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荒古圣体,长老之谋

    一座小矮山之上,四五间草屋排列,古朴而简单,低调而自然。

    “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可能连生命之轮都感应不出来啊?”草屋之中七八位老者站立,其中一位老者开口,话语之中,满是不可置信,双目失神,一片呆滞的样子。

    这七八位老者,除了吴清风之外,剩余的几人除了几位几个月前将李木四人带进灵墟洞天的长老外,还有两三个老者,气势如虹,仅仅站在那里,便给人一种不可力敌的感觉。

    “仅仅这样感知,便能发觉这两个少年的气血格外旺盛,堪比神象,应该是罕见的仙苗才对,怎么会连生命之轮都感应不到?”一位头发花白,面容红润的老者扯了扯胡须,满是不解。

    这时,剩余的几位长老走到近前,纷纷对李木与叶凡动手动脚…呃…是进行检查;李木很淡定,站在那里,没有半点不适,叶凡则感觉相当的不自在。

    “生命之轮寂静,感应不到任何的动静,苦海则坚若神铁,稳如磐石,不可撼动,根本无法开辟……”长老吴清风摸着叶凡的肉身,自言自语,俄然,面色一变,不可思议的低声惊唿,“难道是那种传说中的体质吗?”

    “如果说叶凡还能感应到苦海的存在的话,这位皇天却根本连苦海都没有。这……怎么可能?!根本不可能啊!”

    “不错,哪怕是一介不能修道的凡人,都有苦海,只是苦海不尽相同罢了,怎么会连苦海都没有?!这根本不可能!”

    如果说叶凡的情况让他们惊诧的话,那么李木的情况,则让他们惊悚,因为这样的情况颠覆了他们的未知,根本不可想象!

    一切,只因未知;而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吴长老,你莫非发现了什么?”忽然,一直站在那里默不作声的一位长老开口,看向吴清风,问道。

    “韩长老,兹事体大,在下不敢乱说,还是请掌门与传法长老向前一观,查明清楚。”吴清风没有回答韩长老的话,而是看向另外两名老者。

    “哦?既然如此,传法长老,不如你我一同查看,如何?”掌门淡淡一笑,对传法长老发出邀请。

    “便依掌门之言。”传法长老面无表情,缓缓点头。

    两位老者上前,探查叶凡的身体,二人的手指晶莹如玉,点点神辉挥洒,一青一白,不断摸来按去,在认真的“量骨”与“度神”。

    另外几名在观察李木的长老,此刻也停了下来,纷纷望向一边。

    “看来叶凡的荒古圣体还是瞒不住。”李木心中暗道,颇为玩味,“如果这些人知道了,不知会怎样选择,是留下呢?还是驱逐呢?亦或是其他?”

    对此,李木自己表示很感兴趣。

    片刻之后,掌门与传法长老停了下来,两人互望一眼,神情十分复杂,有惊讶,有喜悦,有无奈……五味皆有,但更多的则是可惜与同情。

    “掌门,传法长老,到底是什么情况?此人究竟是什么体质?”看着二人的微妙表情,韩长老心中直打鼓。

    两月之前,韩长老的子侄韩飞羽来向其告状,要惩戒四位“仙苗”,更是想要与其中的一位女娃结亲,考虑到种种原因,韩长老一直没有同意。

    教训仙苗,与仙苗结亲,前者不用说,一旦韩长老出手,遭殃的指不定是谁?后者,韩长老虽然异动,但心知,这样的好事也是千难万险,几乎不可能成功。

    直到其中两位仙苗迟迟不能开辟苦海,韩长老知道,这或许就是唯一的机会了,因此,他果断怂恿掌门与传法长老查明情况,弄清根本原因。

    “旷古绝伦,盖世圣体!”最终,传法长老淡淡说道,只是一种可惜的心情不断在他的心间缠绕。

    他的心在滴血!

