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见过神子

    李木沉默了,但是悬空岛下方的青年才俊却是一时之间沸腾起来,如煮沸的锅水一样,声势滔天,掀起了万丈惊澜。

    “什么?”

    “神女这话是什么意思?”

    “哼!不知是从哪里来的野人,竟然也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不错!”一位青年神色略显冷漠,身材颀长,站在人群中,鹤立鸡群,相当的自负,盯住李木,说道:“不过区区半步混元,不需要神子出手,我一只手就能将他镇杀!”

    “是大鲲神子!”

    “传闻此人是鲲鹏神子的左右手之一,与大鹏神子同为一时瑜亮!”

    有人认出了青年,窃窃私语的说道,他们之中有大多是半步混元,却不过是刚刚突破,血脉之力还未开启,此时尚且比不上金甲神将,更别说李木了。

    但眼前的大鲲神子却是不同,是鲲鹏神子的心腹之一,血脉之力已经开启,只差半步就能突破混元之境,成为人上之人!

    而且,能称之为神子的人物,若是没有几手,也并不会得到悬空岛的认同。

    大鲲神子说完之后,一步迈出,看到被百花花瓣包裹的鲲鹏神子,不发一言,随即,转过头去,直接无视了李木与黑骨的存在,看着若仙一样的百花神女,缓缓开口了,“神女,神子不过是给神女面子,所以迟迟没有发挥战力,若神女再不知好歹,与外人同流合污,就算是鲲鹏神子定要处罚于我,我也要为神子讨个说法!”

    他说的话,掷地有声,将百花神女晨曦的所作所为,定性为不知好歹,同流合污;落在众人耳中,顿时激起一阵吵闹。

    晨曦淡淡看了大鲲神子一眼,朱唇轻启,冷若寒冰,“你是什么东西,滚!”

    “好!神女若是一意孤行,我少不得要向神女讨教一番了!”大鲲神子面色一变,但却瞬间恢复原样,冷冷喝道。

    李木与大鲲神子相距不过数丈,镇定自若的站在那里,见其无视自己,内心不由动怒,还未开口,一旁的黑骨却大声叫道,“什么东西,也敢对我嫂子出手?来,来,我倒要领教领教!”

    “跳梁小丑!”大鲲神子淡淡的回应道,身躯化成一道虚影,伸出一个巴掌,刚刚扬起,呈现出水蓝色的光晕,天蓝若水,亮亮晶晶的向黑骨挥去。

    晨曦没有说话,她的心神至始至终的都在鲲鹏神子之上,十分小心;鲲鹏神子依旧无言,被包裹在花瓣中,似是沉寂了一般。

    李木也没有说话,双眼眯起,静静的观察着二人的大战,想要从中获取体悟,为自己积累底蕴。

    悬空岛上的众多青年知道是大鲲神子出手后,认为根本没有任何的悬念,那道瘦瘦的如黑色老鼠一样的青年,定然会被击杀!

    黑骨站在原地,静静的等待着大鲲神子靠前,瘦小的身躯不动如山,在虚空中自有一股难言的气势;忽然,他伸出一指,晶莹如玉,白皙似灵,迎向那水蓝色的大掌。

    “砰!”

    声音非常响亮,如一道惊雷炸出,传遍了悬空岛;一掌一指相交,震出一道道水蓝色的涟漪,蒙蒙灿灿的光晕如薄纱飘去,将那里淹没。

    “我早就说过了,大鲲神子虽然还未证道,比不上鲲鹏神子,但也是一代天骄,那瘦弱男子向他挑战,真是不要命了!”

    “是啊,换作是那位白衣男子,说不定能挡上几招,但最终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依旧难逃一死!”

    “现在的人啊,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忘却了当年悬空岛的无匹威势了!”

    “悬空岛的威名,又岂是这些‘乡巴佬’所能知道的?无知,所以无畏嘛!”有人总结说道。

    很多人惊叹出声,或摇头不屑,或骄傲抬头,或鼻孔朝天,不可一世,或老气横秋,叹息往事。

    可是,当光晕散开时,所人都呆住了,瞠目结舌,将后面想要说的话语都咽了回去,望向瘦弱男子,双眼无神。

    场中,黑骨朦朦胧胧,如幻似真,十分平静的站在那里;而大鲲神子却是一脸的严肃,右手微微颤抖,神色不可置信,“虚空老人的虚空指!”

    “你既然知道我师傅的威名,还敢向我出手,真是不可原谅!”黑骨背负双手,抬头望天,不理睬大鲲神子,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这小子,又在耍宝了。”李木一拍额头,看着黑骨那欠揍的样子,十分无语。

    “虚空老人?”花瓣之中,鲲鹏神子似是如梦初醒一般,双眼中透射无尽法则,穿越了虚空,直望黑骨而去,“原来是你!”

    “唰!”

    鲲鹏神子直接穿越了百花花瓣的包围,高大的身子一下子从中走了出来,光华万丈,淹没天地,蓝发若银蛇般狂舞,声音若神王,高高在上,俯瞰众生一般,“交出大虚空术,本神子可饶你一命!”

    “你谁啊!”黑骨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原本心中就不喜,此刻听到鲲鹏神子如此大言不惭的话,更是勃然大怒起来,“悬空岛真是乌烟瘴气,什么东西啊,连半步混元都不到,也敢出来撒野?!”

    “见过鲲鹏神子!”大鲲神子看了一眼晨曦,十分恭敬的行礼道。

    百花神女面色一白,面纱随之而动,胸口的两处玉兔不时上下起伏着,一片波涛汹涌;李木的面色也是一沉,他知道鲲鹏神子能从花瓣包裹中走出,自然无恙,那么百花秘术也是多半难以制衡他。

    “是鲲鹏神子!”

    “他的气息为何如此衰弱了,难道真的不敌百花神女吗?”

    “若是不敌百花神女,怕是没有资格与之联姻了吧。”

    悬空岛中,自是有看不惯鲲鹏神子之人,只可惜,现在的悬空岛,众多混元强者离去,却是鲲鹏神子掌权,没有人能治得了他。

    “啪!”

    忽然,一声轻响从人群中传来,众人愕然的同时不由抬头望去,只见一位金衣青年面色冷漠,轮动大巴掌,上去就给刚才口出狂言之人来了个五指山,盖在了那人还算俊俏的脸上。

    “鲲鹏神子也是你能诋毁的吗?下次再敢如此不知所谓,让我听到,可就不仅仅是几个巴掌这样如此简单了!”

    “啪!啪!啪!”

    金衣青年一边说着,一边左右开弓,再次给那人来了几个巴掌,打得此人的瞬间倒地,下颌也骨折了,耷拉了下去,差点将嘴巴给抽烂。

    “不知死活的东西!”金衣青年一脚踢去,将此人踢飞,随后,也不再理会,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金衣青年施施然的来到鲲鹏神子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见过神子!”(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