊悚的感觉。

    “啊啊啊!”

    突然,一道道惨烈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仿佛潮水一般涌过来,无穷无尽,阴森森的气息缭绕整片大地,就连天上的皎月也变得血红起来。

    这片天地,变得更阴冷,周围一片昏暗,漆黑的渗人!

    “啊啊啊!”

    就在此时,一道道萧条的人影出现在李木的前方,影影绰绰,数不尽有多少人;这些人飘飘渺渺,随风而动,一点绿光在他们身上浮现,仿佛跗骨之蛆,怎么也甩不掉。

    一点绿光每闪一下,这些人影便大叫一声,鬼哭狼嚎一样,刺耳得让人惊悚,一些胆小的人,更是会被吓得肝胆碎裂而亡。

    “区区鬼魅,还不给我退去!”李木蓦然大喝一声,仿佛一道圣威从天而降,威猛无双,眼前的人影如同画面转化一样,一个接着一个的破碎开来,像是镜子一般,支离破碎。

    李木的眼前一亮,只见那朵琉璃神火依旧在旋转,闪烁的绿色神华,妖艳得有些惊怖。

    李木双眼一眯,只见小乞丐不知何时挣脱了他的手掌,仿佛一个失魂之人一样,无知无觉的向前走去,一步一步,没有一丝一毫意识。

    “咄!”

    李木大喝一声,仿若圣音道鸣,在小乞丐的脑海中响彻,如同黄钟大吕一般,连同四周的人群也被惊醒。

    “我,这是怎么了?”小乞丐睁着迷糊的人眼,有些不知所措。

    “不可能,他怎么会挣脱琉璃神火的心神束缚,这根本不可能!”守山长老像是见了鬼一样,连连摇头。

    “什么琉璃神火?我看更像是一朵妖火!”李木的话语虽然平淡,却给人一种冰冷刺骨的感觉,“给我灭!”

    李木一指点出,一缕白光****而出,像是一道白色的瀑布从银河上垂落而下,寒气森森,一下子将琉璃妖火覆灭。

    “吱!”

    一声刺耳的声音响彻巨城高空,凄厉怒吼,像是一头受伤的蛮兽凶禽一般,要将众人的耳膜震裂一般。

    不过,刺耳的声音很快散去,随着琉璃神火的覆灭,一缕黑烟从刚才神火覆灭的虚空之中升起,随风而散。

    “噗!”

    守山长老大叫一声,碧玉盒也一下子破裂,哗啦一声,周边的虚空也完全被绞碎了;他再也忍受不住,喷出一口大血,整个人仰面栽倒,生死不知。

    “这……守山长老……”高涛惊恐的看着李木,四周的紫阳洞天的弟子也纷纷不知所措,只是盯着高涛,看他如何决策。

    “恩?又有人来了?”就在此时,李木刚刚抬起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望向天边。<!--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