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飞扬跋扈

    “最新消息,上代五行神子已经从前些时日破关而出,直接从五行神城横渡虚空而来,叫嚣镇压人祖皇天,为五行神城雪耻!”

    “光明圣子也从光明教廷启程,一路上圣光相随,神姿璀璨,仿佛一尊小神王!”

    “还有,还有,据说仙灵谷真仙,仙唯一已低调而至此地。”

    一连串的消息,仿佛一颗深水炸弹丢入大海,瞬间掀起滔天巨浪,风云欲起,雷霆欲来,让诸多修士心中升起一道兴奋感。

    这是神子间的大战,必然会惊天动地,翻云覆雨,引来许多人的目光,不容错过。

    “可是他们为什么会齐齐来至这里?”有人不解,提出疑问。

    “传闻,似是天机阁的一位传人以混元天机术在搜索人祖皇天的踪迹。。。。。。”

    “找到了!不愧是天机阁的传人。。。。。。”那人似是对天机阁格外的推崇,一脸仰慕之色。

    “很遗憾!”回答问题的中年人轻轻摇了摇头,说出一道骇人听闻的消息,“不仅失败,且被反噬而亡,形神俱灭,什么都没有留下!”

    “好凶狠的人祖皇天,真是招惹不得啊!”有人倒吸一口冷气,惊叹出声。

    “后来呢?”听得入神的几位修士连连追问。

    “这位天机阁的传人来历不凡,是一位半步混元九重天修士的子侄,听闻此事,勃然大怒,直接破关,以万年寿元、万年气运为代价,破开至宝守护,探出人祖皇天不日到来此地。”

    “嘶!竟然恐怖至斯!连一位半步混元九重天的盖世强者都要耗费如此巨大的代价。”

    “不仅仅是如此。”那位中年人不等大家惊叹完,又继续道,“那位半步混元九重天的盖世强者探到人祖皇天的大概踪迹之后,直接一口精血吐出,陷入了昏迷,过了数日才醒,刚刚说了几句话,又再次晕了过去。”

    “到底是什么话?居然能让那位盖世前辈如此紧张?”过了好一会儿,但诸人消化了这则消息之后,有人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是啊,是啊,到底说了什么?”

    中年人直接摇头,“不知道,天机阁封锁的很紧,除了围在盖世强者身边的修士之外,没有人能够知道;且此事被天机阁下了闭口令,根本没有人胆敢开口。”

    “原来是天机阁的人。。。。。。。意志小人手持人武剑的攻击又岂是如此好受?”远方,李木听闻这些消息,默然无语,心思怅然,“也不知道这些人都知道了什么,居然如此讳莫如深。”

    “有机会的话,还要去拜访拜访天机阁。”李木如此想到,忽然一位十分英武的男子进入了他的脑海之中,“如果他去与这些人交流的话,应该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嗒嗒嗒!”一道极为有韵律的脚步声响起,像是一柄神锤敲在众人的心间一般,让诸多修士的心脏都不由自主的随之而动。

    许多人一怔,心中一突,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仿佛被一张无形大手掐住了脖子,控制了呼吸,让人难以动弹。

    酒肆之外,一位十五六岁的青年走了进来,一身圣光铠甲,纤毫不染,明亮亮的直晃人的双眸。

    这是一位极其俊美的青年,金色的发丝随意披散着,宛若一**日带给人以温暖阳光之感;只是他的英眉斜挺,皮肤如雪,嘴唇薄弱,冰蓝色的双眸中毫无感情,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什么洪荒凶徒?你们也太耸人听闻了。”吵吵闹闹之中,青年已经踏进了酒肆中,冷漠的声音,顿时让酒肆之中沉默下来,“他若是胆敢来此,不需要我哥出手,我一人便能将其镇压,抓回去当奴仆!”

    他的话非常不客气,让许多修士都在皱眉。

    他的身后跟着两位中年人,一个目不斜视,直盯青年,一个双眸观望,警惕四周;还有两位老人徐徐而来,一身红衣,老迈不堪,却根本没有散发出任何的气息,仿佛死人。

    其中一位老人上前,大袖一挥,一道光芒闪过,原本坐在位置上的四人瞬间被移到了外面;然后另一位老人手中洒出一团圣光,一切都明亮无暇之后,才让青年坐下。

    “掌柜,你就是这样做生意的吗?”被移出酒肆之外的四人还楞在原地,忽然,一位身穿紫衣的青年直接站起身来,对着酒肆的老板怒声问道。

    酒肆的老板悄悄望了青年一眼,然后快速的跑到紫衣青年的耳边,说道,“他是光明圣子的亲弟弟,莱特,你就忍耐一下吧。”

    “光明圣子的亲弟弟?”紫衣青年再次怔住,他紧紧抿了抿嘴唇,捏了捏拳头,随后恨恨的看了那人一眼,十分不甘的挥袖而去。

    他知道家里人不会为了他,而去讨要公道的,怕是连卑躬屈膝都来不及呢。

    “光明圣子的亲弟弟?!”酒肆老板的声音不算太大,但却也没有隐瞒,许多修士都听到了,原本还蠢蠢欲动、准备好好教训青年的修士们纷纷坐回了原地,静静喝酒,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我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喝酒,不喜欢与许多人同坐。”青年不知从何处摸出一个酒壶,端起一杯酒,在手掌心之处转了转,不经意的说道。

    “唰!”

    所有修士听到这句话,如蒙大赦,一个个十分狼狈的离开了酒肆;酒肆老板欲哭无泪,却只能默默的走向后厨,准备不再做声。

    青年不过是混元三重天巅峰的实力,虽然不凡,但也不至于让酒肆老板、诸多修士畏惧,大不了教训一顿后,立即逃离此地,只要此人不死,不必担心光明教廷与光明圣子的震怒。

    但是,青年的身边还有两位气息如渊的中年人,还有两位深不可测的红衣老者,让他们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好酒!”青年冷笑一声,仰天抬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忽然,余光一瞥,一道白色人影出现在眼眸中,“恩?居然还有人敢留在这里。”

    白色人影正是李木,他没有说话,自顾自的品着酒,对于光明圣子的亲弟弟,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日月二子,将此人丢出去!”莱特心中动怒,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不要太用力,只需半身不遂即可!”

    两位中年人听到莱特的命令,没有丝毫的表情,直接走向李木而去。

    “混元四重天的修为,很不错了。可是为什么要找死呢?”李木摇摇头,也不见他有任何的动作,背后忽然升起一掌遮天巨手,直接将两名中年人镇压。

    巨手消失,两位中年人也跟真不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