    “什么?!”除了掌门、传法长老与吴清风之外,其余的几位长老十分迅速的将叶凡护在最中心,严密的保护起来。

    “什么?怎么可能?居然是圣体?”刚刚赶过来的数十位年轻修士忽然听闻这样的消息,俱都微微一震,看向叶凡,满是火热,恨不能取而代之。

    “居然是圣体?!天佑灵墟!”

    “一旦圣体成长起来,灵墟洞天必将称雄燕国,成为东荒顶级大教!到时候,我等亦是与有容焉!”许多年轻修士都恨不得大叫起来,面色一片通红,手舞足蹈,充满无尽喜悦。

    “这……怎么可能?!”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脸色顿时一白,双目无神,身体无力,呢喃自语,“这么说的话,那我岂不是……”

    他的面色更惨白了,不敢再想象下去。

    “荒古圣体?”庞博与李小曼也是十分惊奇的看着叶凡,只有李木嘴角微微一翘,古怪的神情让人不解。

    “居然是圣体?!这……等等……如果是圣体,传法长老不会有这种无奈的心情。”韩长老先是发愣,随后迅速敏感起来。

    他们察觉到传法长老的异样,心思快速转动,一个几乎退出史舞台,消失时间长河的绝代圣体体质,跃入他的脑海。

    韩长老身体一阵抖擞,也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高兴,只听他颤颤巍巍问道,“是荒古前,还是荒古后?”

    韩长老瞪大了双眼,一双枯黄却流露精光的眼眸,直盯盯的看着传法长老的嘴唇,像是在期待,又仿佛是在害怕。他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强壮而有力,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

    “什么荒古前,什么荒古后?韩长老,你这是在做什么?”一位不明所以的长老很是纳闷的看着韩长老,心中似是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剩余的几位长老听到韩长老的询问,顿时沉默了下来,联想到刚才传法长老的语气,他们一时愣在了原地。

    如果是荒古后,定然不负盖世圣体的威名;可是,一旦是荒古前,那么,一切都只是无用功。

    “荒古前。”传法长老肯定的说道。

    “嘶!”几位长老倒吸一口冷气,神色中十分失望与可惜。

    只不过,韩长老不仅没有可惜,反而露出一抹贪婪的神色,“居然是荒古圣体?上天是注定要让我崛起吗?”

    年轻修士之内,那名十四五岁的少年看到韩长老似喜非喜的神色,心思灵动的他,忽然涌起一股希望,“似乎……这圣体未必是好事啊。”

    “什么意思?”那名依旧不解的长老问道。

    “是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圣体还分荒古前与荒古后吗?”一位胆大的年轻修士高声问道。

    如果是在往常,这样的消息绝对会第一时间封锁起来,不为人所知,而今却是一改常态,不但没有隐藏,诸位长老与掌门反而呈现出一股无所谓的态度。

    这……实在是让他们迷茫。

    传法长老看向年轻修士与一两个依旧不明所以的长老,解释道,“你们应该都听说过荒古的传说吧?那时,有种盖世体质,旷古绝伦,在那个时期,接连出现九代人物,每个人皆天上地下无敌,震古烁今。那种体质,如果走上修行之路,根本无法揣度其终极成就。”

    “这种体制,几乎被誉为古今第一圣体!放眼诸天万界,几乎找不到可与之匹敌的体制!”

    “那,那么……”不知情的年轻修士与长老听到传法长老这样的话,全都热血沸腾,恨不得将叶凡给吞了,好让自己也有这样的体制。

    然而,他们没有发现的是,剩余的几位长老的目光很平淡,再没有那种惊艳与火热,取而代之的只有失望。

    “不知道他们知道我要是没有苦海,又该如何呢?”李木一直怀疑所谓的苦海就是下丹田,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几乎有十之**的肯定。

