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混元秘境

    蓝发青年出拳,与天伯搏杀;天伯自然不能退让,大喝一声,一根青木色的拐杖出现在虚空中。

    杖动苍穹,天伯手持青木杖,脚踏青云,向蓝发青年杀去,白色的长发倒竖起来,眼眸如剑锋一样犀利,

    天伯举起青木杖,轰得一声打了下来,粗大如山峰,搅动着天穹而下,像是一座太古巨山一样压了下来,声音震耳,兹兹直响,如一片汪洋在滔天起伏,让悬空岛观战的众人也是一阵心悸。

    鲲鹏神子十分镇定,挥动拳头,法则喷涌,激烈冲撞而出,像是一只真龙在摆尾;砸在虚空中,一下子出现了一个十分可怕的深渊,里面有星光在闪动,像是与一片星域连在一起。

    “砰!”

    一声震天巨响,蓝发青年躲过了杖锋的袭击,一拳砸在青木杖上,连连挥动手臂,催动着全身的法力,想要将青木杖震裂。

    “嗡嗡!”

    青木杖轰鸣,扩散出一片青色波纹,如一片碧海一样,向四周虚空震荡而去;天伯也一下子倒飞而去,噗的一声,一口口大血连续吐出,将苍穹染成了红色的一片。

    “神子不愧是神子,竟然三下两除二的就将一尊混元强者给解决了。”悬空岛上,已经有许多青年聚集在了一起,望向蓝发青年,不住的赞叹着。

    “这是当然!鲲鹏神子乃是这一时代最厉害的天骄,就算是在祖地中,也是最强大的一个!”

    “没错!”

    “鲲鹏神子的强大还要说吗!”

    “。。。。。。”

    这些稚嫩的青年,一个个扬起头来,翘起下巴,大声说道,似是十分骄傲,与有荣焉一样。

    “给我去死吧!”蓝发青年得理不饶人,金色拳头中,一只鲲鹏虚影,张开血盆大口涌来。

    “咔擦!”

    天伯抵挡,可是,一声破裂的声音传出,天地间法则符文轰鸣,那根青木杖直接被打飞,冲上了高空,青光迸发而出,一片灿烂。

    砰砰砰!

    天伯再度被打飞了出去,胸口中的肋骨被打断了数十根,体内像是被打空了,五脏六腑具被破裂成一块块碎肉,在天伯的体内积存。

    “竟然还没有死?”蓝发青年,发色飞扬,微微诧异了一番,直到看到天伯胸前的一块块宝光碎片,才恍然起来。

    “我不信你还有什么宝物护身!”蓝发青年抬头而去,背后有一片深渊王洋显化,似是能摧毁一切,他奋力跃起,全身流动着莫名的法则符号,连眼睛都是如此,仿佛成为了一尊古神明。

    “就算有,也会照样毁灭!”

    “哗!”

    忽然,天际边,一道神华降临,山岭的精气,草木的菁华,星辰的微光,古路的本源,倾泻而来,化成一道五彩屏障,挡住了蓝发青年的金拳。

    “唰!”

    一股力量将天伯卷起,向亘古山脉的外围遁去,与此同时,一道如上苍一样高高在上的声音传来,“九日后,天星城开启混元秘境,你我于秘境中一战,胜者,可得混元真果!”

    鲲鹏神子没有追赶,背负双手,十分淡定,也不曾说什么,直接回到了悬空岛上。

    “人呢?”鲲鹏神子回到悬空岛中,坐在上首,淡淡开口问道,神色严肃,自有一股威严。

    “启禀神子,跑了!”金甲神将没有方才倨傲的语气了,胆战心惊的回答道,他的身后,另外四名神将也是颤颤微微的,冷汗不住的往下流。

    “跑了?”鲲鹏神子不悦的问道:“怎么会跑了?”

    “神子,属下也不知道,当时我等五兄弟以五行伏魔阵困锁住了那贼人;可是贼人对着我们做了个鬼脸,随后便诡异的消失了,怎么也找不到。”金甲神将很委屈,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如实说道。

    “哼!废物!”鲲鹏神子怒骂道:“什么消失了,根本就是隐藏在虚空中,与周边虚空合一,当你们打开大阵之时,他才是真正的逃跑了,真正的消失了。”

    “神子恕罪,属下该死!”金甲神将脸色大变,一阵潮红,这是被气的。

    “罢了,也怪不得你们,但是,罚还是要罚的。”鲲鹏神子瞥了一眼五人,说道,“自己去鲲鹏之渊待上三月吧。”

    “是!”金甲神将等五人脸上露出一丝恐惧之色,似是鲲鹏之渊非常的可怕,但却是不敢反驳,连连称是,随后,慢慢离开。

    “隐藏在虚空,与虚空相合,难道是虚空老人的大虚空术?”待五人离开后,鲲鹏神子敲打着桌面,神色变换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是,虚空老人不是消失了吗?难道是他的传人出世了?”

    。。。。。。

    悬空岛,阁楼。

    李木听从黑骨的话,想也不想,一个推门,就闪了进去,背后的房门自动关了起来。

    “哧!”

    不等李木喘一口气,忽然,一缕缕法则在虚空中显化,仿佛道之痕迹,成为了一条条纹路,在虚空中横穿,形成了一张大网,向李木罩落下来。

    李木的眼前一变,双手快速结印,一缕神焰闪过,怀抱日月轰出,金乌玉兔再现,从李木的胸口处飞出,发出一声低鸣。

    “轰!”

    金色神鸟冲起,火焰滔滔,焚毁万物而去,将一小半法则细线都给烧断了;碧色兔子跳跃,白霜如华,绝对零度,将剩余的规则给冰冻住了。

    “咦?”一声轻咦,一道悦耳的声音传来,空灵若谷,清脆若仙,给人一种清宁一般的感觉,“没想到你这贼子竟然还有如此修为?”

    “既然如此,那你便再来试一试吧。”

    话落,无声无息间,破碎的道网再一次从虚空中出现,隔绝了外界,自称一片小世界,运转道则而来;道网罩来之时,李木竟然还闻到了一缕花香一样的气息,花香四溢,沁人心脾,让人翩翩欲仙,如登仙界一般。

    “区区道网,焉能挡得住我,给我破!”李木有些不以为然,金乌与玉兔交相而出,互相映衬,散发耀眼的光芒,但这座屋子似是布满了大阵,光芒并没有散发出去。

    “轰!”

    遮天的云雾冲起,道网再度被摧毁,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道痕被铲除,法则被消弭,不复存在,这件房屋内,唯有金乌火焰在燃烧,玉兔阴气在弥漫。

    “你是何人?为何会在这里?”李木催动金乌玉兔的同时问道,想要打听一些消息。

    女子端坐云床,没有回答,透过火光与寒气,李木看到女子的双手合拢,放在平摊的小腹上,高耸的胸脯随着嘴唇的开合,正微微上下起伏。

    李木依稀看到,女子似是在数着“3,2,1”一样的数字,随后,到“1”时,李木忽然眼前一黑,倒了下去,不省人事。(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