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青铜骨矛

    “你不是想要大虚空术吗?我便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大虚空术!”黑骨变得严肃起来,气势飘飘渺渺,像是横贯了无尽时空,又仿佛是穿越了无数大千世界一般,一道道乳白色的门户在虚空中不断出现,层层叠叠,挡住了鲲鹏神子。

    “走!”黑骨低声对李木与晨曦道,随后拉着二人,如鱼入大海一样,无视了空间法则力量的桎梏,打破了冥冥之中的一股力量般,游刃有余的在虚空中穿梭,穿过了万千牢笼封印大阵的困锁,连一丝阻挡都没有,一下子在鲲鹏神子眼前消失了。

    “想走?不可能!”鲲鹏神子的面色变了变,胸有成竹的神情不再,变得阴鹜起来,怒喝一声,脚踏周天,一根充满了铜锈、铁锈的青铜骨矛出现在虚空中,散发出阵阵令人心悸的气息,令在无尽虚空中穿梭的三人也感受到一丝丝的危险感。

    鲲鹏神子的双眼如有神助,扫视虚空,双眼中,日月轮转,四季交替,发出淡淡的金芒,三道淡淡的身影在他的双眸中一闪而逝,但就这不到一秒的功夫,就被鲲鹏神子给抓住了,“在这里,去!”

    鲲鹏神子身旁,虚空流转的气流被纷纷避开,他手持生锈的青铜骨矛,一道道黑色的诡异而凶残的光芒在骨矛上流转不息,一道从深渊而来的意志加持在骨矛上,像是一只太古凶兽张开双翅,发出一声唳鸣般,被鲲鹏神子掷了出去。

    “哧!”

    一声轻响,青铜骨矛穿过无尽虚空,像是在空中狠狠撕裂了一个口子一样,发出惨烈的气息,向三人刺去,“看你们还死不死,若是不死,本神子认了,来日方长而已!”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自信,淡淡的看着三人,就像是在看着三条砧板上的乱蹦乱跳的小鱼一样,根本没有在意。

    “是鲲鹏神子的青铜骨矛,传闻是从鲲鹏之渊中出来的古宝,有神鬼莫测的威能!”晨曦看到身后的那道紧追不至的青铜色光华,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

    “我也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上面有一股能威胁到自己性命的力量!”李木也说道,心血来潮,内心悸动。

    “必须出手,否则我等都要被青铜色骨矛给射杀了!”黑骨额头冷汗直冒,全身大汗淋漓,像是湿透了一般,紧接着,他又说道,“我快坚持不住了!”

    “我来试一试吧!”晨曦的语气不是很肯定,“可惜时间匆忙,否则从我从百花宝库中拿出一两件古宝,可保无虞!”

    “你有信心吗?”李木问道。

    “姑且试一试吧。”晨曦想了想道,“不过,不能确定!”

    “快点,我真的坚持不住了!”黑骨又一次大声喝道,他的躯体已经在剧烈的颤抖起来,前方的虚空也变得断断续续,像是要崩断一样。

    “我来!”晨曦下定了决心,说着,闭上双眼,眉心处的紫色小花再一次绽放,变得更加茂盛起来,颜色鲜艳,紫**滴,繁盛若景,极尽升华。

    不过,李木却能清楚的感知到紫色小花强盛之下的衰落,如人回光返照之时的状况一样,虽然李木不知道紫色小花凋零会发生什么,但一定对晨曦的身体有极大的伤害之处。

    武者,有恩报恩,有怨报怨!

    李木的心中想过这样的一句话,他望着晨曦清丽绝伦却带着一丝惨白的脸庞,心中一凛:虽然,我们最初不过是互相交易,但若是没有你,我早就死了。

    “还是我来吧!”李木说道,也不待晨曦说什么,气血一提,精气在天灵盖上盘旋,如龙凤相交,和鸣而出,似诸神吟唱,神音灌耳,武道法则遍布全身;身体明净无瑕,流光溢彩,气血汹涌,散发神光,像是一尊神王。

    “哧!”

    一道锋利的剑芒从李木的体内射出,混沌气息弥漫,像是亘古而来,可摧毁一切;刺穿了虚空,砰的一声,与青铜骨矛碰撞在了一起。

    轰轰轰!

    空间成片成片的崩塌了!

    虚空震动,乱层如云状,灾难性的力量爆发,形成了一片幽深的真空,阻挡了鲲鹏神子的去路;他停下了脚步,却是不以为意,深深的望了一眼黑暗的虚空,低喃声,传遍空间,“晨曦,真是可惜了!大虚空术,也可惜了!希望你们还能活着。。。。。。”

    混沌剑芒与青铜骨矛的碰撞,将三人身后的一大片空间都淹没了,变成了一望无际的黑暗;虚空的崩塌,引起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三人前方本就不稳的空间道路震动起来,铿锵铿锵,发出阵阵轰鸣。

    “不好!我掌控不住了,空间崩塌了。。。。。。”黑骨大叫,用出最后的一丝力量,在身旁构建出一个小小的虚空漩涡,一个闪身,带着李木与晨曦便钻了进去。

    轰!

    “啊!”

    一阵恐怖的空间气浪涌来,一下子将三人停留的地方给淹没了一大片,气流肆虐,空间混乱,留下三声不绝于耳的叫声。

    。。。。。。

    莫名地域,一处山脉,长约不过千里,却像是被分成了两半一样。

    一半高耸入云,横断青天;连绵起伏的秀丽山峰中,古木葱茏,怪石嶙峋,老藤苍劲,绿草如茵,花香芬芳,珍奇异兽,隐约出没,充满了无尽的生机。

    另一半,山脉如墨,奇峰古怪,一片昏暗,呜呜的风声吹过,带起一阵腥味与戾气;一双双冷漠、杀戮的眼睛在山脉中闪现,没有声音,让人心悸,像是一座太古魔山般,死寂与黑暗并存。

    山脉的边缘,一个全身衣衫褴褛,布满了伤痕的青年静静的躺在那里,魔山处的凶兽不停在边缘踱步,却不敢迈出一步,最终,似是没有了办法,放弃了,接二连三的消失了。

    不知过了多久,李木缓缓睁开了眼睛,他想要动一动,却发觉全身无力,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全身都没有了知觉。

    他苦笑了一番,脑海中,紫金色的意志小人从眉心处走出,站在李木之旁,一指点在了他的天灵盖上,轰!磅礴的气血冲天而起,如滔滔大江般,向李木全身缭绕而去。(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