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金丹镇苦海

    李木盘膝而坐,睁大双眼,一眨不眨,细细观摩,天空之上的古字仿若生根发芽般,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像是印在上面般,抹也抹不去。

    与此同时,青铜古棺中的无名古经也在此刻响彻,与《道经》一起,冲击李木的心神。

    古经长鸣,道音梵唱,诸多妙相,万般法门,一一呈现,玄之又玄,奇之又奇,在李木的心中隆隆作响。

    李木时而皱眉,时而微笑,时而恍然,时而苦恼......他的神情不断变换,如痴如醉,像是久旱逢甘霖,漫漫黄沙之中忽然天降甘露,一片绿色凭空出现在荒漠之中,点缀生机,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

    李木感觉自己的身体之内,不断有“门”被打开,各种神光,无边精气充斥全身,让他有一种使用不完的力气,畅快无比。

    只不过,这样的神光似幻似真,这样的精气明灭不定,他努力的想要留住这些神光与精气,但光辉挥洒,气流涌动,似是从他的指缝间穿行而过一般,很难把握住。

    李木没有修行,他在以多年的底蕴,不断感悟《道经》与无名古经中的奥义,想要把握住其中的修士大势。

    无名古经,晦涩玄奥,繁复多杂,如同数之不尽、纷繁杂乱且交织在一起的法则丝线一般,剪不断,却理还乱;《道经》轮海卷则像是九天银河从天空倾泻而下,银辉如瀑布挥洒,气势磅礴无量,不断冲击李木的心神。

    尤其是《道经》的轮海卷部分,完美的阐释了遮天世界苦海、命泉、神桥、彼岸四大修行境界。

    让李木有了直观的认识。

    修士开辟苦海,让其壮大,摸索生命之轮;而后,释放无尽生命精气,缭绕苦海上空,流转身体各处,滋润血肉、骨骼与腑脏,强壮肉身,逐步超脱凡人。

    苦海覆盖生命之轮,一上一下,重叠而生,每一年都会在生命之轮上留下一道痕迹,直到伤痕遍布,彻底崩灭,那时便是一个人寿元损耗的时刻。

    而想要改变这一状况,修士唯有在苦海开辟通道,直达海底,沟通生命之轮,释放无量精气,阻止苦海的侵蚀,延续寿元。

    “武道修行,先修肉壳,壮大己身,使气血弥漫身体四周,随后汇聚于藏精之府,化无尽气血为武道金丹,只要金丹不灭,则寿元无穷!”

    “不过,现在看来,并非如此,金丹也会有腐朽之时,而那时便是寿元流尽,归于死亡的时刻。”感悟到这里,李木的心中升起一股明悟,“遮天世界的修行体系是开辟苦海,沟通生命之轮,而武道修行则是以金丹镇压苦海,护持生命之轮,只要金丹不被苦海腐朽、侵蚀,则寿元无尽!”

    两种不同的修行体系,一个挖掘,一个镇压,本质上却没有差别;遮天体系,挖掘命泉之眼,连通生命之轮,构筑命泉。

    命泉越大,生命精气就会更加旺盛,寿元就会大大增加,但是这样的结果就会不断挤压苦海,与之对抗,一旦神泉被苦海覆灭,生命之轮就会被侵蚀,整个人就会走向死亡。

    而武道镇压也是如此,只是前者比较温和,而后者更加激烈罢了。

    因此,武者通常刚直不屈,宁折不弯,勇猛精进,这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我开辟武道金丹,化金丹为一方大千世界,以此镇压苦海,只要世界不灭,苦海永世镇压,则寿元无尽。”

    “一方世界有多重,轻若沙尘,重似混沌,难以言说。也难怪我感应不到苦海的存在,原来是被一方世界镇压,怪不得会如此。”

    “虽然这样一来,我的寿元几乎无穷。可是,这也意味着一旦世界遭受重大破坏,或者本身遭遇重大创伤,伤及内世界,那么对苦海的镇压就会松懈,也怪不得许多重伤者会在坚持多年之后,依旧陨落。”

    到了现在,李木对寿元无穷的看法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认识,虽然并不是人人修行武道,但殊途同归,万法归一,想来也差不了多少。

    “轮海升华,结出天地神脉,释放无尽潜能,就是神桥之境。而武道的修行,也需要开辟人体周身的穴窍,挖掘自身宝藏。”

    李木不断将遮天修行与武道修行一一对比,不断增强对大道法则的感悟。

    “到了彼岸境界,肉壳就要发生蜕变,精神也要升华,修士的肉身要连续脱胎换骨,完成破茧成蝶的变化,形成另类的新生!”

    “不过武道修行,却是时时刻刻与肉身有关,只不过后天境最是基础罢了。”

    “一个由上至下,一个从下往上,虽然在行走的道路上各有不同,但基本上不过是前后顺序的差别罢了。”

    “呼!”

    李木长长吐了一口浊气,两大修行体系的不断对比,让他有种意志恍惚,心神崩溃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十分难受,比之万蚁噬心还要痛苦万分。

    他的脑袋里,现在十分矛盾,一会儿晕晕沉沉的,像是被灌了水银一样沉重;可是很快,他又变得十分清醒起来,因为千万道金针猛然扎在脑海之内,让他想不清醒也不可能。

    “吁!”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似是清醒,又像是迷茫,如梦似幻般,无名古今依旧在心间长鸣,像是黄钟大吕一般,震人发聩;《道经》轮海卷则如一篇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展现而出,滚滚而过,让他心神震撼。

    “下丹田,藏精之府;上丹田,藏神之府,武道修行也多与二者有关。而今就剩下一个藏气之府,中丹田了,我或许可以开辟气海,构筑命泉,凝聚神桥,从而踏入彼岸。”

    李木在内心之中不断推演,借助内世界天道的威能,可以让李木不断缩短推演的时间。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随着推演的不断完成,开辟气海的可行性非常大,“苦海之下是生命之轮,不知道气海之下又会有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