    下丹田被李木开辟成一方小千世界,自成一方天地,根本让人无法感知。他想修行遮天法,可是世界的开辟,让苦海消失,断绝了他的路途。

    他早在此之前,就曾向吴清风长老询问,是否有其他之法,可是得到的结果让他失望不已;不过,他没有就此沉沦,亦没有就此沮丧。

    李木自己就开创了一条修炼的体系,虽然这其中的大部分功劳应该归功于时辰老祖;但李木也并非全无收获。

    他虽然有无数年的积累,但想要如时辰老祖一般,开创属于自己的修炼体系,依旧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过,虽然不能自己开创一条修炼体系,但借鉴遮天法,沿用与之相似的体系,重新走出一条路,也并非不可能。

    现在,他李木已经有了腹稿,只是他隐隐感觉,似乎还少了一篇根本经文。

    “虽然,我有青铜古棺的无名经文;不过,或许还可以加上妖帝墓中的《道经》。”李木暗自沉凝。

    “不过,非常可惜的是……”传法长老的声音渐渐高亢,压住了还在议论纷纷的诸多修士,“这种体制不知为何在后荒古时代渐渐泯然众生,不再适合修行,没有一人可以修炼有成!”

    “哎,真是可惜啊!遥想荒古之时,圣体威势无双,纵横九天十地,莫能与之相抗!”韩长老假仁假义的呜咽说道,“可惜,自荒古后,无尽岁月以来,圣体偶现世间,却不再具有傲视诸天的凛然之势,诚令人叹息啊!”

    一口一个可惜,一句一个叹息,仿佛真的为荒古圣体的遭遇而悲鸣。

    许多修士漠然,几位长老更是散开保护阵型,纷纷叹了一口气,全都无比的失望,不再关注叶凡。

    从刚才的热烈到现在的冷淡,反差之大,十分明显;他们一脸的冷漠与淡然,似乎一切本该如此。

    “荒古圣体纵然没落,但亦不能任凭你们如此相欺!”韩长老,一如反常,正义凛然的说道,“如果你们不要圣体,不想将其收入门下,我要!”

    他非常大声的说道,有一股白色的气体在他的周身围绕,看起来十分神圣。

    庞博与李小曼的面色渐渐恢复,看向韩长老,充满了感激;叶凡心中也是震动,一股数不出的情绪萦绕心间。

    诸位长老、众多修士与掌门微微低头,有一丝惭愧的意味,但更多的则是好奇与不解。

    “哼!”韩长老很是得意的看了一眼四周,心中十分不屑,很快,他带着期盼的心情,问向叶凡,“你是否愿意跟本长老走,如果愿意,我穷其毕生之力,也要让你修行;就算你不愿意,我也会给你一些资源,只是最终如何,只能靠你自己了。”

    叶凡刚想准备答应,可是从水星走出的他,此刻却感觉到一丝的不妥,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亦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成为雷锋的,能够成为雷锋的也只有雷锋自己一个。

    韩长老太过热情的举动,让叶凡感到不安;再加上其之前的各种举动,叶凡的内心充满了警惕。

    吴清风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其余的修士与长老也是冷眼旁观,他们虽然对韩长老的举动感到奇怪,但也不会好心提醒叶凡。

    毕竟,为了叶凡一介废体,而得罪一位长老,何其不智。

    叶凡没有开口,庞博与李小曼在此时,似乎也察觉到周围的不对劲,但是他们却想不到劝阻的理由,只得将目光看向了一旁很淡定的李木,双目中,满是哀求。

    李木陷入另辟一路的推演中,还没有回过神来,此时,庞博与李小曼的目光,忽然将他惊醒;低声问了几句,李木便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

    “既然韩长老热情相邀,那么我……”叶凡也知道情况不对劲,但为了修行,为了回去,不管前方有多少险阻,都无法挡住他的步伐。

    叶凡准备答应,尽管前途渺茫,甚至会九死一生,但事到如今,他似乎再无其他路可走了。

    “我……”

    “且慢!”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忽然响起,却是李木出声。

    叶凡听到喊声,双眼顿时一亮,“对啊,我真傻,居然舍近求远?不是还有皇天前辈吗?!”(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