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谁敢欺负我洪荒无人?!

    第三百六十八章、谁敢欺负我洪荒无人?!

    “没错,就是这样!”水神蓝听到赞同的声音传来,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可是,他又很快错愕起来,这道声音低沉、稳重,却中气十足,充满了不可一世的霸气,仿佛一尊傲视古今的霸主。

    “谁?”水神蓝喝道,金色的双眸扫出一片灿霞,如汪洋升腾,看向来人。

    仙灵谷与光明教廷的老人也是一惊,他们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纷纷抬头望去。

    “轰!”

    一尊黄金灿灿的人影从天而降,神光四射,金乌缭绕,隐隐有神兽啼鸣之声响彻,震撼四周!

    “洪荒修士,妖族太一!”

    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若惊雷轰然响彻,在所有人的耳边嗡嗡作响,“噗”的一声,许多人心神剧震,不由自主的吐出一口血来,脸色惊变,快速退后。

    “这是太一那只小鸟,现在怎么这么厉害了?!”祝融祖巫差点惊呆了眼球,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霸气无双的金色身影。

    太一!太一!太一!

    竟然是妖族东皇太一亲临!

    李木也没有想到,那道金色身影会是妖族之人,而且还是东皇。

    “竟然是洪荒修士?!”

    “难道洪荒的修士一个个都如此厉害吗?!”

    “先有绝世凶人,现在又来一个,难道夺运战场还不够混乱吗?!”

    “洪荒妖族,洪荒人族,竟然是各自不同的种族,他们为什么没有打起来,难道洪荒世界已经可以无视种族隔阂吗?”

    李木现身战场,自称洪荒人族,且一己之力击败阴阳神子,镇压五行神子、光明圣女与真仙仙若凡,还有其他诸多强者,残忍暴虐,凶威盖世,吸引了战场上所有人的眼神。

    而四大势力为了能够找出李木,却是将洪荒大千世界透露了出来,让许多人了解到了这一方神秘而强横的世界。

    “区区混元四重天,也敢如此猖狂?!”水神蓝看清来人,当即眼高于顶,不过是初入混元四重天的修为,且波动剧烈,一看就是没有突破多久。

    “虽然贫道刚刚进入四重天之境,但是战你,足够了!”东皇太一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手持一个混沌色的小钟,站在李木的身旁。

    “多谢道友相助!”李木对着东皇太一拱了拱手。

    “皇天兄说笑了,洪荒修士在外面的名声可不好,要是再不互帮互助,恐怕。。。。。。”东皇太一摇了摇头,并没有一点不自在,相反,却是高高抬头,抿抿嘴,有一丝笑意隐藏。

    “呃。。。。。。”李木一时还没有明白过来。

    “就算如此,皇天,你以为你能逃得了吗?”仙灵谷的那位老人终于动容了,眼皮微微抬了抬,“他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我不认为你还有其他后手?!”

    “不错,我主万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想;主早已知晓此地发生了什么,你们就算能从我手里逃脱,难道还能逃出主的手掌心吗?”光明教廷的那位老者站了出来,枯老的身躯此刻十分威武。

    “谁敢欺负我洪荒无人?!”

    此刻,又是一道陌生的声音传来,声音很温和,穿透力却是很强,一道缥缈的身影从远处缓慢走来,仿佛周边的时空都在扭曲,看不清面容。

    “你,你怎么了?”

    “什么我怎么了?你还是先看看你自己吧!”

    “你这是发生了什么,居然,居然。。。。。。”

    “。。。。。。”

    所有被人影穿过的众人都纷纷变色,他们像是遭受了莫名的诅咒,身体上发生了未知的变化,仿佛一眼万年,他们一下子苍老起来。

    似神山般矗立挺直的脊背变弯,如婴儿般光华的肌肤苍老,若刀剑般锋利的双眸黯淡,枯老的发丝一根根掉落,强盛的生命原力不断衰减。。。。。。仿佛寿元殆尽,天人五衰降临。

    恐怖,大恐怖!

    所有人望着慢慢踱步前行的那道身影,眼中止不住的惊恐,全身瑟瑟发抖,眼中充满了怨恨与不甘。

    其余人见此情景,迅速避开那人,像是瘟神一般,不敢与之接触。

    “你是谁?!”

    “二哥!”

    光明教廷的老者与祝融祖巫的声音一前一后响起,一道充满了惊诧与心悸,另一道则是充满了欣喜与兴奋。

    “洪荒修士,巫族烛九阴!”烛九阴双眸似是紧闭,但是周身却涌出一股奇特的力量,似是能改变时空一般,散发出诡异的波动。

    这股波动散发出去,花草枯萎,山脉成墟,一瞬万古,沧海桑田。

    “祝融,共工现在已经是混元三重天了,你可要努力啊!”烛九阴祖巫虽然没有睁开眼睛,却像着能看到祝融一般,对着他说道。

    “什么?共工那个老小子竟然是混元三重天了?我不服!要不是我被那个该死的五行神子抓住,我。。。早就。。。也是混元三重天了!”祝融祖巫说道最后,本想夸夸海口,可是有些底气不足,只得闷闷的说道。

    “九阴二哥!”李木看到烛九阴祖巫转向自己,立即对着他称呼道。

    “很好,不错!后土妹子的眼光不错!”烛九阴淡淡点头。

    “什么?后土?不应该是月神望舒吗?”东皇太一听到烛九阴的话,立即大怒,恶狠狠的对李木叫道。

    “什么月神,什么望舒?明明就是后土妹子!”祝融祖巫听到东皇太一的话,立即不依了,也不担心自己是不是他的对手,立刻大声吼道。

    “你。。。。。。”东皇太一。

    “我。。。。。。”祝融祖巫。

    看着二人旁若无人的争吵,李木不由耸了耸肩,快速走到烛九阴的身边;其余的人也是一脸黑线,十分尴尬的样子。

    “居然还有月神望舒?!”烛九阴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李木,随后,十分平常的说道,“你给我等着。”

    李木听到烛九阴祖巫不咸不淡的话语,立刻打了个寒颤;可是不等李木说些什么,烛九阴祖巫早已转过身去,将东皇太一与祝融祖巫叫住了。

    “好了,待此事了结,你们想怎么吵就怎么吵!”

    “你们是在无视于我们吗?”水神蓝很不忿,先有李木,后有太一与烛九阴,他的骄傲像是被人丢到地上一样,踩了一遍又一遍。

    “便是你们欺我洪荒无人吗?”烛九阴淡淡问道,空洞的双眸流动着十分诡异的漩涡,里面不时闪过的一道道画面,让人一眼便万分震惊。

    “又来一个送死的吗?”光明教廷的红衣老者从烛九阴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威胁,现在的情势对他们已经越来越不利了。

    不过,他有后手,只要撑过这段时间就行,所以,他不是很担心。

    “怎么?你是在等教廷的援军吗?”烛九阴微微一笑道。

    此话一出,老者震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