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神子殇,风云动

    “谁?”五行神王震怒,双眼通红,脸色青筋暴突,如一只魔鬼,欲要择人而噬一般。

    他一眼扫出,如两双神剑斩出,锋利无双,虚空都被他斩出了两个巨大的裂缝。

    “是你!竟然是你!”五行神王不可思议的望向阴阳神子,充满了不信。

    “走!离开此地!”阴阳神子压根就没有理睬五行神王,眼睛一瞥,身上黑白二气,包裹阴阳,显化出一方乾坤世界,阻挡神王,随后,气势喷薄而出,混元四重天的修为如山似岳,不可一世!

    他一指点出,阴阳二气交缠而出,化成龙虎,原本早已四分五裂的五行封印一下子被破开;他纵身一跃,与阴阳神城的大人物一起,就要离开这里。

    李木见状,似是早有预料,化成一缕尘埃,神不知鬼不觉的粘附在阴阳神子的身上。

    “斩!”五行神王大怒,五色五行轮陡然从手中飞出,宏大而庄严,玄奥而繁复,似是蕴含了无尽的五行法则一般,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道,向阴阳神子斩去。

    “哧!”

    神光闪烁,一朵血雾如花一样在虚空中绽放而出,那座守护阴阳神子的乾坤世界震动起来,一条巨大的裂痕从其苍穹之上划过,幽深而无尽。

    “砰!”的一声,阴阳神子的一条手臂被斩开了,掉落阴阳之外,悬浮在大殿之上;伤口处光滑无缝,十分平均。

    但他依旧面不改色,不屈不挠,黑白双发乱舞,剑眉倒竖,英姿慑人,犹如一尊冉冉上升的绝代天骄。

    “神子,世界坐标。。。”那尊大人物想要离开乾坤世界的守护,夺回那条掌握六棱晶体的手臂。

    “算了,速速离开这里!”阴阳神子制止道,眼睛一眨不眨,仿佛对于自己的手臂,对于那颗六棱晶体毫不在意一样。

    “神子!”大人物依旧不甘,还想再尝试一番。

    “走!”阴阳神子一喝,语气之中,透着命令的意思,却是不容置疑。

    “唰!”

    阴阳二气弥漫,乾坤世界破碎,虚空不断崩塌,五行封印也在碎裂,放眼望去,芬芳的花草枯萎,叮咚的仙泉干涸,一片死气沉沉。

    葱郁与生机不在,映入眼帘的只有荒凉与枯败,一方仙土成为死地,不再有光亮,快速的灰暗下来,一片冰冷与死寂。

    唯一的光亮就是五行神子所在之处,立道仙音依旧在响彻,破道神光仍然在闪烁,异象纷呈,不减其衰。

    但是!

    “噗!”

    就在此时,立道仙音、破道神光忽然消散,像是被人打断了一样,五行神子被其反噬,喷出一口大血。

    仙音缭绕已逝,神光破灭已无,让本就昏暗的大殿变得更加凄凉起来,四周的仙根花草,近乎凋零,唯有一片又一片的枯叶在飞舞。

    “我儿!”五行神王大惊,五色五行轮滴溜溜的转动起来,一道道如丝一样的光芒,射向四周。

    “哗!”

    黑暗驱散,光亮再度降临,虚空不再崩塌,世界在恢复,生命的气息在生长,仙根葱郁,花草茏茏,一切的一切,仿佛梦幻一般,此刻又恢复成了原样。

    但此刻,五行神王却是已经没有时间去关心此地了,他焦急的吩咐了一声白发老者,让他处理后事,自己带着昏迷的五行神子与阴阳神子的半条手臂,离开了大殿。

    阴阳神子与五行神王先后离去,白发老者匆匆忙忙宣布拍卖会结束,诸势力与众多散修才如梦初醒。

    刚才的一切,让他们都惊呆了。

    “阴阳神子竟然是混元四重天的强者,难道是我眼花了吗?”

    “莫非阴阳神子早已走出了自己的道路,此刻被五行神王所逼,不得已,才暴露了出来?”

    “若果真如此,阴阳神子藏得真深啊!”

    “在阴阳神子面前,诸势力的神子真是弱爆了啊!”

    “。。。。。。”

    所有人都在讨论,且句句不离诸势力的神子,让参与此次拍卖会的神子,脸上无光的同时,又十分恼火。

    “好一个阴阳神王,好一个阴阳神子!”悬空岛,鲲鹏神子有些疯癫起来,“不愧是震慑古路,称雄星空的阴阳神王,算计的真深啊!”

    “阴阳神子么?先走一步而已,我们走着瞧吧。”天星城的天傲神子还能保持一些淡定,但目中战意如烈火熊熊,似是已经等不及大战一场了。

    “走!去夺运战场!”泰坦神子不再耽搁,离开五行拍卖行,径直走向夺运战场的入口。

    半个时辰后,星空古路上的诸势力基本上都知晓了五行神城所发生的大事,心中动容的同时,不禁又一次想起了阴阳神王的恐怖之处。

    “阴阳老贼,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太阳宫的宫主,一位头戴皇冠,全身被火焰包裹的中年人油然而叹,随后,他一整面容,冷酷而无情的说道,“去,让神子进入夺运战场!”

    此话一出,原本还是夏日炎炎,酷热无比的太阳宫,陡然传出一股冷气,直透九幽而去,仿佛能冰冻世间的一切。

    太阴殿,一位风华绝代,冰肌玉骨的中年妇人,听到这样的一则消息,心中一跳,一股寒气从心中升起,“阴阳神王每次出现,都会引动一方战乱。而这一次,他又在算计什么呢?”

    她秀眉微蹙,垂手低头,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但此举却依旧难以遮掩那股迷人的风姿,让人心中一动。

    黄金家族。

    “禀家主,神子此刻已经前往夺运战场!”

    “夺运战场吗?”被称为家主的中年人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他想去,就让他去吧。我黄金家族从来不畏惧战斗!”

    一处神秘的地域中,黄沙漫卷,北风呼号,风起沙随,席卷天地而去;此刻,每一粒沙子都仿佛一把神刀一样,能将神岳斩碎,巨浪劈翻。

    两道人影躲在一处沙穴中,互相蜷缩在一起,很是凄惨。

    “二哥,你说大哥,他会不会。。。”

    “别瞎说!大哥一定会没事的!”二哥紧紧的抱住了较小的一道人影,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神色坚毅。

    “我们一定要坚强起来,努力修炼,不能再让大哥孤身冒险了。”二哥呢喃说道,语气中透着一股坚定。

    “恩!”(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