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仙魔山

    与嘤嘤耍闹了一番,李木抱着嘤嘤,拍了拍它的脑袋,示意嘤嘤安静下来,望着眼前的两重景色截然相反的仙魔山脉,不由喃喃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晨曦和黑骨去哪里了?”

    “嘤嘤!”嘤嘤听到李木的话,一下子兴冲冲的从李木的怀抱中跳了出来,站在他的肩头,遥望远方,大声叫唤着。

    “啪!”

    李木一个弹指弹在嘤嘤的额头上,没有好气的说道,“我知道你不知道,所以,没有问你!”

    “嘤嘤!”嘤嘤撇了撇嘴,无辜的大声抗议。

    “不许耍宝!”李木将嘤嘤拎到自己的面前,双眼直视嘤嘤如宝石一样的黑色眼珠,不容置疑的说道,“安静一点!”

    嘤嘤不听,像是叛逆的孩子一样,继续抗议,可惜抗议无效;李木死死的将嘤嘤摁住了,没有再理会它;良久之后,嘤嘤觉得无趣,将头埋在了李木的怀中,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

    “辛苦你了,嘤嘤。”李木看着如孩子一样安然入睡的嘤嘤,知道这些天嘤嘤的确很辛苦,虽然看似是在与魔山中的凶兽玩耍,但却在时刻关注着李木。

    李木当时是在疗伤,对于外界的一切却都看得分明,他抚摸着嘤嘤的头皮毛发,轻轻说道:“好好睡一觉,乖!”

    “嘤嘤!”嘤嘤呢喃一声,砸砸嘴,像是在回应李木一样。

    李木一听,以为嘤嘤醒了,低头一看,看到嘤嘤可爱的面容,不由笑了,笑得很温柔,仿佛神明一笑,柔和若细雨,让人如沐春风,感染天地,与道和鸣。

    李木看着眼前的仙魔山,左边如仙灵神土,右边似太古魔山,不由迟疑了。

    左边,仙灵神土虽然看似一片祥和,一片安宁,但却让李木感受到一股诡异的不安,山脉中蕴含着极大的恐怖;右边魔山就更不用说了,透着一道森然的杀机,让人心神震怖。

    仙魔山脉,像是分开,又像是结合,但都危机重重!

    至于离开,李木却是没有想过;他在这里搜索了周围数千里的地方,都没有找到黑骨与晨曦,要么二人被虚空湮灭了,要么就是被空间之力冲散了。

    他不知道二人在哪里,但方圆数千里地,只有这两座诡异的山脉没有寻找,所以,李木必须确定二人不再这里,如此,他才能放心的离开。

    沉吟了许久,李木最终还是选择了右边看似恐怖的魔山,说不出来为什么,凭直觉而已。

    他又看了看一眼仙灵山脉,眼神从其中掠过,向右边而去;忽然,他的眼神停了下来,停在了仙山与魔山之间的混合地带。

    在这里,他的直觉更深了,有一种想要看个究竟的冲动。

    “既然不能确定是仙山还是魔山,那便去二者的混合地带看看。”李木一想,脚步一转,一道金光大道绵延而出,向仙山与魔山的中间而去。

    嗒!

    他的脚步刚一踏进去,一只凶兽从魔山之处蹿出,看着李木,龇牙咧嘴,发出一声声震动山河的咆哮声。

    轰!

    一股腥风袭来,飞沙走石,天地为之失色,鬼神为之嚎哭,李木只觉得眼前一黑,天地都暗了下来。

    “吼!”

    凶兽一个跳跃,跳出数十丈,全身墨绿色,虎头蛇尾,鹤羽鹰嘴,腾飞而来,一缕缕黑色的丝雾在其身上缠绕而出,如一种神秘的图案刻在身上,蕴含玄奥。

    “哧!”

    李木并指如剑,一股剑气射出,穿破虚空,惊天长虹射出,凶兽被斩成了两断,跌落在李木一旁,流淌出汩汩的黑色血液。

    李木看也不看,也没有去获取凶兽的血肉,这样的血肉让他感觉恶心;李木继续向前走去,眼前又忽然一变,光明大放,湖泊荡漾,桃林杏树,鹿鸣鹤舞,仙灵的气息扑面而来,沁人心脾,一片清新祥和。

    李木正要前进的脚步忽然一停,他想到了百花神女晨曦,似乎自己当初被轻而易举的擒住,就是因为那一股莫名的花香。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李木屏住呼吸,步步前进,小心警惕着四周;但四周的珍奇异兽,像是没有看到李木这样一个陌生人,依旧在嬉戏胡闹,好不自在。

    “难道是我感应错了?”李木心神一动。

    就在此时,一股森然杀意透出,一只深水大鳄龟从湖泊中蹿起,张开血盆大口,向李木咬来;与此同时,周围的仙兽也纷纷一改之前的温和样子,咆哮而出,冷冽的狂风鼓荡而出,像是一柄柄风刀霜剑袭来,闪烁着犀利光芒。

    “果然是这样!”李木没有丝毫的慌张,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样,道图出手,席卷而出,将前方的仙兽包裹了进去。

    道图一抖,星辉一闪,血雾冲天,一团血水滴落,仿佛一片血雨落下,融入了大地之中。

    李木没有任何的奇怪,冷笑一声,继续向前,只是脚步变得更小心了一些。

    一路上,场景不断变化着,有无数把精金神剑凝聚而成的剑山阻挡,被李木一拳轰成碎片。

    有无数颗大树聚集而成的古林,郁郁葱葱,李木一手结印,一只三足金乌唳鸣而出,振动双翅,太阳真火落下,一片火海砰的升腾而起。

    有一片碧蓝色的大海,浪涛滚滚,排山倒海而来,被李木一剑披散。。。。。。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演化而出,在阻挡李木的步伐。

    李木横推而去,一一被其化解;而此时,李木的前方,两颗古老的星辰矗立,一颗星辰之上,有无尽烈火腾绕而出,像是一颗巨大的火球,照耀了无尽世界;与之对立的,则是一颗表面无尽冰寒,被一株株桂树覆盖的星辰,冰冷的月华散发而出,冰冻彻骨。

    “是太阴星与太阳星?”李木心念一动,想道,“既然如此,我便用日月印轰碎眼前的星辰!”

    李木说做便做,双手结印,向上托起,无数的星光在左右手中汇聚而来,左手炽热无比,悬浮出一颗火焰星辰,上面有金乌环绕飞舞,火蛟缠绕。

    右手虚托而起,凝聚出一颗充满了寒冷的微型星辰,一株桂树隐约出现,蟾蜍吐舌,玉兔倒立,闪现而出。

    李木左手太阳星,右手太阴星,大喝一声,向前方送去,砰,四颗星辰相撞,发出猛力的冲击力,将空间撕裂出一个大大的黑窟窿,四周的一切都湮灭了,什么都不存在。

    李木脚步一踩,向后退去,身上金光散发,神芒万丈,挡住了残留的冲击力。

    “一路走来,二人的影子都没有,难道不在这里?而且,前路如此艰难,或许前方有什么宝物?”李木颇有些后知后觉,“只是不知道还有多少路途要走?”(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