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修法悟道,降临北斗

    古经长鸣,神秘浩大,起始第一句乃是源自道家典籍中的名句,然而接下来的,则是闻所未闻的玄奥古经,晦涩繁复,难以明其意。

    神妙至理,大道天音,如渊似海,深奥浩瀚,每一个字响起,每一句话传出,都如星河起伏,似天崩地裂,响彻世间。

    李木寂静不动,犹如泰然,巍然而立,全部的心神徜徉在大道至理的海洋之中,一篇价值不可估量的古经,不断在他的心中与自身武道相互印证,犹如两股惊涛骇浪般不断冲击,不断洗礼他的心扉,让他的底蕴愈加深厚,本源越加雄浑。

    一个个古字,一句句篇章,一道道天音,像是太古佛陀的梵音,又似是洪荒神的祈祷,源源不断,跨越时空间隔,划破亘古苍穹,缓缓流入李木的心间,让他五脏震动,心生澎湃,波涛起伏,不知身在何方。

    一道道神光不断从李木的身体透发而出,光芒四射,绚烂万分,仿佛一尊欲要登天的仙人,飘飘出尘;又似一尊即将临尘的神,无尘无垢。

    不远处,叶凡三人被李木的异常所吸引,露出不解之色,不知道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却能感觉到李木身上的不同,有一种纤尘不染、缥缈出世的气质。

    “我好想看到有神光仙雾在他的周身弥漫,像是一尊超凡脱俗的上古仙人,神妙不可言。”庞博张大了嘴巴,怔怔出神,随后,他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这难道便是修行吗?”叶凡看着飘飘欲仙的李木,双眼一亮,似乎有了明悟,“许多古籍上记载,上古先民百岁还健硕,身体仿若青年,更有彭祖,活了八百岁。从异象中一看,应该是真的。”

    李小曼一双美丽妩媚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李木,一眨不眨,仿佛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种玄奥的古经,篇幅不长,但却带给李木极大的震动,虽然有着无数岁月积累的底蕴,但依旧有些地方难以明白,让他一会儿如临深渊,一会儿又似走进净土,种种莫名的感受,让李木时而皱眉,时而微笑,时而……

    时间漫漫,叶凡三人对李木的各种行为也是见怪不怪,纷纷盘膝而坐,参悟炼体之术,接着,又想到李木的一些话,不断望着棺壁上的各种图刻,寻找机缘。

    期间,叶凡胸口处的菩提子越来越热,像是在为他强行开启了一扇门一样,一种极为特别的声音传来,且越来越浩大,渐渐将他的心神引入其中。

    紧着,像是一天,又仿佛一个小时,庞博与李小曼参悟炼体之术,颇有感悟之时,也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浩大而深奥的天音之中。

    一时之间,四人全都沉默,呈如痴如醉状,陷入空灵之境,古棺之内,一时寂静无声。

    修真不记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道道神光闪烁的千多个古字,如云雾缭绕,似山峰隐现,晦涩难明,不解真意,却偏偏如斧敲石刻般烙印在诸人的心间,久久不能忘怀。

    大道至简,字字千斤,繁华落尽,平凡最真。

    李小曼与庞博差不多同时睁开双眼,一缕神光一闪而逝,他们互望一眼,全都从各自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惊喜;接着,叶凡也缓缓回过神来,十分平静,但怀中温热无比的菩提子,让他浑身都暖洋洋的,似乎获得了巨大的好处。

    “那家伙……额……前辈……”庞博挠挠头,觉得称唿什么都不好,纠结之中,只得道,“算了,就称唿他前辈吧;都这么长时间了,我们早就回神了,前辈怎么还没醒?”

    “应该是前辈修为高深,所以领悟也比我们多吧。”叶凡气质出尘,没有丝毫的奇怪。

    又过了一段时间,李木才缓缓睁眼,神情略有恍惚,“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以本为精,以物为粗,以有积为不足,澹然独居神明居……”

    “前辈,你醒了?”庞博看见李木苏醒,顿时凑了过去,大大咧咧的问道。

    李木点点头,然后说道,“我们快到了。”

    “什么?快到哪里?”庞博诧异道。

    “是终点吗?前辈知道我们会到达……”

    叶凡还未说完,一种奇异的声音忽然响起,虽然微弱,几乎不可闻,却能够震动人的心神。

    一道如晨钟,似暮鼓一样的声音从遥远的时空传来,沉闷、浩大,且充满哀意,接着,又有祭祀的声音响起,悲意弥漫,缥缈而真实。

    “这是……”李小曼也豁然抬起头来,望向李木。

    这时,三人手上的佛器忽然绽放光芒,神辉洒落,流转而出,全部向青铜古棺的棺壁上汇聚,瞬间没入青铜刻图之中。

    在此刻,棺壁上的上古先民与远古神仿佛复苏了一般,湛湛生辉,似真似幻,像是要从其中走出来,而那些蛮兽与凶禽的刻图也变得栩栩如生,一股神秘的力量充斥在其中。

    一片浩瀚无垠,灿烂无比的星空,以黯淡的棺壁为背景,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是星空石画,感觉似是一条古路,而且那几颗闪烁,格外明亮的星辰,像是……像是北斗七星?!”庞博睁大眼睛,挠着头,看向李木。

    李木也在看着闪烁的星图,听到庞博的询问,缓缓点头,“不错,我们的终点就是北斗。”

    “到了那里,那我们还能回去吗?”叶凡悠悠的问道。

    “能!”李木十分确信的对着三人说道,“只要你们足够强,诸天万界都可以任你们纵横,何况回去?!”

    叶凡听到李木的回答,心中一松,像是有什么东西放下了,他紧紧的捏了捏拳头,神情满是坚毅。

    听到二人的一问一答,庞博与李小曼也渐渐陷入了沉思,双目哀恸,似是想家了。

    “你们可以回去,但是我又该如何回去呢?”李木仰望星图,思绪却不知飘向了何处。

    他也曾探索过回家的路,但是诸天万界之中根本没有水星这样一个坐标;他甚至一度怀疑,水星到底存不存在?!

    “如果遮天世界不是时辰老祖的算计,那么或许,这里的水星与我记忆中的水星有一定的联系,也说不定的。”也不知是安慰自己,还是真的有什么线索,李木这样呢喃出声。

    “轰隆隆!”

    青铜古棺不断震动,且越来越剧烈,这一刻,四人的心绪全部被打断,叶凡三人更是感觉天旋地转。

    片刻后,荒古铜刻与图案同时绽放神辉,撑起一片朦胧的光幕,抵消了一股无法想象的冲击力,古棺慢慢稳定了下来。

    四人知道,他们终于到达了终点北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