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人生大恨

    “我再问你一遍,陆压到底在哪里?”青衣老人双目寒光一凝,青气如仙神圣,席卷星空,他看向十分镇定的李木,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股厌恶感。

    “陆压是谁?我不知道。”李木沉声说道,守护己身的五尊大帝不断变幻身影,形成一股风暴,抵抗青衣老人的压力。

    “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骗我?”青衣老人震怒,声音仿佛天威,在李木心神中炸响,搅动着他的心境,想要一句将其破碎,阻其道途。

    “轰!”

    一股天音道雷在李木的心神中响彻,意志小人散发出紫金色的光华,一股世界之力包裹李木,将青衣老人的道声破碎。

    李木怒了,是真正的怒了,他本不想与青衣老人大战,因为他没有把握,但此刻青衣老人不依不挠,更是想要阻其道途,让他无法在沉默了。

    要知道,阻人道途,可是不死不休啊!

    “我敬你是前辈,所以让你三分!”李木不退反进,向前一步,大声斥责道,“你当真要逼迫于我吗?就不怕鱼死网破?”

    “区区小辈,我便逼你又如何?”青衣老人神色不变,“鱼死网破?你太高看自己了。”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便自己来看吧!”

    青衣老人刚要动手,就在此时,那座似是亘古,又仿佛唯一的仙山忽然狂猛的震动起来,一座座悬浮的岛屿不断晃动,随后跌落下去,尘土飞溅;叮咚一样的灵泉、银瀑也不断破碎了,水珠洒向无垠星空,随后消失。

    “放肆!”青衣老人动怒,双手舞动起来,漫天仙花飘落,片片晶莹,芬芳扑鼻,落入仙山之中,阻止了仙山的崩塌,但仙山依旧在晃动,似是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天傲神子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似日月升腾,若青天广大,“是日月青天图的气息,我们有救了。”

    “竟然是那件至宝!”与此同时,青衣老人也感受到了这股浩瀚的气息;这股气息他极为熟悉,当初陨落之时,这股气息的至宝曾出世,在他诧异的神情之中,手持这件至宝的混元九重天的强者以弱胜强,强行斩杀了一尊冒犯天星城的混元十一重巅峰的高手。

    他曾暗自对比,自己虽然不惧那件至宝,但若是硬碰硬,自己也讨不了好,是下下之策。

    “也罢,还是陆压之事要紧。待我重回巅峰,定要保此杀身之仇!”青衣老人很快打定了注意,一个招手,仙山腾空,化成一座九寸大小神岳。

    “镇!”青衣老人青华闪耀,若一尊仙灵,纤尘不染,一挥手,那座仙山唰的一下便向李木镇压而去。

    “人武剑,斩!”李木凝神,五尊大帝影像遁入李木身体之中,顿时神光灿灿,帝气滔滔,有一股凛然的气势。

    “砰!”

    人武剑斩向仙山,将仙山劈飞出去;但仙山似有灵性,在半空中一个转身,继续冲向李木而来。

    “喝!”

    李木连连斩出,劈开幽深的虚空,展现出可怕的战力,将仙山不断劈开过去;只不过仙山如附骨之疽一样,始终缠着李木,仿佛在消耗李木的气血。

    “不行,不能如此!”李木又是一剑将仙山劈开,但自身的气血精力也在快速的消耗,“青衣老者根本不想插手,只是想以仙山不断消耗我的气血,最后在不费吹灰之力将我擒拿主。”

    李木察觉到青衣老人的险恶用心,目光一转,打定了主意,不再与仙山纠缠,准备先离开这里。

    轰!

    李木忽然爆发,紫金色的气血接连天上地下,气势磅礴,震撼四野,他一剑劈向仙山之后的虚空,斩开一条虚空道路,在迈入之前,一个金色的拳头若琉璃一般挥出,流光溢彩,金光夺目,将仙山震飞出去。

    “恩?想走?”青衣老人察觉到李木迈入了虚空中,一手接过仙山,也不再阻挡外界之人的进入,一个闪身,紧跟着走了进去。

    他本想以仙山将李木镇压,自己拖住外界之人的进入,待镇压李木之后,迅速离开此地,却没想到李木竟然有如此战力,手中的古朴大剑更是无上至宝,连连将仙山劈开,现在更是想要逃跑。

    无奈之下,他也只得收起仙山,向李木追了过去。

    “竟然追来了。”李木落入一片密林之中,密林广袤,枝叶繁盛,透射出一层层暗光,不等李木喘息片刻,青衣老人的气势磅礴降临,比之前,似是更加强盛了,“真是阴魂不散!而且,实力竟然在不断恢复。”

    “唰!”

    李木不敢怠慢,人武剑又一次劈开一条道路,幽深深一片,浩瀚无垠,不知通向何地,但李木无法,只能硬着头皮走了下去。

    “呵,逃吧,我倒要看看你能逃往哪里去。”青衣老人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气势在不断恢复,越来越强盛,快要恢复到巅峰之境。

    “我本想由生到死,再死而复生,生死转化,黑白相依,从而领悟生死之道,再辅之以一缕永恒气息,不仅能突破道尊之境,说不能还能领悟一丝永恒奥妙。”青衣老人望着李木的背影,双眸深邃,似是在回忆着什么。

    “可是,我没想到在关键时刻,居然会有发生变数,陆压出现,一举打散了我的道基,更是将我的一缕永恒之气也给夺走了,让我差点形神俱灭!”青衣老人深渊一般的眼神忽然波动起来,泛起惊涛骇浪,生出一股强烈的怨恨感,让李木隔着虚空都感觉到心惊肉跳。

    “若不是我有后手,恐怕早就身死了!杀身之仇,夺永恒之基,阻我大道,堪称人生大恨,我誓要将其报之!”

    “这老人的怨恨怎么越来越浓烈了?”李木脊背发寒,心神震动,暗暗叫苦,“这陆压到底是干了什么惹人怨的事啊,诸势力不待见他,就连这一尊疑似道仙的人物也要找他的麻烦,真是悲催啊!”

    李木心中不断吐槽,心中实在是十分委屈啊,“你说你惹麻烦也就算了,怎么就不减除后患呢?还让我给你背锅。”

    李木飞快的从虚空中穿梭而过,一眼瞥了过去,只见身后的一团青光越来越盛,仿佛青色大日一般,直刺双眼。

    “那是什么?”李木从虚空中,穿过一座座城池,不少人抬起头来,只见一团紫金色,一团青色一闪而过,但炽盛若金阳,光彩耀目,璀璨无匹,带给他们震撼之感。

    一座城池中,一位中年人拿着一个红色大葫芦,一喝就是一大口酒,“咦,好熟悉的气息啊,嗝!(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