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陆压出手

    “请宝贝转身!”

    李木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那酒鬼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虽然依旧邋遢,但是透过披散的头发,一个青年倒映在李木的眼眸中,剑眉星目,鼻若悬胆,脸庞精致与沧桑并存,矛盾之中,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

    青年庄严肃穆,嘴中念念有词,对着面前的一个大红葫芦如拜天地一样拜了下去,十分恭敬。

    “哧!”

    大红葫芦左转三圈,右转三圈,随后停了下来,接着,葫芦盖冲了出去,一线毫光从葫芦中飞出三丈。

    毫光之中,一个飞刀沉浮起落,透出淡淡白光;飞刀长有七寸,有眉有目,如一张人脸,眼中有两道白光射出,盯住了青衣老者。

    “不好!”青衣老者心中暗叫不妙,也顾不上强行斩杀李木,周身虚空破裂,就要逃走;可是刚有所动作,身体忽然停顿了下来,虚空坍塌不止,气流流转不休,带给他很大的伤害。

    青衣老者身体吃痛,但却无法逃离,一道道神锁从虚空中出现,上面道韵淡淡,含有神秘的法则,仿佛能定住天下万物,让敌人无处可逃。

    “砰!”

    青衣老者意念一动,从身体中冲出一座仙山,仙山缥缈,沉重高大,将老者挡在了后面;接着,仙山抖动,仙光垂落,丝丝缕缕,如雨幕一样,又像是天地华盖,含有很强大的破坏力。

    老者早就有所准备,他知道自己也许难以从斩仙飞刀中逃脱,所以干脆不逃,以一件至宝挡在身前,守护周身。

    “嗡!”

    飞刀震动,在葫芦上三丈之处来回转动两次,咔啦一声,仙山之上出现一道道裂缝,布满了整座仙山,随后,砰的一声,四分五裂,落入无尽虚空之中。

    “啊!”青衣老人惨叫一声,脖子间射出一道血箭,挥洒虚空,如一朵朵血花绽放,明亮而鲜艳,但老人也借此逃脱了斩仙飞刀的束缚,一个闪身,留下一滩血迹,就此消失于虚空中。

    “哎,很多年没用,竟然有点生疏了。”青年叹了一口气,有些不满意,嘴中再念一口咒语,斩仙飞刀重新回到了大红葫芦中。

    “唰!”

    一道波动从大红葫芦中散发而出,接着,李木便看到虚空中的一滩血迹,仙山的碎片如潮涌一般涌进了红葫芦中。

    “哗啦啦!”

    青年拿起葫芦盖,将葫芦堵住,使劲摇了摇,随后放到耳边,一道清脆的水声响起,一股醇厚的酒香传来,幽郁淡雅,仿佛瑶池玉酿一样,沁人心脾。

    “这就是传说中的斩仙葫芦?”李木双眼发亮,一个劲的盯着斩仙葫芦,就差流口水了,但心中还是有些懵然,“竟然还能酿酒?”

    “好香啊!”李木又如此想道。

    “要不要来一点?”青年问道,将红葫芦递了过去,看着李木一副酒鬼转世的样子,不由有些好笑。

    “当然!”李木点头,一手接过红葫芦,拔掉葫芦塞,抬起手来,就将红葫芦中的酒一个劲的往嘴里倒。

    “我去!”青年看到李木的动作,直接懵了,大叫一声,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赶忙过去,伸过手就想要将酒葫芦抢过来,嘴上还大声叫道,“你这是想要了我的老命啊!”

    葫芦中的酒刚进李木的口中,一股芬芳醇和的香气传来,自身的武道功法不由自主的运转过来,一股温润的气流传遍了周身,滋养血肉骨膜,流向五脏六腑,让李木的伤势一下子恢复了大半。

    内心的一股抑郁,被一扫而空,说不出来的清爽,说不出来的畅快,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天空碧蓝,风和日丽;清风徐徐,白云悠悠,此方天地一片安和。

    “爽!”李木大叫一声,气吞山河,虚空一抖,万木摇曳,群山万壑震荡,千万猛兽共鸣,无尽飞禽展翅。

    “我的酒啊!呜呜。”青年摇了摇红葫芦,水声轻了许多,随后,不放心的他又将葫芦凑到眼前,直接看进去:一片湖泊荡漾,清澈无比,纯净透明,香气升腾,仿佛白雾凝聚,形成一股氤氲气流,在湖泊上空若灵云飘荡。

    只是,与之前想必,似乎下降了一层。

    “我去,你个天杀的!我好不容易才积攒了这么多,都不舍得喝!”青年大叫,其惨叫声天地动容,万物齐悲,十分惨烈,让人心酸,“谁知,谁知你一下子就喝了十分之一?你这是要我的命啊!我要杀了你!对,我要。。。。。。”

    “咚!”

    李木站在青年的身后,不言不语,只是身子不断摇摇晃晃,双眼蒙蒙,迷离恍惚,看朱成碧,软弱无力;最终,身子一歪,直接倒在了青年的身上。

    “喂!喂!”青年感觉背部忽然一种,一股酒香的气息扑鼻而来,不但没有刺鼻难闻的气味,反而一股清香袭来,淡淡朦胧,若百花花香,似仙子体香,让人沉醉。

    “呵呵,让你喝这么多酒,现在好了,晕了吧。”青年扛起李木,嘴中不停的训斥着,但是很快,他的嘴角一咧,更加伤心了,“我的酒啊!呜呜。”

    “扑棱棱!”

    一只只飞禽从密林中飞起,似是被青年的哭声所惊,带着惊恐,向高空而去,像是在逃难一样。

    青年看着夺路而逃的飞禽,一时无语。

    。。。。。。

    “恩?”李木睁开惺忪的双眼,摇了摇头,一股清凉的气息涌上心头,他望向四周,这是一处山洞,但却十分干净而枯燥,“这里是哪?还有我怎么就睡过去了?”

    “你醒了。”就在此时,一道懒散的声音传来。

    李木望去,一个披头散发的青年横卧在一边,依旧邋遢,但却有一股飘逸的感觉,正是陆压。

    看到李木醒来,他身子一下子直立了起来吗,看着李木,恶狠狠的说道,“你这个遭雷劈的混蛋,一下子将我的酒喝少了一大半,你说,该怎么赔偿我?”

    李木尴尬一笑,十分不好意思,“哈哈,怪只能怪那酒太好喝了,至今回味无穷啊!”

    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望向青年,目露神光。

    “呸!想都别想!”陆压表示无语,赶紧死死抱住了红葫芦,不给李木得逞的机会。

    二人就这样一直吵吵闹闹,一点生疏的感觉都没有,像是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半响之后,李木才镇了镇心神,问道,“你真是陆压前辈?可是又为何如此?”

    陆压看到李木严肃的神情,点了点头,喝了一口酒,道,“不错,我是陆压!至于我为何在这里,却是事关洪荒,不能说,不可说!”

    “事关洪荒?”李木敏感的抓到这四个字,“洪荒果然有什么大秘密吗?”

    “唔?”陆压诧异的看了一眼李木,“没想到你竟然察觉到了什么。”

    “到底有什么秘密?”李木紧跟着问道,他感觉有一个天大的秘辛,即将浮出水面,身体不由激动的颤抖起来。

    “现在的你还没有知道的资格。”陆压淡淡道,双眸沧桑而深邃,穿透出岁月的气息。

    “资格?什么资格?”

    “也罢!”陆压看到李木迫切心情,犹豫了片刻,才迟疑的说道,“你若是想要知道,第一,修为至少混元十重天以上,第二,与气运有关。”(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