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熟悉的气息

    轰轰轰!

    混元秘境大变,像是苍天发怒了一般,原本青天如洗,明耀当空的苍穹迅速破裂开来,一道又一道漆黑的裂缝出现,像是被撕裂了一样,幽深而无尽,犹如乌云遮体,一片黑暗。

    大海也翻腾了,如同海神发狂,万丈碧海波澜排山倒海而来,似要覆灭一切,随后,又很快退却,收敛了起来,在不断的下沉、减少,似是被吞噬了一样。

    李木与诸神子各自施展手段,或流转宝光,或神环绕体,或异象纷呈,挡住了碧海的侵蚀。

    碧海散去,他们发现耸立的仙山变得更加磅礴了,里面恢弘而雄伟,一座座宫殿虚影显现,金碧辉煌,仙光灿灿;一处处岛屿悬浮,白雾蒸腾,云朵缭绕,流转着无尽神华。

    “嗡!”

    一股波动向四周扩散而去,仙山之上,一名道人的虚影慢慢盘膝而现,仙云笼罩,朦胧模糊,却散发着一股强大而神圣的气息,仿佛仙中之仙,神中之神。

    一声如泣如诉,回转不绝的声音从其中传来,气机神圣,幻化成朵朵仙云,在虚空中勾动出一道莫名而神秘的轨迹,引人入胜。

    “这老道不会是。。。那传说中的道仙吧。”黑骨张大了嘴巴,眼神渐渐迷惘,不自觉的开口说道。

    “除了他,怕是不会有其他人了。”天傲神子闻言,一语说出,如一个神锤在众人耳边敲响,像是黄钟大吕一般,将仙云震碎,“大家小心,这是道仙的迷幻仙音,以神音、仙云、道迹三者为辅,从听觉、视觉、触觉三方面让人中招,可谓诡异莫测,让人防不胜防!”

    一道震耳之声传响,黄金神子、太阳神子、血剑盗与黑骨四人瞬间睁眼,眸中的迷茫一闪而逝,恢复了清明。

    “吼!竟然敢对我暗下杀手?找死!”黄金神子爆发开来,勃然大怒,手中出现一杆黄金大戟,上面神龙缠绕,金灿之中带着点点淡墨,像是鲜血长年积累而成,且沉重若山,压得虚空都崩塌了。

    这是黄金龙戟,是黄金神子在龙界中斩杀一尊混元三重天的神龙,再以其肉身,辅之以龙血精金、诛仙石、明圣玉等各种天材地宝炼制而成,跟随他征战星空古路多年,是古路中最负盛名的一柄凶兵之一。

    此次黄金龙戟一出世,血腥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如同凶灵重见天光一样,有无尽生灵在其中挣扎与哀嚎。

    这是黄金神子征战多年,屠戮无数英灵,畅饮无尽生灵之血,充满了惨烈与霸道的气息,让人望而生畏。

    “杀!”

    黄金神子举起黄金龙戟杀向仙山中的虚影,绝世杀气冲出,像是一条恶龙复生,可以绞断天地,吼裂苍穹;无边的杀意,让每一个人都心惊胆战。

    “哗!”

    仙光被劈散,仙云被震散,就连天地也仿佛一下子被斩碎了,如同一张破烂的画卷在狂风中作响。

    “哎!”

    一声轻叹传来,语气随风,飘落在天地间,落入众人的耳中,却无比的清晰,似是神明叹息,让他们如临大敌。

    仙山中的虚影在渐渐凝实起来,道袍宽大,衣风鼓鼓,含有古时之风,但却依旧朦胧,模糊而看不清;只能略微看到他的动作:黄金龙戟穿越重重阻碍,刺到身影的身边,可是身影却轻轻屈指一弹。

    “砰!”

    黄金龙戟在黄金神子吃惊而彷徨的目光被弹成两段,随后,一股大力涌出,黄金神子被直接弹飞出去。

    半空中,黄金神子想要抵抗,身体表面忽然出现一个黄金圣甲,但却只听一声脆响,黄金圣甲破碎,一下子四分五裂开去。

    “哗!”

    紧接着,黄金神子也被炸裂,浓浓的血雾喷洒,在空中如金子一般闪亮,血肉想要被磨碎,想要崩向四方,但一道道金色丝线连在一起,与血肉中的莫名力量对抗着。

    太阳神子、血剑盗心中剧震,发怒的神情渐渐有一丝恐惧在蔓延。

    “黄金神子竟然不敌对方的一根手指?”天傲神子平日间心比天高,此刻见状,也不由骇然。

    “很恐怖的敌人,若非黄金神子觉醒了完整的家族血脉,恐怕会当场身死。”鲲鹏神子曾觉醒过鲲鹏血脉,对此了解甚多,看着不断蠕动的血肉,说道,“只是没想到这股力量会如此不依不挠。黄金神子,有危险了。”

    他总结道,心中涌起一股悲鸣,是兔死狐悲之感;黄金神子的血脉与他相比,几乎无差,虽然自己的战力或许比黄金神子强大,但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血脉再生术!”

    轰!金色巨浪滔天而起,黄金战气弥漫而出,化成一个个小小的金色磨盘从血肉中缓缓出现,无数个小型的金色磨盘汇聚,形成一个巨大的暗金色磨盘。

    暗金色磨盘上,一道道蝌蚪一般的符文闪烁着神辉,似乎蕴含了强大的法则之力,渐渐压制了血肉中的青色力量。

    “这些金色磨盘似乎形成了一个残缺的字体。”李木说道,他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样的情景,十分熟悉。

    “这是黄金家族的大道神纹,记载了黄金家族之道,平时隐藏在血脉中,根本难以得见。”晨曦悠悠解释道,她的身体中,也有百花神族之道,现在也开始渐渐觉醒了,只是因为时间的关系,她还未曾掌握多少。

    李木点点头,不再说话,双眼凝视着大道神纹,一个个小人在他的双目中出现;内世界的意志小人也盘坐于天道玉蝶之上,双手划出一道道轨迹,似是在推测这道大道神纹。

    轰!

    金辉腾空,覆盖了那片区域,金芒如箭,刺得众人几乎睁不开眼来;片刻之后,金辉散去,黄金神子现身,只是气势衰弱到了极点,受了极大的创伤。

    “咦!居然黄金神王那个自大狂的气息。”仙山中的身影起身,缓缓走了出来,发出的声音如春风化雨一样,却覆盖向四面八方而去。

    “大梦几千秋,今夕是何年?没想到,今日刚刚复生就闻到了‘老朋友’的气息,甚好,甚好!”

    仙山中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是一个青衣老人,面色红润,嘴角微笑,根本不像死过一次的人,只是让人疑惑的是,他的脖子间,有一根细线一样的伤痕,看起来十分怪异。

    “恩?是他的气息!”青衣老人的面容微微抽搐,变得有些僵硬起来,眼眉直跳,“等等,不对,不对,不是他的气息。”

    他轻轻舒呼了一口气,紧接着,又眉头皱起,“嘶!可是不对啊,这股气息与他相同,难道这股气息的主人是与他同一世界之人。”

    众人看着脸色不断变换的青衣老人,不由更加小心了。

    “我奈何不了他,难道还奈何不了你吗?”青衣老人狰狞一笑,浑浊的目光望向众人。(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